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秦蓝烟永远比她重要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3本章字数:2087字

    漠成风的脸随着玄铁的讲述一点点泛黑,沉沉的,冰冰的,甚至连周边的空气都泛起了危险的寒。他什么都没说,玄铁就有了心惊肉跳的感觉,谨慎地去看他的眼,看到的只有锐冷的冰刀!

    “那个人已经抓到,大哥要怎么处理?”他试探着问。

    漠成风扯紧了脸颊,寒气凛烈:“老规矩,哪里碰了砍哪里!砍完,扔江里喂鱼!”

    “是!”玄铁应声,打算退出去。

    “你不觉得奇怪吗?”漠成风突兀地吐出这一句。

    玄铁疑惑地看向他,以为他还要说什么,漠成风只摆了下手,“下去吧。”

    再次走进了盈束的病房,看着床上纤细虚弱的人儿,漠成风那两道英挺的剑眉压向了一起。

    在危机面前,命比身体更重要吧,更何况她是一个艳星,她为什么宁愿不要命也要保护自己的身体?

    对着盈束的眉眼看了好久,他取出手机,“帮我去找几盒盈束的带子过来!”

    盈束到第二天下午才醒来,病床前,站了玄铁。

    她拧了拧眉,去看他:“你怎么来了?这是哪儿?”

    玄铁一一做答,一如既往地冷淡。

    就他一个人来吗?漠成风呢?

    她好像感受到了温柔的抚触,还有柔软宠溺的吻,是在做梦吗?

    “大……哥呢?”好久,她才鼓足勇气轻问。

    “他去了日本。”玄铁惜字如金。

    盈束的心就那样沉到了最深处,再也提不起来。所以,那些柔情的感觉,都是梦里得来的啊。

    她到底做不到冷血无情,对他还心心念念,他大概早就抽身了吧。

    在医院歇了一天盈束就出了院,玄铁订了二人的回程机票。到达后,玄铁直接送她回了别墅,离去。

    漠成风一直没有联系她。

    晚间,秦蓝烟却打来了电话。

    “束束,听说你在爱尔兰出了事,伤得怎么样?现在好点了吗?”

    盈束抚了抚还在发痛的脑袋,有此意外,“嫂子是怎么知道我的号码的?又怎么会知道我在爱尔兰发生了事情?”

    “你哥告诉我的啊。”

    原来是这样。

    他们之间无话不谈,告诉这些不很正常吗?

    “你哥也真是的,明明知道你受了伤还去什么日本,唉,他就是太宠妞妞,妞妞说要宫西达也亲笔签名的绘本,他也不管自己的身份,就找人家要去了。”

    秦蓝烟在那头温和地解释着,这头听话的盈束像再次被铁丝绕紧了心脏,丝丝缕缕地疼痛,越痛越明显。

    原来,在他眼里,妞妞的绘本比她的命重要啊。

    “束束,你还住原来的酒店吗?我现在就过来看你。”秦蓝烟终于发现自己离题太远,忙道。

    盈束强压下那股不痛快,拒绝,“我搬家了。伤口还疼,不想见人,有时间再说吧。”

    秦蓝烟没有勉强,嘱咐几句挂断了电话。

    妞妞今晚的心情很好,因为爸爸从日本带回了她心仪已久的宫西达也的绘本,还是他本人亲笔签名的。

    她连连在漠成风的脸上啵了好几口,一张粉嫩的小脸上绽出了可爱的花朵。

    漠成风不着痕迹地将另一套拎在手里,抚了抚妞妞的发丝,“妞妞今晚自己看图画,看完了爸爸再念给你听。”

    妞妞不迭地点头,小脑袋沉在宫西达也的绘本里,连漠成风离开都没有注意。

    漠成风出门,上了车,直接往城西别墅区而去。他压了压眉,虽然几天没有休息好,但心情不错。

    他打电话给玄铁,“不管用什么方式,把盈束拍过的那些碟片都给我买回来!还有,不许再生产!”

    盈束只可能是他一个人的,就算她只在那些影片里露了个脸都不行!他没办法让别的男人想着她的脸抚慰自己。

    是的,那些影片里,盈束只露了个脸。所有实战画面都由替身完成,包括露点的,盈束将自己保护得很好。

    这点,他很欣慰。

    多亏了这次盈束在爱尔兰出事,才让他意识到她真的不是那种女人,而后找了她的碟片看过,片子里的女人多多少少都有瑕疵,不如他的盈束那般洁白干净。

    他去日本亲自找了那些和她拍过戏的人,最后证明了自己的猜测。

    漠成风到达时,盈束刚冲完凉,难受地闻着自己的发尾,却因为有伤而不能清洗。他的到来明显让她吃了一惊。

    漠成风没把她的惊讶看在眼里,随手甩过手里的东西,“礼物!”

    他甩得理所当然,甩完扯开了领带,丢在沙发上。

    盈束惊奇地去拆,结果在看到几本宫西达也的绘本时冷了脸,随手丢在沙发上,压住了他的领带。

    “怎么?”他问。

    盈束勾起了冷笑,“大哥送错对象了吧。”

    若在平日,漠成风一定会冷脸。他是王,是帝,他给的东西只有别人跪地接受的份。但今晚他的心情极好,并不计较,“不是喜欢看吗?”

    盈束十八岁时成了他的女人,那时半大不小的,许多行为和爱好跟小女孩无异。她喜欢看西宫达也的绘本却又怕漠成风看到认为自己幼稚,只敢偷偷摸摸地看。但到底还是让漠成风抓了个现行。

    漠成风正正反反看了许久封面才问她为什么喜欢这种东西。

    她当时支吾了好久才逼出几句话来,“因为里面的角色都很善良啊,霸王龙明明凶猛,却愿意守护自己的食物翼龙,给它做爸爸,教它生存本领。”

    漠成风觉得不可思议地甩了那本绘本,“你觉得现实中会有这么傻的霸王龙吗?不吃食物会饿死,改吃其它的又会改变它的猛兽基因,迟早被别人吃掉,得不偿失!”

    在日本调查完盈束的事后,正好碰到宫西达也宣传自己的新书,他蓦然想起这个片断,特意为盈束买了这么一套。而给妞妞的,则是顺带的。

    漠成风此时有种感觉,自己正是那只霸王龙,迟早被盈束这只小翼龙给弄得神魂颠倒,忘了自己的雄威。

    盈束苦笑了一下,“现在不喜欢了。”

    以前喜欢,只是把霸王龙幻想成了漠成风,以为自己会得到小翼龙那般的真心的呵护和爱,结果证明,霸王龙不过把她当宠物玩了一回。

    漠成风懒得和她计较,掌拍在床上,“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