• 第46章 : 我要去监狱见我爸爸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5:59本章字数:2126字

    第46章:我要去监狱见我爸爸

    客厅里一阵死寂……

    支温雅惊得瞪大眼眸看着面前猛然放大的脸,小身子不自觉的绷紧!

    薄训庭愣怔一下轻佻了眉梢回头看她,保持着俯身的动作没变……

    她,吻了他?

    “我……”支温雅嗫嚅着唇瓣,‘我’了半天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呵……”薄训庭轻笑一声,略带鄙夷的看她一眼迅速起身:“张婶,帮我收拾一下东西,我马上离开。”

    张婶连忙上前帮着薄训庭准备简易的行李,而薄训庭没再看支温雅一眼直接上楼去书房里准备文件……

    罗医生小心走过来:“支小姐,你哪里不舒服?”

    支温雅愣怔着坐在沙发上,目光还追着薄训庭。

    他……

    她……

    第一次,她竟然觉得自己好像连话都不会说了?

    楼上原本都消失的身影忽的又出现,目光灼灼看向支温雅道:“罗医生,把她从头到尾好好检查一遍!”

    最好连脑子也检查一遍!

    不就是不小心吻了他一下吗,至于一副中毒的模样?

    “是,少爷。”罗医生轻声用下,目光落在支温雅还裹着薄训庭外套的身子上第一次小心打量起她来。

    支家大小姐,原本在江城里也算是名声极好的人了。

    妍丽秀雅,学识深厚,甚至很多人还对她赞不绝口,偏偏遇上支家一夜破产,她不得不来这里代孕。

    “罗医生?”忽的,身后一道隐隐带着火气的嗓音传来,罗医生迅速低头检查着支温雅扭伤的脚踝。

    楼梯上的薄训庭眉头紧蹙,看向支温雅的目光带着点点烦躁。

    她又做什么了?

    连罗医生都盯着她看?

    支温雅将自己裹在他的衣服里连头都没抬,小身子努力蜷缩着,似乎这样就能隐藏她微微泛红的耳根。

    薄训庭拿了文件下来时脸色依旧不太好,目光又看了支温雅好几眼:“支温雅,你最好给我安份些!”

    支温雅愣怔抬眸,有些不懂他的意思……

    低头为她处理脚踝的罗医生惊出一身冷汗!

    说罢。薄训庭的目光又幽幽落到罗医生身上看了两眼这才拎着行李迅速离开。

    薄训庭一走,‘庄园’的氛围明显好了些……

    张婶和罗医生都狠狠松口气,支温雅见状忍不住扬了扬嘴角。

    果然,怕薄训庭的人并不是只有她一个啊。

    ……

    整整三天,支温雅没在‘庄园’见过薄训庭或者楚诗蔓,但在电视上却见了不少!

    楚诗蔓到薄家老宅的消息不知道被谁传了出去,问题这消息还传得极其巧妙……

    记者手上众多的照片里,丝毫没有她的出现……

    “见父母,江城薄少与楚小姐好事将近。”

    “母凭子贵,楚小姐终于守得云开见明月,即将成为薄少夫人。”

    “薄家大门敞开,四年虐恋终究还是修成正果,恩爱羡煞旁人。”

    电视上、网络上、手机上,支温雅不论怎么样都能看见有关薄训庭跟楚诗蔓的消息。

    被薄训庭留下的蔡双看着新闻忍不住轻声道:“真是奇怪啊,竟然全是少爷跟楚小姐的身影?”

    张婶不动神色看眼支温雅:“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什么时候见过少爷身边出现过别的女人了?”

    这个女人,在她看来,深不可测!

    当初她踏进‘庄园’门的时候多狼狈、多肮脏,可才多长的时间就已经变了天?

    蔡双没接话,支温雅等张婶回了厨房后才开口:“蔡双,麻烦你帮我叫一下罗医生吧。”

    “怎么了?”这话一落,吓得蔡双顿时紧张起来:“你哪里不舒服吗?”

    支温雅连忙摆手:“不是,我没有哪里不舒服,我想问问我的伤而已。”

    支温雅见蔡双狠狠松口气忍不住轻笑,心里却有些悲凉……

    他们在意的,全都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吧?

    不过这样也好,孩子至少是有人重视的。

    罗医生来后检查一番:“不能长时间走路、站立,更不能做剧烈运动,你的脚踝还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支温雅心里有些紧张:“我就后天出去一趟,坐车去也坐车回来,不会伤到我肚子里的孩子,可以吗?”

    支温雅说得有些急切也有些小心,眸底带着某种期盼。

    罗医生蹙眉叹气:“支小姐,你现在的人身自由已经被薄少控制了。”

    猛地,支温雅才想起自己被薄训庭下令不准离开‘庄园’的事……

    “那……”支温雅嗫嚅一下:“我问他?”

    罗医生点头,支温雅这才拿起电话拨出上次那个来过一次电的号码。

    嘟、嘟、嘟。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再正常不过的声音,支温雅却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欲海’那天,也如现在一般紧张到不能呼吸。

    “支温雅?”电话一通,那端的人便开了口,嗓音低沉诱人且带着浓浓的诱惑力

    “我……”猛然听见自己的名字,支温雅竟然紧张得一开口没说出话来。

    “有事?”薄训庭似乎很忙,支温雅甚至能听见他翻阅纸张的声音。

    支温雅深呼吸一口气连忙道:“薄少,我后天想要出门,可以吗?”

    支温雅垂落身边的小手紧握成拳,这也算是她对薄训庭的低头吧!

    自从踏进‘庄园’后,她似乎不断的在低头!

    沉默……

    电话那端的人没说话,莫名让支温雅一颗心都吊了起来:“薄少?”

    “去哪里?”薄训庭凉凉问了一声,翻动纸张的声音也莫名停下了。

    支温雅抿抿唇,神色略微严肃:“后台,我要去监狱见我爸爸。”

    自支锡元入狱后这还是支温雅第一次被允许探监……

    支温雅很紧张,也很……害怕!

    她握着电话的手都在颤抖,漂亮的眸狠狠闭了闭不敢再开口催促他。

    薄训庭那薄凉的唇从来没对她仁慈过,话落的瞬间她几乎能想象他会怎么讽刺她……

    支温雅努力调整情绪等待着他的讽刺,也在酝酿自己下一波的‘说服’,却不想……

    “好。”

    薄训庭淡淡应了下来,支温雅握着电话僵在原地,他继续说:“让蔡双送你过去。”

    说罢,薄训庭径直挂断电话,支温雅僵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

    殊不知,遥远的临城里薄训庭正在看的资料正好也跟支家、跟支锡元有关……

    看着里面一份儿有关支温雅的资料,薄训庭嘴角缓缓上扬,支家大小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