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 : 爹地,这是我小婶婶!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6:01本章字数:2068字

    第41章:爹地,这是我的小婶婶!

    魏医生颔首跟上,薄训庭意味深长看向支温雅的背影!

    他相信,那个女人不会让他失望!

    ……

    客房里,楚诗蔓颤抖着手拽紧自己衣服的同时小心翼翼看着不远处的魏医生。

    支温雅也看了看魏医生的方向:“楚小姐,你身子都凉了,要不先洗个澡?”

    魏医生到底是医者父母心,闻言连忙道:“楚小姐可别生病了,感冒对孕妇而言可大可小的。”

    支温雅‘担忧’的看向楚诗蔓:“楚小姐,我帮你调水。”

    说着,支温雅已经踏进浴室,楚诗蔓见状也连忙跟了进去。

    浴室里水流‘哗啦啦’流淌,魏医生站在外面没离开,直到听见支温雅叫:“魏医生,在吗?”

    “怎么了?”魏医生站到门口轻声询问。

    “不好意思,能麻烦你把楚小姐的衣服递过来一下吗,我刚刚忘记了。”支温雅不好意思说道。

    魏医生莞尔一笑没在意,只是回来的时候楚诗蔓跟支温雅都站在门口:“楚小姐,还有事?”

    支温雅站在楚诗蔓身后一小步,两人小半个身子紧贴在一起,支温雅侧着身子在调节花洒。

    楚诗蔓楚楚可怜看着她:“魏医生,我知道薄老爷子不喜欢我,可他也不喜欢他的曾孙吗?”

    魏医生被楚诗蔓的问题问懵了也没注意到哪里不对,只道:“老爷子只是想确定一下罢了。”

    毕竟,薄家这样的豪门不可能会让血脉乱了。

    楚诗蔓左手扣着自己的右手,水眸盯着魏医生显得格外可怜:“魏医生,我不求能嫁进薄家,我只想好好为训庭生下这个孩子,如果薄老爷子不喜欢他,那我……宁愿背上一个骗了所有人的罪名!”

    魏医生蹙眉说:“楚小姐不用担心,薄老爷子一定不会亏待怀着薄少孩子的女人。”

    楚诗蔓闻言,娇唇微抿缓缓伸出雪白的左手:“那,你看看吧。”

    旁边调节花洒的支温雅也停了下来缓缓转头看着他们,一言不发。

    魏医生确定这里没有什么可疑的事便伸出了手,一时间,整个空间里只有流水声。

    支温雅紧贴着楚诗蔓站着,她的左手借着旁边门的遮掩和空气里的水雾成了楚诗蔓的左手!

    大胆!

    惊险!

    可这是支温雅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了!

    一分钟后。

    魏医生眉梢微挑:“谢谢楚小姐的配合。”

    楚诗蔓缓缓收回自己的手,小脸莫名绯红。

    支温雅这才看看面前的水雾缭绕道:“楚小姐,水温可以了。”

    支温雅从魏医生眼皮子底下走出来,丝毫没让魏医生起了疑心!

    待楚诗蔓匆匆将自己收拾好从客房浴室出来,一行人才下了楼。

    薄训庭径自迎了上去,站在楚诗蔓身边垂眸看她,嗓音温柔:“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楚诗蔓轻摇着脑袋抬眸却看见薄训庭用身躯隔开魏医生,看向了她身后的支温雅……

    魏医生走到薄老爷子身边轻声肯定楚诗蔓怀孕的‘事实’,惊得薄老爷子顿时不知所措!

    他一直以为,楚诗蔓是假怀孕!

    薄训庭看眼支温雅身上湿润的衣服微微蹙了眉,转身道:“爷爷,你现在还想知道什么?”

    薄老爷子蹙眉看薄训庭,他将他的人护在身后,嗓音清冷,活像他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薄老爷子抿唇,径直问:“魏医生,你诊脉的时候什么情况?”

    魏医生立马道:“当时楚小姐站在浴室里,支小姐正在调节花洒,我在她们面前诊了脉。”

    话音一落,薄老爷子想不相信都难!

    薄训庭面上不显,心里却狠狠松了口气,忽的大腿就被薄柔希抱住了。

    “小叔,小婶婶肚子里有小宝宝了吗?”薄柔希抬着小脑袋乖巧问着。

    支温雅注意到,薄柔希的双腿的确有问题。

    谁曾想,江城薄家的小小姐竟然腿脚不便?

    支温雅想起她刚刚投入薄训庭怀里的模样,不正是踉跄着跌进去的?

    楚诗蔓心情大好,扬着笑脸回应:“是啊,姐姐肚子里有小宝宝了。”

    楚诗蔓有些不好意思应那一声‘小婶婶’,只得曲线救国,谁知……

    薄柔希抱着薄训庭的大腿转头看支温雅:“小婶婶,为什么姐姐的肚子跟你的肚子一样,都有小宝宝了?”

    支温雅顿时尴尬不已,杭亦珊连忙道:“支小姐,你衣服也湿了,怎么不在上面也换一换?”

    薄训庭闻言微微蹙眉,他记得他分明是让她也换的!

    支温雅哪里敢?她可清楚记得自己‘下人’的身份!

    薄训庭眉头轻蹙,松开薄柔希:“爷爷,现在我们可以回去了吧?”

    杭亦珊看眼老爷子连忙开口:“别急呀,吃过饭再回去,而且……”

    “嫂子,告诉哥一声,我过两天再过来找他。”这话,俨然是拒绝。

    楚诗蔓微微蹙了眉,她好不容易进了老宅又确定了怀孕的事哪里愿意轻易就走:“训庭,要不我们还是……”

    薄训庭眉头未松:“爷爷,我们走了。”

    “哼!”薄老爷子从鼻腔里闷出一声来起身走开。

    薄训庭径直迈着步子要离开,薄柔希有些舍不得的又抱住他的大腿:“小叔……”

    杭亦珊上前将孩子拉开,小丫头不稳的歪过去撞到支温雅,惊得薄训庭连忙伸手去护着两人!

    薄训牧刚刚到家看见的便是薄训庭眸底一闪而过的紧张,看向支温雅的模样略微沉了沉……

    “训庭?”

    几个人刚刚站稳,薄训牧便扬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走了进来,看向支温雅问他:“这位是?”

    薄训庭脸色微微沉了下,不动神色将支温雅往身后护了护:“哥,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薄训牧仿佛没看见他的行为般:“这位好像,不是楚家小姐呀?”

    薄家大少!

    传闻中的,笑面虎。

    这个男人是现在江城里少有的几个将‘温柔’当做利刃来使的一名商人!

    支温雅躲在薄训庭身后低眉顺目,一言不发。

    楚诗蔓闻言乖巧上前:“薄……薄先生,你好,我是楚诗蔓。”

    话音刚落,薄柔希竟然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指着支温雅:“爹地,这是我的小婶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