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 : 被大灰狼盯上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5:59本章字数:2025字

    第48章:被大灰狼盯上了!

    薄柔希愣愣看着支温雅,良久才问:“真的吗?”

    支温雅连忙点头,话还没说出口楚诗蔓已经上前牵住薄柔希另一只小手将她转了过来:“真的。”

    薄柔希看着面前突然换了人的‘姐姐’有一瞬的呆愣,楚诗蔓温柔轻抚她的脑袋:“柔希最乖。”

    支温雅看了楚诗蔓一眼,从头到尾没再说话。

    薄柔希任由着楚诗蔓将自己牵着进了薄家老宅,不时回头看看后面的支温雅,生怕她走丢了。

    戴兵这才上前走到支温雅身边,低声叮嘱道:“支小姐,小心你的身体。”

    支温雅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却无可奈何。

    他们只在乎她肚子里的孩子,连她去见自己父亲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薄训庭,真是好狠!

    支温雅心底,之前那因薄训庭答应她的雀跃和开心在她被送到老宅的瞬间烟消云散。

    在江城,她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差点丢了自己?

    她能靠的,终究还是自己啊!

    “支小姐。”门口,薄训牧温文尔雅站在那里,嘴角轻扬:“谢谢你,柔希很喜欢你。”

    支温雅微笑颔首:“薄少爷客气了,我也很喜欢小小姐,只是到底身份有别,所以……”

    薄训庭如沐春风般站在她面前:“支小姐别这样说,对我个人而言是没有门第之见的。”

    支温雅嘴角的笑略微尴尬了两分,戴兵走在前面停下也不是,留下也不是!

    薄训庭不在的地方,支温雅实在有些让人难以掌控!

    昨夜楚诗蔓打了电话给薄少后,薄训庭甚至连夜将他都‘赶回’了江城,就为了督促着她。

    薄训牧深深看了支温雅一眼,余光轻易便看见不远处踟蹰的戴兵,嘴角扬起了笑。

    与此同时,薄训牧的目光不自觉掠过了支温雅平坦的小腹……

    他,有些大胆的猜想,不知道对不对?

    “支小姐以后要是有时间,还请常常来老宅陪陪柔希吧,她很听你的话。”薄训牧轻声开口。

    支温雅愣怔一下连忙道:“我会尽量的。”

    没说来,也没说不了,就是尽量而已。

    薄训牧也没在意,跟支温雅一边聊着便一边往客厅里走去,前方的戴兵‘不动声色’等着他们。

    “支小姐是怎么到训庭身边就职的?”薄训牧状似无意的开口。

    支温雅眸色略微沉了一下:“是……”

    “牧哥哥,你别问……”忽的,前方的楚诗蔓走了回来轻声阻止了他。

    一声‘牧哥哥’,薄训牧不自觉挑了眉,一边的杭亦珊更是嘲讽的扬了扬嘴角。

    牧哥哥?

    薄训牧什么时候跟她那么熟了?

    楚诗蔓一副心疼支温雅的模样上前来,伸手想去拽薄训牧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拽空了。

    薄训牧凉凉避开了她的手,道:“楚小姐,在你没嫁进我薄家之前,还请叫我一声‘薄先生’。”

    轰!

    一句话,楚诗蔓站在原地尴尬不已,一张小脸红一阵白一阵。

    薄训牧毫不客气继续道:“毕竟,‘牧哥哥’这样的称呼从我不熟的人嘴里叫出来,实在诡异。”

    支温雅屏住呼吸站在两人间,顿时有种恨不得自己瞎了、聋了的错觉!

    楚诗蔓尴尬不断伸手拽着自己的衣摆,一副泫然若泣的模样:“我、我只是想跟着训庭叫你……”

    “训庭?”薄训牧笑着打断他:“抱歉,那小子从未叫过我一声‘牧哥哥’。”

    要是薄训庭真那么叫了,他们两兄弟估计得打上一架!

    薄训牧看着温文儒雅,可实际上却十分硬气,甚至比之薄训庭也毫不逊色,偏偏最厌恶别人这样叫自己。

    当然,某些人除外。

    薄训牧的目光掠过杭亦珊脸上,火气顿时便消了一大半!

    “抱歉……”楚诗蔓立马乖乖道歉:“我,我不知……”

    “现在知道了也不晚。”薄训牧再度打断她,径直转头看向支温雅:“支小姐,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顷刻间,薄训牧用一个问句便轻易挑起了支温雅和楚诗蔓的矛盾!

    支温雅眸色深沉的看着面前的男人,顿时有种在看笑面虎的错觉。

    薄家大少,那个在商场上以‘文雅’著称的男人,从来都不简单!

    楚诗蔓还想说什么,旁边的杭亦珊已经开口:“楚小姐,方便过来帮帮我吗?”

    楚诗蔓盯着支温雅看了两眼这才转身过去!

    在薄家,她楚诗蔓根本没有丝毫优势!

    何况,还是薄训庭不在的薄家?

    薄训牧嘴角含笑的看着支温雅,从头到尾都在安静等着她的回答。

    支温雅深呼吸口气:“是因为,支家破产了,我弟弟被荆家少爷抓了,而敢跟荆家抗衡的只有薄少。”

    薄少?

    薄训牧垂眸不动声色在唇齿边萦绕这两个字。

    薄训庭的人,可向来都叫他‘少爷’的……

    有趣!

    实在有趣!

    第一次,薄训牧对自己弟弟身边的人产生了浓烈的兴趣,嘴角的笑都扩大了几分。

    再度抬眸,薄训牧看着支温雅的目光都带着点点赞赏:“原来是这样啊。”

    支温雅点头也没丝毫不自在,更没注意到自己一句话里的漏洞。

    薄训牧看着支温雅上前去找楚诗蔓的背影忍不住又笑了,这女人还很聪明呢。

    支家破产,支温寒被抓,这些事都跟他查到的一模一样。

    薄训庭也的的确确将她收到了自己名下,也是他的下人?

    薄训庭很清楚,有些东西是瞒不住的所以也没想过要瞒,直接对外公布的便是支温雅服务于‘庄园’!

    那个地方,是薄训庭自己的产业,也是他近年来格外爱去的地方……

    半年前薄训庭跟德国签订了合作项目,结果他的德国翻译怀孕了……

    支温雅这个在德国留过学且德语极好的女人,自然就成了薄家少爷的‘下人’。

    关于支温雅,连薄家老爷子都兴致一起去查过,跟他差得并没有什么不同……

    薄训牧伸手摸摸自己的鼻,注意到他这个小动作的杭亦珊忍不住多看了支温雅两眼。

    这女人做什么了,竟然被那大灰狼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