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回来仅仅为了找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3本章字数:2102字

    晚间,漠成风呆在妞妞房间里。妞妞像只小袋鼠似地落在他的怀里,两人盖着被子,面前摊开了一本故事书。

    漠成风缓缓地念着故事,大提琴般的声音在室内流淌,和缓动听。妞妞眨巴着眼睛,听得津津有味。

    佣人照常送了一盆剪好的白玫瑰进来,放在妞妞的床头柜上,淡淡的香味萦绕,在鼻息间乱钻,钻得漠成风的血水乱涌,又烦又乱。

    念完故事,漠成风下了床。妞妞从被子里钻出来,小鼻子凑近玫瑰花用力闻一下,而后半眯着眼,十分享受地吸气。这萌态十足的样子,惹得进来的秦蓝烟一阵发笑,“妞妞果然遗传了我的爱香本领,将来一定会是一位优雅的香公主。”

    漠成风没有吭声,脸色却难看了几份。

    等到妞妞睡着,他一步不停地出了房。

    秦蓝烟站在门口满脸期盼地看着他,黑色蕾丝边的睡衣性感通透。漠成风仿佛没有看到,越过,下楼。

    片刻,屋外一阵汽笛声,他走了。

    ……

    盈束头上的伤口虽然没有完全脱疤,但已经不痛。新肉长出来,微微发痒,她想抓又不敢,只能忍着,忍到辛苦,大半夜都没能睡着。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马上,高大的身影朝她走来,极快。

    等她反应过来,那人已经压在她身上,鼻息里,喷出淡淡酒气。

    “漠……长风?”她轻呼,搞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在这么晚的时候到这里来。

    漠长风并不说话,低头就找着她的唇吻了起来。

    虽然喝了酒,但并不重,酒味混合着男人味,迷醉了盈束的头脑。

    他的双手带着魔力,勾出无数火花来。

    “你……唔……”

    她还未来得及再问什么,他已直入主题。

    他的喘气声浓重,几乎淹没她。唇滑到她的耳珠上,不轻不重地咬下去,“以后,不许动不动说话气我!”

    盈束理不清他是个什么意思,也不敢乱说话,收着他发疯。等到他疯完,一头扎进被子里睡了过去。睡梦中,有人将她轻轻抱起,温热的水漫过身体……

    醒来时,已经日上三杆。

    Candy的电话催命般打了过来,“束束,角色的事情定了没有,再不定我可顶不住了。”

    她竟忘了角色的事!

    盈束匆匆洗漱完毕,匆匆赶去了莫成风的公司。

    森漠国际,本市的坐标性建筑物。外形不似别的建筑那般优雅,雄壮得像一头狮,无形中映出了漠成风的性格。

    他,就是一头狮。

    诚府极深的狮。

    若非如此,漠成风也不可能在短短的几年之间就把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发展到如今的规模。在这城里,谁提到森漠,都要肃然起敬一下。

    当然,这一切里也有秦蓝烟的功劳,强强联手,是商界永远不变的主题。

    她有些后悔过来。

    在看到前台那位正装齐整,一本正经的接待员时,这种感觉更盛。

    通常大公司的老板是不容易见到的。

    当她报出漠成风的名字时,对方果然给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在问了她有没有预约之后连电话都不打算打,“抱歉,没有预约您不能见老板。”

    盈束最后只能试着打玄铁的电话,“我在森漠楼下,想见漠成风。”

    数分钟后,玄铁出现在她面前。虽然依旧冷着脸,却客气地朝她伸了手,“大哥让我来接您。”

    玄铁是森漠的元老,一直跟在漠成风后面,也只有他有资格称漠成风一声大哥。

    盈束跟着他上了楼,光亮的电梯门照出她略显失神的容颜,刺得眼睛微微泛痛。在漠成风身边,她是躲在暗处的老鼠,永远都见不得光。此时来到达漠成风的办公室时,里面静悄悄的。他随意地搭一只手在椅背上,即使如此随意,都有种君临天下,掌控一切的威势。

    他淡淡抬眸,声音倒还算柔和,“有事吗?”

    “嗯。”盈束轻应道,决定快刀斩乱麻,“拍电视剧的事,希望你能通融。”

    她的用词客气而疏远,这让漠成风不舒服,微微拧了眉。他并不多作思考,“不行!”

    “为什么不行!”盈束急了起来,“这电视剧对我真的很重要!”

    “那部剧里有太多的男女肢体接触,我的女人,绝对不许!”

    “……”

    盈束微微张大了嘴。她首先惊讶的是漠成风说剧里有太多的男女肢体接触,那不过接接吻而已,比她接过的任何一部片子的尺度都要小。另外,“我的女人”?她看向漠成风,他给她贴上这样的标签是什么意思?

    她在别人心里早就风尘零落,他忘了自己不喜二手货的习惯,打算继续和她保持关系的意思吗?

    “我真的很想拍这部剧。”有太多的事情不敢深问下去,她最后只能表达自己的想法。

    “不行!”

    他一副铁了心的样子。

    盈束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如果觉得吻戏太多,可以错位,不会真吻。”

    “那也是接触!”

    “……”

    在这方面,他永远这么霸道。

    “我是为了找小姨才拍这部剧的,如果你真不让我拍,就帮我找她吧。”

    她只能退步。

    以漠成风的人脉,或许比她拍剧找人还来得快。

    漠成风随手拾起一本杂志胡乱地翻了两页,最后拍在沙发上,站了起来。他走向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你回来仅仅是为了找她?”

    这是肯定的。但这一刻,看着他阴鸷下来的表情,她不敢开口。她现在是在求他,当然不能将他惹怒。

    可她的沉默还是让他生了起,“我凭什么帮你找她!”

    “凭……什么?”

    盈束低了头。以现在他们这层见不得光又道不明的关系,自己的确没有理由。

    “反正,我要拍电视剧!”执拗劲儿起来,她也懒得管漠成风的想法,如此道。既而抬步出了他的办公室。

    她以为自己的忤逆会带来不可想象的后果,但漠成风并没有来找她的麻烦,她平安无事地度过了几天。不过,candy也没有来问她的意思。

    在别墅里惴惴不安地度过几天,她决定去找candy,不管结果如何,先把角色定下来再说。

    才到门外,便见得停了一辆极具霸气的车子。这车在全城,仅此一辆,而且能够轻而易举地停在这里的,也只有那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