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 : 别问我那么蠢的问题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6:01本章字数:2182字

    第48章:别问我那么蠢的问题

    楚诗蔓强压内心的波动,抬眸便是一片的温柔与后悔:“温雅,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那一刻,支温雅明显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悄然变得冰凉……

    她……不是真的在道歉!

    支温雅看着楚诗蔓唇瓣微动说不出话,她又蹙眉担忧道:“温雅,你不愿意原谅我吗?”

    支温雅正要开口便感受到旁边来自薄训庭那凉凉的目光,这下连骨髓都开始凉了……

    楚诗蔓!

    有本事将薄训庭绑在身边到今天的女人,偶尔犯个浑就成,怎么可能一直浑下去?

    这不,才两句话就让薄训庭以为是她故意在拿乔、故意落她面子了!

    一时间,支温雅眉头紧蹙,心里隐隐有怒气在涌动!

    楚诗蔓满面无辜:“温雅,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不对,要不,你打回来?”

    说着,楚诗蔓竟然抓着支温雅的手往自己脸上贴!

    只是她的手还没贴上楚诗蔓,薄训庭已将她拉开!

    “诗蔓!”这一声里,楚诗蔓如愿以偿听见了他的责备,心下稍安,薄训庭转身喝:“支温雅!”

    而这一声里也带着点点责备,但远远不及那一声‘诗蔓’里的宠溺。

    支温雅深呼吸着看她,良久才扬起嘴角:“没关系,也是我没解释清楚才让楚小姐误会了。”

    支温雅不是傻子!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她都要跟楚诗蔓接触,现在得罪她就是给自己添堵,这样的事她不会做!

    两个女人目光交汇,薄训庭完全没察觉有什么,只径直说道:“蔡双,送诗蔓回病房休息。”

    蔡双推着一脸温柔的楚诗蔓前脚刚离开,后脚戴兵便走了进来,有些为难的看了支温雅一眼:“薄少。”

    薄训庭眉头微蹙:“什么事?”

    戴兵轻声回答:“监狱那边回话,说因为某些原因三天后无法见到支锡元,最早也要等到半个月之后。”

    薄训庭下意识看向支温雅,果然,那个小女人的眉都狠狠皱在了一起!

    薄训庭心里忽然有些烦:“你问问,是什么原因,能不能先让见人?”

    戴兵有些为难的抬眸看了支温雅一眼,支温雅不自觉轻声开口:“半个月之后,我确定能见到我爸爸吗?”

    她不想为难人,谁知戴兵立马回答:“半个月之后一定能,这个月是恰好遇上监狱整改,所以不太方便。”

    支温雅沉思一下道:“好,那就半个月之后,你可千万别忘了。”

    支温雅直直看着戴兵,戴兵却不知为何避开她看向了地上……

    旁边,被忽视的薄训庭高高挑眉看着他们谈话自如,一声冷笑正要开口,支温雅立马道:“可以吗,薄少?”

    这句话莫名抚慰了薄训庭,深邃的目光深深看了支温雅两眼才缓缓应下来,支温雅报以灿烂的笑容回报他。

    薄训庭轻哼一声,似乎在鄙夷支温雅‘狗腿’的行为。

    一直到薄训庭离开,支温雅才狠狠松了口气……

    ……

    薄家老爷子八十大寿,尚未开始已在江城里引起轩然大波。

    寿宴当天早上,小丫头薄柔希在打电话过来,脆生生问着:“小婶婶,我爷爷今天过生日呢,你要来吗?”

    支温雅顿时被问得愣在那里,家里电话可是开的扩音……

    这一问,刚刚准备好从楼上下来的薄训庭都忍不住蹙眉。

    这丫头,怎么还在叫‘小婶婶’?

    “挂掉。”薄训庭毫不留情,支温雅站在电话面前左右为难,连忙道:“你小叔发火了,阿姨先挂了。”

    “小叔?小叔为什么……”薄柔希下意识要问问,支温雅手忙脚乱挂了电话转身有些心虚的看着薄训庭。

    薄训庭深邃的眸直直盯着支温雅,盯得支温雅忍不住就要红了脸,蔡双却带着两件礼服走了进来……

    “少爷,支小姐,我把礼服拿过来了。”蔡双无意识强调一句:“其中一件是跟楚小姐一样的礼服。”

    支温雅神色略微沉了一下,上前接过:“我上去换衣服。”

    薄老爷子大寿,支温雅一开始得以自己的姿态出现在薄训庭身边,之后提早离场再去客房准备偷梁换柱。

    薄训庭略一点头,支温雅抱着两件礼服径直上了楼。

    薄训庭深深看了蔡双一眼,眸底透着些许怀疑,这蠢货真是他选出来的?

    半小时后,支温雅一袭香槟色连衣裙从楼上下来,娉婷妩媚,摇曳生姿。

    薄训庭第一次遇上将香槟色穿成这样的女人,一时间喉结微动,身子莫名有些……僵硬?

    蔡双盯着支温雅看了许久,疑惑唤:“楚小姐?”

    支温雅嘴角扬起笑,瞬间变成了自己的模样……

    “你……”蔡双惊了,一样的身段,一样的衣服,一样的浓妆,竟然就那么像?

    薄训庭眉头轻蹙,打从心底不觉得支温雅跟楚诗蔓有哪里像!

    “薄少?”支温雅轻唤一声,小手学着楚诗蔓般柔弱的轻搭在楼梯边的扶手上:“你怎么看?”

    薄训庭潇洒坐到沙发上,长腿交叠,气场全开:“别问我那么蠢的问题,你跟楚诗蔓,我不会弄错。”

    正如,他很清楚刚刚让他略微悸动的人是支温雅,不是楚诗蔓!

    一句话,支温雅愣怔着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这是过关了还是没过关?

    薄训庭越发烦躁,轻咳一声道:“去,赶紧把衣服换好,我们要出门了。”

    支温雅连忙又上楼,再下来时宛若换了人,黑色连衣裙衬得人肤色赛雪。

    星眸柳眉,娇唇红艳,支温雅整个人莹润丰盈却又透着点点青涩的气息。

    “支温雅,你……”薄训庭不耐回头催促,话语戛然而止的瞬间看着娉婷而来的小女人,顿时急促了呼吸。

    支温雅一边的长发别在耳后,一面戴着耳环一面走来,长腿间的白皙让人脸红心跳:“薄少,你怎么了?”

    这人,怎么念叨到一边就没了?

    薄训庭喉结上下滑动一下径直转身:“走了,磨蹭!”

    支温雅不解的看着突然负气离开的薄训庭,表示不懂。

    她哪儿招惹他了,突然那么大火气?

    一路上,薄训庭的目光始终看向窗外,半寸都不愿落到身边的支温雅身上,对她到了避之不及的地步。

    支温雅郁闷的看他两眼,刚到薄家老宅便忍不住拽着蔡双问了一句:“蔡双,我今天丑得人神共愤吗?”

    蔡双正要回答,仿佛后面长了眼的薄训庭怒斥:“支温雅,跟上!”

    那女人,能不能有点儿自觉?

    她该站在他身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