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章:盈束一笑,胜过十盒伟哥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3本章字数:2029字

    “滚!”他低吼了一声。

    被他抓过的地方火辣辣地痛,她试着移动了一下,冷汗立时滚了下来。

    “这是我的车,该走的是大哥你吧。”她提醒。

    漠成风推开车门,唯恐避之不及般走出去。

    车窗外,映出秦蓝烟的影子。漠成风迎过去,两人说着什么,他甚至在她的脸上抚了一把。秦蓝烟正对着她,盈束清楚地看到了她脸上的甜蜜。再次被刺到,胸口处的那处痛更严重了。

    秦蓝烟没有跟漠成风进屋,而是朝她的车子走来,敲了敲车窗。

    尽管不太想面对她,盈束还是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都到家了怎么不进去?”秦蓝烟笑吟吟地说,温和得紧。

    盈束还未开口,就已经看到漠成风沉了一张脸,指头掐在袖下,虽然不明显,但还是表露出了紧张。

    他在紧张秦蓝烟,怕她说出什么不适当的话来伤到她吗?盈束收回目光落在秦蓝烟身上,面前这个女人知书识礼,温柔体贴,但也绝对不是那种任人欺负的人啊。

    感情,就是这么真实,在乎的,哪怕是女汉子都怕她吃亏。就如她,当年明明知道漠成风是最不会吃亏的,有勇有谋能打能杀,可偏偏就是每天都要担着心,他不回来,她便睡不着。

    “进来吧,正好妞妞没见过姑姑呢,她早就想跟自己的姑姑见面了。”

    秦蓝烟甚至伸手来拉她。

    盈束却像被电击了般极速缩了回去,脸都白了大片,“不用了……我还有事。”她逃一般回了车上,命令从屋里出来的美惠子快开车离去。

    原地,留着一脸莫名的秦蓝烟和神色不明的漠成风。

    夜,深沉。

    婴儿的啼哭声由远及近。

    盈束赤着脚走出去。

    门外,躺着一个婴儿,刚出生的样子。

    她低头,抱了起来,仔细看了又看。

    “妈妈。”

    婴儿突然出了声,朝着她笑,笑着笑着,从眼角,嘴角流出血来……

    “啊!”

    盈束一个翻身从床上坐起来,拼命地吸气,却怎么也吸不够似地,她只能痛苦地掐紧了自己的领口。

    这样的梦从孩子死去后一直缠绕着她,不得安宁。她知道,这是心魔。

    孩子就死在她面前,垂着脑袋,血糊糊的一团。她怎么都想不到,几个小时前还活生生的孩子怎么会变成这样。

    从那之后,她再也不能看到孩子。

    因为晚上没睡好,起床时,盈束一身软绵绵的,也没什么精神。Candy打电话过来,说是已经过来了。

    盈束说去机场接她,她坚决不同意,最后让美惠子接了回来。

    “这次准备呆多久?”两个人在室内喝茶,盈束问。

    Candy利落地甩了甩修短的头发,“不回去了,老板发话,专门跟你一人。”

    原本candy手头有好几个名星的,她只是其中之一。

    提到老板,盈束的眸光微微缩了一下。

    “你和老板什么关系?”candy倾过身子来问。这个问题她早就想问了。老板对季雨轩表面上和其他艺人没有区别,却总在细节之处给予格外的关照,比如这次将她派过来专门负责她一人。

    盈束迅速收拾好自己,笑,“能有什么关系?你觉得我们有什么关系?”

    Candy思忖了好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好像有,又好像没有。”

    盈束依然只是笑,垂下眼睑时,笑意变得有些苦。老板季雨轩是唯一见识过她的悲惨的人。

    孩子死的那天正是漠成风结婚的日子,一边捧着血糊糊的孩子,一边透过电视看着漠成风挽着一脸幸福的秦蓝烟,她万念俱灰,唯一想到的只有死。

    如果没有碰到季雨轩,怕是真的死了。

    心口的细丝又绕紧起来,那个片断,是不能碰触的痛。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Candy是个极为利落的人,到的那天就接手了工作。

    盈束心不在焉地翻着杂志,并没有多少好奇心,“随便。”

    Candy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她一眼,“没有好奇心,对什么都兴趣缺缺,束束,你这哪里是个二十四岁的姑娘,分明就是七老八十的老太太的心态。”

    唇上原本的笑容生生凝在颊角,再也无法展露。

    虽然才二十四岁,可她的人生却像经历了一辈子似的,该经历的都经历了。

    Candy并未发现她的不对劲,叭叭地翻着手里的工作本,“付柄昆那头好像出了点问题,暂时拍不了了。不过,来了几个广告的剧本,对于现在转型的你来说,合适极了。”

    盈束收起心里的想法,接过她递来的广告剧本看了一遍。

    的确很好。

    她的目光在剧本顶部的LOGO上停了一下,将剧本送了回去,“退掉!”

    Candy惊得张大了嘴巴,看疯子似地看着她,“你脑子没出问题吧,这么好的广告剧本要退掉?”

    “嗯,退掉!”

    “……”

    “以后凡是跟森漠有关的广告,一律不接!”

    “盈束!”candy气得大喊她的名字。盈束依然一脸的淡漠,只是这淡漠就算粗线条如她都看得出来,是努力营造出来的。

    她黑如翟石般的眸子里,分明沉了满满的悲伤!

    Candy的气没来由地降了下去,“你和森漠……”

    “candy姐。”她轻轻呼了一声,语气里无尽祈求。Candy最后只点了点头,“好吧。不过,既然打算留在国内,总要接点活动搞搞宣传。眼下只有慰问孤儿院这一个活动了,我看……”

    “我去!”

    盈束极快地接过话。

    Candy脸上的惊讶更深,“你不是……”

    她从来都不愿意接触孩子!

    但是,如果让她在森漠的广告和孤儿院之间选,她宁可选后者!

    “总要适应,不是吗?”她又笑了起来,有安candy心的意思。

    森漠。

    总裁办公室内。

    内线传来秘书的声音,“老板,盈束那边拒绝了森漠的广告拍摄邀约。”

    叭!

    漠成风直接将话筒贯在桌子上,压得稀烂。

    他这一举动太过突然,吓得围在面前的一排高管皆是一愣,脸色都在变。他依然握着碎掉的电话,仿佛掐着某人的脖子,俊脸上浮起一片青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