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 忘记你现在是谁的人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6:00本章字数:2115字

    第37章:忘记你现在是谁的人了?

    “上车!”

    蔡双将车开过来,薄训庭毫无意识的伸手为她拉开车门,不远处埋伏着的记者忍不住心惊!

    下一秒,薄训庭如霜的目光直直看过去惊得草丛后的记者浑身一颤默默放下了手里的相机。

    薄训庭坐到支温雅身边:“回‘庄园’!”

    蔡双一脚油门下去直向着‘庄园’,目视前方丝毫不敢有一点逾越!

    车内,薄训庭的火气再度爆发!

    “聂佳红给你看了什么?你爸出轨?你妈犯病?还是支温寒被打得只剩一口气的样子?”薄训庭怒斥!

    就因为那些东西,支温雅竟然乖顺得仿佛兔子?

    薄训庭恼得整个人都快炸毛!

    迎上支温雅震惊的眸,薄训庭嘴角冷扬:“支温雅,那我呢,你就不怕我?我可比聂佳红心狠得多!”

    说罢,薄训庭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嗓音低沉:“要是再让我知道你被彭家人收拾,我就先收拾了你!”

    支温雅唇瓣微张看着他,竟一个字也说不出!

    “在我面前嚣张无比,竟然被聂佳红轻易拿捏?支温雅,忘记你现在是谁的人了?”薄训庭低声怒斥。

    什么时候,他薄家的人竟然要看别人的脸色?

    倏地,薄训庭扬了嘴角靠近她一分:“难道,你是顾及着彭子航?”

    支温雅下意识要否认,薄训庭却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眸色深沉如海:“抱歉,你得罪了我,没机会了!”

    她不惜被聂佳红肆意羞辱也要护着彭子航?

    呵呵!

    他亲手给她毁了!

    “薄少……”支温雅嗫嚅开口,小身子不知为何颤抖了一下:“我只是、只是想保全支家最后的脸面!”

    薄训庭缓缓眯起眸盯着她,仿佛在鉴定她话语的真假,支温雅眸色真诚:“我不想支家真的身败名裂。”

    破了产,入了狱,死了人,已经够了。

    良久,薄训庭一把松开她:“支温雅,你现在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平平安安生下孩子,别的不需要操心!”

    一句话,支温雅垂眸闭嘴,小手在宽大的衣服里轻抚小腹。

    薄训庭侧眸看她一眼,眉头紧蹙。

    ……

    ‘庄园’。

    准备室里,罗医生小心翼翼检查着支温雅肚子里一个多月的胎儿……

    罗医生的检查刚刚结束,门外的薄训庭便已经走了进来:“怎么样?”

    罗医生眉头轻蹙:“少爷,支小姐肚子里的胎儿现在还不稳定,这段时间得注意些。”

    薄训庭略微屏了呼吸,轻佻眉梢。

    不稳定?

    注意?

    “怎么注意,注意什么?”薄训庭低沉的嗓音里,情绪未明。

    罗医生神色严肃,轻声道:“少爷,支小姐的胎儿,不稳。”

    话音一落,准备室里一片死寂!

    支温雅脸色刷白抬眸看他,小手轻抚小腹保护意味儿十足!

    薄训庭双手插进裤兜里,神情冷漠,眸底却迸射着危险的气息:“说清楚!”

    罗医生深呼吸:“支小姐的身体本就不好再加上怀孕初期和孕妇情绪的影响,直接造成胎儿的……”

    “身体不好?”薄训庭侧眸看支温雅,浑身清冷的气息骇得人动弹不得:“怀孕初期?孕妇情绪?”

    薄训庭眉梢轻佻,微恼的气息倾泻而出!

    也就是说,支温雅闹腾的这段日子直接影响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一次又一次!

    支温雅刷新了薄训庭的恼怒值!

    “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支温雅踏出‘庄园’半步!”嗓音清冷,话语坚定。

    支温雅震惊抬眸却不敢多说一句,俨然,她也知道是自己的原因导致胎儿出了问题……

    薄训庭垂眸一扫,罗医生冷汗直冒:“我、我绝不会让胎儿发生意外!”

    薄训庭凉凉看了他许久才收回视线,转身的瞬间罗医生狠狠松口气……

    胎儿前三个月正处于危险期,劳累过度、情绪起伏过大、稍重点的磕碰、饮食不注意都可能夺走孩子!

    支温雅身体本就不太好,后来在彭家门口又跪了一天一夜再加上‘欲海’和她最近的情绪,自然……

    支温雅娇小的身躯僵立在病床上,猛然想起在彭家门口的时候……

    当时,聂佳红可是一盆盆凉水往她身上淋的!

    薄训庭似乎也知道,凉凉看她一眼:“蔡双,把彭家这段时间做的项目查清楚,事无巨细我全都要!”

    支温雅垂眸噤声,一个字也不敢多说。

    当天晚上,薄训庭刚刚处理完事情,戴兵紧蹙着眉将手里的平板递了过去:“少爷,新闻又出来了。”

    又?

    支温雅恰好端着蔬菜汁路过,目光不自觉一扫平板上硕大的标题,呼吸都微微屏住。

    “江城薄少与楚家小姐跳过订婚,将于不日完婚!”

    “薄少手心里的楚小姐,终于等到春暖花开之时!”

    “江城薄少的婚礼将见证两人四年爱情长跑之情!”

    他们要结婚了?

    只是薄训庭的订婚几个小时前才搞砸,‘结婚’的消息就那么快放出去了?

    果然,下一秒薄训庭沉了眸讽刺:“下次,我是不是会看见支温雅在上面?”

    戴兵惊恐的瞬间也忍不住尴尬,支温雅默默端着蔬菜汁往厨房里走……

    薄训庭凉凉看着支温雅走进厨房,他从不在意媒体说什么也不在意戴兵那个‘又’字,他现在只想收拾彭家!

    只要没在上面看见支温雅,他觉得自己都能接受。

    “蔡双整理的资料呢,送过来没?”薄训庭问着。

    戴兵心里叹口气将资料递过来:“少爷,这是彭家最近接手的所有项目。”

    薄训庭垂眸看,又轻声叮嘱一句:“支温雅的事捂严实了,别走漏风声。”

    戴兵心里微讶,面上则眼观鼻,鼻观心:“是,少爷。”

    薄训庭又看眼躲在厨房里没出来的女人,压低了嗓音问:“楚诗蔓的心脏,还没找到?”

    “暂时还没。”戴兵蹙眉:“我跟黑市的人打了招呼,如果有他们会第一时间通知我。”

    薄训庭狠狠蹙眉,适合楚诗蔓的心脏他们找了整整四年却依旧没找到合适她熊猫血的心脏……

    而这四年里,此时此刻他竟然如此期待赶紧找到合适的心脏。

    那样,他是不是就……自由了?

    厨房里,支温雅站在门口握紧手里的蔬菜杯……

    传闻里,薄训庭对楚诗蔓宠到了骨子里,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