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 当我说的话,是废话?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5:59本章字数:1070字

    第11章:当我说的话,是废话?

    当最后一次过来确认支温雅熟睡的护士离开,想不到,病床上的小女人竟缓缓睁开了眸!

    眼眸清澈,聪慧而幽深,眸底染着一抹浓浓的担忧。

    她想去普外科找支温寒!

    薄训庭,她根本拿不准!

    那个男人口头上停了支温寒的止疼药,可如果,她弟弟忍受不了那股痛呢?

    三十二楼寂静无声,支温雅耐心等到走廊灯缓缓调暗的时候,悄无声息猫着身子进了旁边的楼梯间。

    楼梯间的门一关,支温雅一手拉着护杆一手护着自己的小腹迅速往下跑,她必须快一点,再快一点!

    然而,当支温雅终于见到支温寒的时候,她却僵立在门口不敢动弹……

    那是,支温寒吗?

    浑身青紫、双腿骨折、病号服下露出的手腕上满是刀割的痕迹!

    “小寒,小寒……”支温雅颤抖着唇瓣轻唤着,眸底泪意潋滟。

    她的弟弟,怎么这样了?

    支温雅踉跄着靠近支温寒,脸上泪水肆意,双手颤抖着想碰碰他又生怕弄疼了他。

    支温雅低泣着,嗓音颤抖唤着他:“小、小寒,姐姐来了,姐姐来了,小寒……”

    病床上的少年被疼痛疯狂折磨,紧蹙的眉和隐隐哼出的一声‘疼’让她心如刀割!

    “小寒,小寒,我是姐姐,我来看你了……”

    “小寒,你跟姐姐说句话好不好,看看我?”

    支温雅哭泣着轻唤他,躺在病床上毫无生机的支温寒让她害怕,怕得连心脏都在颤抖。

    支温雅伸手缓缓将他的衣袖拉起一点,上面触目惊心的伤痕让她整个人都快要崩溃……

    “小寒……”

    “你是谁!”门外,巡视的护士走进来,满眼狐疑打量着支温雅。

    支温雅伸手抹抹泪,低垂着头没让她看清:“我、我是病人的姐姐。”

    护士眉头一蹙:“你们家人是怎么回事啊,莫名其妙要求医院停了病人的止疼药,是想看着他疼死吗?”

    支温雅想说什么,病房门口倏地传来一声冷笑:“呵……”

    一个音调,支温雅有种浑身血液都凝固住的错觉,僵硬着身躯不敢回头!

    噔、噔、噔。

    一步,一步。

    薄训庭向着支温雅的方向靠近,脚步声伴随着他那股毫不掩饰释放出来的嗜血气息令人胆战心惊!

    ‘噔’一声,薄训庭站定在支温雅身后,支温雅呼吸略微急促,一双澄澈的眸来回转动不知所措!

    护士吓得在门外罗医生的指示下落荒而逃。

    薄训庭居高临下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小女人,嘴角带着凉薄的笑意轻声唤:“支温雅。”

    支温雅僵立在原地动弹不得,身后男人的耐心俨然用尽,猛然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支温雅疼得被迫转身!

    他……

    火了!

    薄训庭面上毫无表情,深邃的五官透着彻骨的凉,随即他略微歪动脖颈,动作隐忍而残酷:“当我薄训庭说的话,是废话?”

    支温雅的身子疯狂颤抖着,眸底是完全掩饰不住的对他的恐惧!

    “薄、薄少……”她嗫嚅着开口,想跟他解释又无从解释……

    “呵……”薄训庭冷笑出声:“我让你试试,我的命令,到底是不是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