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章:不过是他的宠物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3本章字数:2041字

    盈束好久才敢将提起的心缓缓往下放,此时才发现指甲早就捏入肉里,硬生生地疼痛。

    漠成风,都已经结婚了,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

    她回来并不是为了他,只是想找到唯一的亲人小姨,如此而已!

    ……

    “回国来就回国来,为什么搞得这么高调?”

    电话里,经纪人candy高调炮轰,声音几乎要透过话筒钻出来。当然,更想钻出来的应该是她本人,如果她此时不是在日本恰谈一个重要通告的话。

    盈束也不解释,嗯嗯几声算是回应。

    “这次别想这么简单应付过去!”candy拒绝被她迷惑,“虽然这些年你一声不响的,但我知道,无论做什么事,你都有你的理由。包括在玉女路线上发展得好好的,突然去做什么艳星,包括这次回国发展。我是你的经纪人,你如实告诉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因为这些,candy不止一次表达了想掐死她的想法。

    为了什么?

    盈束的目光不由得落在手边的一份杂志上。杂志中,漠成风牵着一个女人,手上抱着孩子,一家三口,好不幸福!

    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她仍想一刀插在漠成风的胸口上,要他为自己死去的孩子偿命。但她要找小姨,这是她这些年活着的唯一想法。

    意外得知小姨可能一直住在B市,她决定回来。不过,不想和漠成风再扯上什么关系。

    她向来知道漠成风不碰被别人碰过的女人,才决定去拍AV,才会如此高调地在电视台宣称自己是艳星。

    “candy姐火眼晶睛,什么都瞒不过你,不过最近真的很累,想休息了。”

    她被火烧着了似地将那份杂志给丢了回去,脸都泛起了白,却仍在声音上保持着正常状态。

    Candy在那头叹了口气,到底没有追问下去,算是放过了她。

    盈束挂断电话,真的疲惫不堪般揉着眉,另一只手伸进了自己的钱包。包里,最底层,压着一张纸。摊开,里面是极为灵秀的笔迹,只写了一句话:束束,回来!

    那是小姨盈可的笔迹!

    她从小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一直由外婆带大,跟着大五岁的小姨生活,也跟着小姨姓。

    正因为这张纸条,她回来了。

    只是,回来了这么久,小姨为什么没有来联络她?难道没有看到她在电视台现身吗?

    回国的第五天,盈束和助理三田美惠子去见了导演付柄昆。

    付柄昆算得上名导演,动作爱情片的名导演。

    名导演和艳星,臭味相投。

    不过,他们这次拍的并不是动作爱情片,而是一部偶象剧。

    这算是付柄昆的转型,也算是顶着艳星大名的盈束的转型。

    付柄昆在见到盈束后,将她从头到胸到腿连扫了数遍,最后拍起了手,“盈小姐果然美啊,比在电视里看到的还要漂亮,不过少了些妖气。”

    盈束只浅浅地笑,即使厌恶付柄昆这副肥头大耳的样子也没有过分表露出来。

    “要不我们在剧中再加点猛料,像盈小姐之前演过的那些那样?”

    他这是变相邀请她拍爱情动作片。

    “付导就不怕过不了审?”

    她不轻不重地一句话将付导的笑脸给压了下去,最后只能讪讪点头。国内不比岛国,这种片子莫说拍,就连看都犯法,他还真不敢。

    眼前的盈束真是美啊,几乎满足了男人对梦中情人的所有幻想,只是明明在笑,却始终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付柄昆觉得心口有只猫爪在挠,痒极了。

    签完合同,盈束站起来往门口走。付柄昆不知出于什么想法,一把握上了她的手,“小盈,别走那么急,咱们换个地方再喝一杯?”

    油乎乎的手粘粘地贴着她的手,盈束反感得几乎要吐出来,本能地抽手。门已经打开,对面走来几个人。为首者风度翩翩气宇轩昂,黑色西装裹在紧实的身上,别具气势。周边的人被他掩去了光芒,来去的女性通通将目光投向了他。

    漠成风!

    在这种地方都能碰到他!

    盈束抽了一半的手自动停下,没有再动。付柄昆的掌心跟过来,完完全全将她的指包裹,笑得两只猪眼都快眯没了。

    “哟,漠总。”

    漠成风是整个B市人人都想巴结的对像,付柄昆也不例外。他一手拉着盈束,另一只手伸出去要跟漠成风握手,“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您,哈哈哈。”

    漠成风并没有伸出手去与他相握,目光极随意般在交握的两只手上点了一下。只是如此一点,盈束还是感觉到了被火烧到般的疼痛,不自在极了。

    她逼着自己垂下眼皮。

    这样也好,让他亲眼看到她和别的男人亲热地在一起,才能更激起他的反感啊。

    漠成风的不理睬让付柄昆难堪极了,见他的目光在盈束身上扫了一下,立马揽上了盈束的腰,嘿嘿笑,“男人嘛,您懂的。”

    漠成风不随便碰女人是这圈子里公开的秘密,付柄昆自然不会想到他会和盈束有过什么关系。

    “不过,漠总对漠太太可真是好,捧在手心里疼。这四年来,本市拍卖得最贵的东西可都戴在漠太太身上了。拍卖行的人都说,只有漠总才舍得这么大手笔花钱去疼自己老婆。自愧不如啊,自愧不如。”

    盈束本来被付柄昆的浊气喷得气息都快接不上来,听得这些话,心口又是一阵细拧,像绕了一根铁丝进去。铁丝越缩越紧,生生将心口掐成两截,那种疼痛无法言喻!

    是她傻啊,还一直以为漠成风爱过自己。她在他身边时,他从来没有花过这样的心思,甚至连件衣服都没有给她买过。只要她简简单单地呆在他身边,在他需要时偎过去,由着他抚摸亲近。

    她一直只是他的宠物!

    “不是还要去别处喝吗?快走吧。”不想与他多面对一分钟,她提醒付柄昆。

    付柄昆原本是想巴结漠成风的,只是人家懒懒的,从头到尾没有跟他说话的想法。他也只能识趣地作别,揽着盈束往外走。

    背后,漠成风的目光如炬,几乎能将两人烧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