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 姐姐,你是我小婶婶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6:01本章字数:2097字

    第39章:姐姐,你是我小婶婶吗?

    薄训庭觑她一眼,只觉得心里烦躁不堪!

    “诗蔓,用孩子做你嫁进薄家的筹码是你提议的,我照做了,你又害怕了?”薄训庭嘴角的嘲讽意味深长。

    “训庭……”楚诗蔓手足无措的想靠近他但又不敢,怯生生的模样格外惹人怜惜。

    “我当初答应过你养父会娶你,我就一定会娶你,你在我身边四年你该清楚我是个什么样的人!”薄训庭说。

    养父!

    养父!

    楚诗蔓看着面前的薄训庭一颗心都在颤抖,她疼得快要不能忍受却不敢哭出来!

    当初若不是她自己,薄训庭哪里会愿意这样陪在她身边,还承诺会娶她进薄家?

    他对她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他还没遇上爱情也不知道当初的承诺……

    薄训庭莫名越发心烦气躁,只说:“所以,你不需要把支温雅当回事。”

    说罢,薄训庭径直离开,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给她一个。

    楚诗蔓跌坐在病床上狠狠呼吸,小手用尽力气拽着床单!

    为什么,当初他会选了支温雅?

    如果怀上孩子的人是她,或者怀上孩子的人不是支温雅,是不是一切就不一样了?

    薄训庭踏出医院,老宅管家祝叔来了电话:“小少爷,老爷子让你后天带着楚小姐回来。”

    薄训庭薄唇微抿:“好,我知道了。”

    “少爷,我们怎么办?”戴兵忍不住蹙眉,心里还时刻惦记着那边的人,生怕出了点差错。

    薄训庭狠狠深呼吸,只道:“现在回‘庄园’,之后记得把支温雅给我捂得严严实实的!”

    一定,不能让那边的人知道支温雅的存在!

    回到‘庄园’,薄训庭恰好看见穿着睡裙的支温雅要回卧室。

    身姿,曼妙。

    薄训庭的喉,蓦然微紧,沉了嗓音道:“支温雅,后天跟我去老宅。”

    说罢,也不等支温雅的回复便径直从她身边掠过回了卧室……

    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儿轻易飘过来,薄训庭眉头皱得越发紧……

    她怎么,是香的?

    她刚刚,洗了澡?

    被留在原地的支温雅一脸茫然,须臾后才回过神继续回房睡觉,最近的她已经开始嗜睡了。

    ……

    第三天清晨,睡梦中的支温雅被楼下的吵嚷弄醒了。

    “训庭,训庭,你看看这个可以吗?爷爷会喜欢吗?”楚诗蔓的嗓音里带着明显的兴奋。

    当房门被敲响,支温雅看见张婶缓缓走进来:“支小姐,少爷和楚小姐都在下面等你。”

    支温雅眉头一蹙,这才意识到那天薄训庭说的话。

    支温雅正想跟张婶说什么,房门再次被敲响,这一次薄训庭亲自来了!

    从未进过支温雅房间的男人站在门口挑高眉梢看着还在床上的支温雅,神色未明。

    支温雅沉默两秒:“薄少,我去薄家老宅,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她以什么身份过去?过去做什么?

    支温雅实在是,想不出一个理由。

    薄训庭眸色微动,旁边赶上来的楚诗蔓已经伸手拽着他的衣摆看过去:“温雅,你还没起呢?”

    支温雅坐在床上有些尴尬,伸手揉揉脑袋:“抱歉,楚小姐。”

    楚诗蔓忽的亮了眼眸:“温雅,你是不是开始有孕期反应了?”

    一句话,薄训庭深邃的眸都不自觉看过来。

    支温雅点点头算是应了,又看向薄训庭:“薄少,我还是……”

    “给你二十分钟,收拾好立刻下来。”薄训庭不容拒绝的开口。

    说罢,薄训庭转身便下了楼,楚诗蔓一脸愧疚看过来:“温雅,你别介意,训庭是怕我紧张所以特意让你去陪我的,而且到时候有什么事你也好提醒我,不怕在老爷子面前露馅呀……”

    支温雅笑笑,起了床:“我先起床。”

    楚诗蔓笑靥如花说道:“温雅,你太好了,有你在我就不紧张了。”

    支温雅转头看这个被自己搅了订婚宴的女人,心里有着别样的情绪。

    从头到尾,她对她连一句指责的话都没有。

    是真的大度,还是……

    前往薄家老宅的路上,支温雅一直被楚诗蔓追问孕期感受,弄得她的小嘴几乎就没停过。

    戴兵见支温雅渴得厉害,顺手拿了瓶水拧下瓶盖递了过去,支温雅道谢后仰头喝了……

    后座的薄训庭恰好抬眸看过来,不自觉轻咳了一声。

    她喝的水,是他喝过的。

    “训庭?”楚诗蔓狐疑看过去。

    薄训庭应一声转头看向窗外,驾驶座只有他的水,他喝了一小口的水又被他拧得紧,跟平时没多大区别。

    楚诗蔓开始不断给自己做思想工作,当车子停在老宅时便立马吃了一片药剂,生怕自己出什么问题……

    “训庭。”吃过药,楚诗蔓还是止不住担忧的唤他。

    已经下车薄训庭只轻声说了一句:“放松,没事的。”

    楚诗蔓连忙下车乖巧站到他身边,脸上的笑恰到好处。

    薄训庭侧目掠过后面跟着支温雅,脚步骤停,轻声道:“别离开我身边!”

    支温雅和楚诗蔓还来不及反应,祝叔已迎了出来:“小少爷,欢迎回家。”

    “小叔!小叔!”

    薄训庭还没回应祝叔,一行人便看见偌大的薄家老宅里跌跌撞撞跑出来一抹小身影,嗓音娇俏。

    身着粉色公主裙的小丫头带着软糯可人的嗓音,踉跄着跌进薄训庭的怀里:“小叔,小叔……”

    支温雅看眼楚诗蔓,她竟然也是一副惊讶的模样。

    薄家有个小小姐,外界竟然不知道吗?

    “薄柔希,你怎么又重了?”薄训庭将人高高举起,小丫头在半空中咯咯笑道:“柔希不重,小叔重!”

    话音刚落,家里不放心孩子的杭亦珊追了出来:“柔希,你别乱跑,妈咪追不上你了,小心你爹地……”

    “嫂子。”薄训庭抱着薄柔希轻唤,随即看向楚诗蔓的方向正打算介绍人……

    “姐姐,你是我小婶婶吗?”

    谁知,趴在薄训庭肩头的薄柔希竟瞪着一双漂亮的眸看向支温雅,嗓音极其清晰的问了那么一句。

    楚诗蔓原本都调整好笑容要迎接杭亦珊了,却被薄柔希这句话生生截了胡!

    “柔希!”杭亦珊轻喝一声。

    薄柔希委屈看着薄训庭:“小叔,你不是说要带小婶婶回来吗,这个姐姐不是我小婶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