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 荆少爷,来砸场子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6:00本章字数:2077字

    第31章:荆少爷,来砸场子的?

    “支小姐?哪个支小姐?”

    “那个暴发户支家,靠着女人起家的那个支家,你忘了?”

    “不是前段日子破产了吗?支锡元进了监狱,她妈不是自杀了吗?她怎么来了啊?”

    周围的议论瞬间将支温雅淹没,那些耳熟能详的话语那段日子她可是听了不少……

    支温雅身姿笔挺,嗓音清澈:“荆少爷,好久不见。”

    荆乐天冷嗤:“我可不想见到你,谁都在传你支温雅是个扫把星呢,听说你继母都……”

    “荆少爷既然不想,又何必主动来招惹我薄训庭的人?”

    轰!

    凉薄的嗓音响彻现车,薄训庭从支温雅身后走出来,身躯颀长,气场全开!

    他高大颀长的身躯往支温雅身边一站,轻易便将人护在了自己身后,眸色深沉:“你找我的人,有事?”

    我的人!

    这三个字犹如平静湖面上突起的涟漪,一层层一圈圈将现场的人震慑得纷纷避开!

    谁也没想到,江城里现在人人都当做笑话般看待的支温雅,竟然攀上了江城薄少?

    可怜的荆乐天连讽刺的话都还没说完已经被薄训庭毫不犹豫狠狠压制,难堪丢脸!

    “我、我……”荆乐天不自觉回想起上次‘欲海’的情况,嗫嚅着。

    “呵……”

    薄训庭的冷笑一响,单手插进裤兜里挑眉看过去:“荆少爷,来砸场子的?”

    “薄少。”一边的荆老爷子连忙开口:“很抱歉,我孙子给你惹麻烦了……”

    八十岁的老者当着所有人的面给薄训庭道歉,那冲击感不是一般的,更何况还是现在风头正盛的荆家!

    荆乐天颤抖着躲到自己老爷子背后,一句话不敢再说,荆老爷子紧蹙的眉里也带着点不满偏无可奈何!

    一个荆家,别说对上薄家,就连一个薄训庭都不敢对上!

    薄训庭垂眸看向荆老爷子,轻笑开口:“荆老爷子,你这是带着荆乐天来搅我的局?”

    薄训庭硬生生忽视了荆家的道歉!

    薄少,怒了。

    周围人忍不住屏息,纷纷在心里猜测着薄训庭为什么那么护着支温雅?

    “薄少,我……”荆乐天下意识想解释却被薄训庭打断。

    “荆少爷,荆家跟我薄训庭向来井水不犯河水,现在你一再招惹我的人,请问是什么意思?”

    薄训庭目光冷冽,那股与身俱来的王者气息瞬间弥漫,在场的人连呼吸都不自觉小心着……

    眉梢微挑,眸色幽深,气场清冷。

    薄训庭站定在荆老爷子和荆乐天面前,将他们与支温雅隔开的同时也霸气威严的护着身后的小女人!

    江城里,至今没人敢轻易动他薄训庭的人!

    就算是薄家或者那个人也得掂量掂量,更何况,一个小小的荆家?

    支温雅看不见对面的荆家天,从薄训庭出现那一刻开始她只能看见他笔挺的后背和他那纹丝不动的腿!

    没有一丝犹豫,薄训庭就那么霸道的护了她!

    虽然她知道还会是‘薄家下人’的那个理由也丝毫不能阻止她此刻莫名的心跳!

    支温雅拎着琴盒的手狠狠握紧,周围议论纷纷,可他始终身姿笔挺,岿然不动!

    “薄少……”周围有人缓缓开口:“有什么事好好说。”

    薄训庭一个斜眸过去,帮着荆家的人立马讪讪闭嘴……

    荆老爷子眼眸一眯:“薄少误会了,我是听说乐天跟支小姐之间有些误会,所以带他来道歉的……”

    说着,荆老爷子的目光试图掠过薄训庭去看他身后的支温雅:“支小姐,很抱歉,我孙子他让……”

    眼看荆老爷子的目光就要触及支温雅,薄训庭修长笔直的腿忽的向前一步,无声将人护得死死的!

    周围,一阵死寂!

    整整四年,薄训庭‘活跃’在媒体眼中的时光里他什么时候跟楚诗蔓以外的女人牵扯上关系了?

    那一瞬,周围人看向支温雅的目光再也没有轻视,无论她在薄家是什么身份,这个人都惹不起!

    薄训庭好毫不在意周围的变化,略微颔首,神色却依旧不太好:“荆老爷子的歉,我代表我的人,受了。”

    荆老爷子这下哪里还敢去看支温雅,心里一阵阵打鼓着,果然,传闻不可信!

    谁说,江城薄少捧在手心的女人是楚诗蔓了?

    就算以前是,以后估计也会被别的人给替了!

    他在他的订婚宴上被人这般护着别的女人,甚至不惜踩着他荆家的脸面也要护的女人,会弱?

    荆老爷子连连附和后带着荆乐天隐进了人群里,这个时候谁还敢上前去碰钉子?

    薄训庭转身,垂眸看眼面前的女人:“过来!”

    嗓音不太愉悦,但即便如此也没人再敢去招惹支温雅……

    支温雅低垂着小脑袋乖巧跟上,不知道走了多久,她一双眸盯着他修长笔直的双腿竟出了神……

    “啊。”

    突然,薄训庭脚步骤停导致后面来不及‘刹车’的支温雅直直撞上了他的脊背……

    支温雅伸手摸摸自己的额头:“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薄训庭蹙眉看她,目光落到她手中的琴盒上显得格外幽深。

    薄训庭沉默着,良久才开口:“恩。”

    宴会厅旁的走廊里人来人往,不少人偷偷看过来,支温雅连忙将手里的琴盒递过去:“你要的东西。”

    那一瞬,薄训庭看着面前的琴盒突然有些不想接了。

    “温雅?”

    支温雅被娇俏甜美的嗓音唤得一愣,知道看见楚诗蔓软弱无骨的小手拽住薄训庭的衣摆,微微愣神。

    楚诗蔓从薄训庭的身侧走出来,笑靥如花:“真的是你?我还在想那么熟悉的声音有没有可能呢?”

    支温雅眼里的楚诗蔓,美得如诗如画。

    金童玉女般的两个人站在自己面前,支温雅莫名觉得胸口有些难受。

    “这是,小提琴吗?”楚诗蔓一双美眸直直盯着支温雅手里的琴盒,毫不掩饰的兴奋。

    支温雅尚且来不及反应,楚诗蔓忽然侧头看着薄训庭幸福开口:“不好意思,都怪之前训庭不小心摔坏了我的小提琴,赔给我的那把又不合我心意,偏偏他知道你有就去找你了,抱歉,是我太任性了……”

    薄训庭,摔坏了她的小提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