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 : 可以……偷梁换柱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5:59本章字数:2052字

    第52章:可以……偷梁换柱

    随即,薄训庭将文件关上又递回去这才迈步走进来,还没开口支温雅便道:“薄少,楚小姐今天在薄家吃了螃蟹已经引起薄家人的怀疑了,薄老爷子提出要检查楚小姐胎儿的事,我们必须应下来。”

    螃蟹?

    薄训庭忍不住蹙眉,哪怕他一个男人也知道孕妇不能吃螃蟹。

    “当时我不在楚小姐身边,当我发现之后想去提醒她就被祝叔拦下了,而楚小姐……”支温雅深呼吸口气:“她正被薄老爷子要求,要让魏医生检查她的肚子。”

    “楚小姐有些害怕,也慌乱了起来,所以病发了。”支温雅轻声道。

    对于这件事,她心里其实并没有多少愧疚感,因为真的不怪她……

    但凡楚诗蔓自己注意一些,她就该知道孕妇不能吃螃蟹,总不可能以后她做什么支温雅都去盯着吧?

    那样,到底是谁怀孕了?

    薄训庭轻应一声,随即依旧一言不发直直看着她。

    哭泣过的支温雅脸上还带着点点泪水的痕迹,唇瓣娇嫩,带着些许的……魅惑。

    “我记得,不久之后是薄家老爷子的生日,对吗?”支温雅轻声问,眼眸澄澈。

    “对,老爷子真正的八十大寿。”薄训庭回答,嗓音有些嘶哑。

    “到时候,我不会出席。”支温雅继续说:“我会穿得跟楚小姐一模一样,楚小姐只需要在宴会上装作怀孕嗜睡的模样进客房休息,我相信薄老爷子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视温雅说着小心翼翼看了薄训庭一眼。

    薄家老爷子的心思,是她猜的,却八九不离十。

    薄训庭没说话算是应了,支温雅继续道:“到时候灯光调暗一些,妆容稍微浓一点,就可以……偷梁换柱。”

    薄训庭眉梢轻佻,蹙眉问:“孕妇,可以化妆?”

    支温雅一时间愣了下,倒是没想到薄训庭竟然连这都知道?

    “正常情况下,不可以。”支温雅着重强调‘正常情况下’几个字,薄训庭了然。

    “我知道了。”薄训庭沉默两秒应下。

    支温雅得知薄老爷子八十大寿的事还是从戴兵那里听说的,得知楚诗蔓吃了螃蟹后便想了这个法子。

    只是,现在她说完了自己该说的一切再去看薄训庭,就觉得自己更加的尴尬了……

    薄训庭深深看她一眼:“三天后我带你去见支锡元,这两天好好休息。”

    说罢,薄训庭转身离开的瞬间深邃的眸不自觉掠过她脸上红红的巴掌印……

    楚诗蔓下手,毫不留情!

    薄训庭刚刚走到病房门口,外面的戴兵便蹙眉冲着一个方向颔首:“楚小姐。”

    楚诗蔓,来了!

    薄训庭眉头微蹙,高大的身躯挡在病房门口,楚诗蔓坐在轮椅上:“训庭……”

    薄训庭纹丝不动:“你怎么来了?”

    楚诗蔓的心蓦然慌了一下:“我、我来看看温雅……”

    病房里的支温雅神色未变,脸上的巴掌印有些显眼。

    薄训庭道:“她刚刚检查完,休息了。”

    “训庭……”楚诗蔓忽的哭了,看着他轻声问:“你是不是生气了?”

    薄训庭不耐的看着她,没说话却已然默认!

    顷刻间病房里的氛围都变得严肃起来……

    楚诗蔓见状哭得越发伤心:“训庭,你别生气好不好?我只是急了,我没想到爷爷会逼我……”

    薄训庭眉梢一挑,凉凉看着楚诗蔓没说话。

    楚诗蔓还没回过神:“训庭,我只是想护着我们这段感情,我不想任何人伤害它,所以我……”

    “诗蔓,我们的感情什么样,你很清楚。”

    忽的,薄训庭径直开口,这句话惊得一屋子的人全都屏住了呼吸,心底满满都是震惊。

    楚诗蔓坐在轮椅上,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他……

    他竟然在那么多人面前?

    此刻的楚诗蔓仿佛都能看见戴兵和罗医生嘴角隐忍的笑!

    小手紧紧拽着轮椅扶手,楚诗蔓硬着头皮道:“训庭,你忘了吗,我们要结婚了。”

    薄训庭立马回复:“我没忘,不过再结婚之前也有可能不结婚。”

    这话再落,饶是病床上的支温雅都震惊抬眸看了过去。

    他说,有可能不结婚?

    为什么,会不结婚呢?

    莫名的,支温雅躺在病床上竟然紧张了起来!

    “训、训庭……”楚诗蔓彻彻底底的慌了,不敢伸手去触碰他只得狠狠抓进了身下的扶手。

    薄训庭目光里带着点点不满,没说出来但刚刚那两句话已经足够让楚诗蔓整个人方寸大乱。

    “训庭,我、我……”楚诗蔓想解释,但却发现自己竟然哪里错了都不知道?

    她只是不喜欢支温雅,有错吗?

    她只是想赶走支温雅,有错吗?

    从头到尾,她始终没认为自己哪里做错了!

    可现在,哪怕她始终不承认自己错了也不得不开始收敛自己:“训庭,你别生气,我不闹了,好不好?”

    薄训庭凉凉看她一眼,见楚诗蔓隐隐蹙着眉似乎在忍受胸口疼痛的时候到底还是心软了……

    “你回去吧,以后有什么事直接找我。”薄训庭说着,看了一眼罗医生:“罗医生,送她会病房。”

    简单,利落!

    薄训庭现在对楚诗蔓的态度简直一把八十度大转弯!

    或许是曾经薄训庭身边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所以当支温雅一出现,聪明了整整四年的楚诗蔓脑子便浑了。

    楚诗蔓一双水眸直直看着薄训庭,他只是坚定站在门口纹丝不动看着罗医生将她一点点推远……

    楚诗蔓收回视线低垂着头,小手隐在衣服下狠狠拽紧!

    支温雅!

    支温雅!

    她现在真真正正就成为了她最大的绊脚石!

    但不得不说,楚诗蔓也回过神了,她之前太嚣张了,让薄训庭烦了……

    本来两个人就没什么感情,她之所以把薄训庭捆绑在身边也是因为……

    现在开始,她得沉下心来好好思考该怎么对付支温雅了!

    ……

    身后,支温雅的病房里。

    薄训庭见楚诗蔓走远后转过身看了看病床上早已‘睡着’的小女人,眉梢轻佻。

    那么吵都能睡着,属猪的?

    天知道,此刻支温雅心里有多汹涌澎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