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 : 我不要再见到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5:59本章字数:2114字

    第50章:我不要再见到她!

    就因为楚诗蔓惧怕魏医生的靠近,所以她才会突然发病的,支温雅可不敢随意冒险!

    更何况,要是魏医生趁机再把个脉,那今天就全都折在这里了……

    魏医生有些委屈,她可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把人吓得心脏病发?

    楚诗蔓听闻支温雅说的话,喘得越发难受起来!

    支温雅将药塞进她的嘴里,完全没注意此刻楚诗蔓那怨恨的眼神!

    支温雅!

    她怎么可以答应让魏医生检查她的肚子?

    她的肚子里什么都没有,她怎么让她看?

    楚诗蔓吃过药还在疯狂喘息,整个人蜷缩在戴兵怀里仿佛就要死掉一般!

    薄训牧过来严肃道:“车已经准备好了,司机马上送她去医院……”

    支温雅轻道一声‘谢谢’便让戴兵抱着楚诗蔓走了出去。

    后面的薄训牧和杭亦珊看向他们的目光越发深邃了……

    支温雅?

    楚诗蔓?

    薄训庭到底在搞什么鬼?

    ……

    半路上,薄家的车便遇上了救护车,楚诗蔓被转移到车上不过须臾便稍稍缓了过来!

    戴兵吓得跌坐在旁边,额上满满都是汗!

    第一次,他觉得自己的工作好危险……

    支温雅连连问了旁边的医生好几句才稳下情绪来,戴兵见支温雅脸色不好连忙问:“支小姐,你没事吧?”

    他想让医生给支温雅也检查检查,可偏偏那医生不是薄训庭的医生,他也不敢随意开口!

    支温雅虚弱的摇摇头,病床上的楚诗蔓缓缓喘着气怒瞪支温雅!

    呵!

    她怎么可能让她自己有事?

    她若是出了事,怎么攀上训庭,怎么攀上薄家?

    楚诗蔓闭闭眸养精蓄锐,被子里的小手狠拽着身下的床单!

    当救护车停在薄氏医院门口,得到戴兵通知的罗医生早已坐立难安的等在那里!

    医护人员连忙将喘过气的楚诗蔓向着病房转移,谁知途中楚诗蔓竟然叫停了人。

    “等一下……”楚诗蔓柔柔弱弱开口,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舍不得拒绝她,却没人注意她眸底的愤恨!

    “支温雅……”楚诗蔓看着支温雅的方向轻唤了一声,落在人群里的支温雅连忙上前看向坐起来的楚诗蔓。

    “楚小姐……”支温雅嗓音里带着点点疑惑,不懂她为什么叫了自己。

    楚诗蔓坐在病床上,等着支温雅走到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缓缓伸手取下了自己的氧气罩。

    薄氏医院大厅里人来人往,身边的医护人员全都不解的看着她。

    突的,楚诗蔓狠厉了神色,扬手‘啪’一巴掌狠狠扇了过去!

    响声清脆!

    整个薄氏医院的大厅顿时仿佛陷入了寂静了。

    罗医生和戴兵看在眼里震惊不已,甚至一时之间都忘了该怎么办……

    支温雅愣怔着看面前脸色苍白,胸脯都还在剧烈起伏的女人,懵了!

    她做了什么?

    让她,动手打了她?

    楚诗蔓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了支温雅竟还不觉得解气!

    旁边的医护人员见楚诗蔓胸口疼得又蹙起了眉,连忙道:“楚小姐,有什么事之后再说,我们先上去让罗医生检查一下,什么事都没自己的身体重要……”

    说着,周围的医护人员迅速回神,伸手推着病床就走!

    楚诗蔓坐在病床上直直瞪着支温雅的方向,她疼得已经说不出话了!

    可她就是想瞪着她,仿佛眼神真的可以杀死人一般,她讨厌支温雅!

    讨厌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也讨厌她夺走了薄训庭的注意力,更讨厌她总是一副心机深沉的模样!

    支温雅站在原地良久回不过神来,左边脸颊还火辣辣的疼着!

    戴兵小心翼翼上前:“支小姐……”

    支温雅狠狠深呼吸忍受着周围人异样的目光一言不发。

    罗医生这才上前:“支小姐,你先到三十二楼等我一下,我很快过来。”

    支温雅晃神的应下,随即在戴兵的陪同下去了只为她一个人服务的三十二楼。

    只是,她刚刚在下面被楚诗蔓狠狠一巴掌扇过来的事情已经在医院里传开了,一过去支温雅便感受到了这里人对她极其不友善的目光……

    好像,是她害得楚诗蔓吃了螃蟹又被逼着要检查肚子的。

    支温雅坐在病床上从头到尾没说一个字,戴斌紧张的守在外面不时看看她红肿的脸颊。

    这也是第一次,戴兵发现罗医生竟然给楚诗蔓检查了那么久还没下来,莫名有些慌了。

    要是支温雅……

    想着,戴兵便打算上去找一找罗医生,却不想会在那里遇上恰好回来的薄训庭!

    薄训庭刚刚到江城就接到医院来电说楚诗蔓发病,立马又赶了过来!

    刚走进病房,喘过气的楚诗蔓便红了一双美眸看着他,委屈唤:“训庭,训庭……”

    薄训庭眉头狠蹙,走过去还来不及动弹楚诗蔓已经坐在床沿伸手抱住了他的腰……

    顷刻间,薄训庭眉头皱得更紧,双手微微抬起没碰她一下,显得笨拙而……茫然。

    “怎么了?”薄训庭直接问了罗医生,罗医生满头大汗。

    他早就能离开这里了,可偏偏楚诗蔓百般借口就不让他下去看支温雅……

    “少爷……”罗医生轻声开口。

    “训庭……”楚诗蔓忽的打断了他,抬眸委屈看着他:“训庭,你让支温雅滚,我不要看见她!”

    轰!

    话语一落,病房里的医护人员纷纷低下了头静默不语。

    这是楚诗蔓第一次明确跟薄训庭要求处理他的人……

    薄训庭垂眸看她,面上的神色让人看不懂是什么情绪,良久才凉凉问了一句:“她怎么了?”

    楚诗蔓闻言哭得越发伤心:“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难道就仗着她肚子里有个孩子所以这样对我吗?训庭,难道我们对她还不够好,你甚至在大庭广众之下护了她那么多次,可偏偏她支温雅根本不在意!最初是我让她陪我去老宅她不去,后来你把她送过来,她一脸不满……”

    薄训庭安静听着,神色未动。

    “训庭,你知不知道,老爷子让魏医生检查我的肚子,支温雅竟然答应了!”楚诗蔓哭泣着开口:“甚至,她还气得我再次病房,那么狼狈的从老宅里出来,你说,爷爷会怎么想我?”

    闻言,薄训庭眉梢微微挑了一下,脸色顿时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