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想逼我重操旧业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3本章字数:2083字

    果然,她从缓下的车窗里看到了熟悉的影子。

    漠成风懒懒地靠着位置,并不下车,眉宇里有淡淡的疲惫。即使如此,那种轻易掌控全世界的气势没有减弱。

    看到她,他才推门走出来。

    “怎么?来接我了?”他低问,声音慈得能将人熔化。

    盈束没出声。

    “进去吧。”

    他也不多问,揽着她的肩往里走,“想吃你做的饭。”

    盈束怀着忐忑的心情给他做了几样菜。她生来不是做饭菜的料,不论以前还是现在,都把饭菜做得一塌糊涂。他也不介意,慢慢地吃,吃了个干净。

    盈束发现他的领口皱皱的,有脏污的痕迹。这个男人,总是会忘了换衣服。她想提醒一声,终究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立场,只能沉默。

    吃完饭的他却自动将衣服脱下来塞到她手里,“去洗了!”

    他光一膀子,露出的是一身健壮的肌肉。

    盈束进了洗衣间,认命地将衣服放在盆子里,拿了些洗衣液泡。这些是手工西服,精贵得很,不能用机洗,只能手搓。泡了一阵子后,她拾起衣服搓了起来。

    漠成风不出声地来到她背后,静静地看着她。他的衣服很大,握在她的小手里显得格外突兀。她搓着衣服,他却感觉心都给她搓了起来。在她搓完清干净准备拿去晾的时候,他从背后抱住了她,“以后乖乖呆在家里给我洗衣做饭,哪都不要去!”

    “那怎么行?我总有自己的追求和事业。”

    她不想再重蹈覆辙,像以前那样把一切都依赖在一个人身上,更不想这种被人包养的小三感觉。

    漠成风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充满了对她的话的鄙夷,却没有出口再伤她,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对她使粗。

    盈束脑袋微微地叮了一声,既而转头去看他,“你去日本除了找西宫达也要书外还去了哪里?”

    “你希望我还去哪儿?”他不答,故意卖关子般问。

    “我希望你哪里都不要去!”

    如果他真的较真,以他的能力,不难查出她拍的那些片子的真相。

    “我当然哪里都没有去。”

    漠成风接了她的话,不知是真是假。盈束急急从他怀里挣出来,“别这样,来例假了!”

    他没有再上来,歪斜着靠在了门上,抱着臂,“不是十号才来的吗?”他对她的生理周期了若指掌。

    她忙借着晾衣服挡住自己满面的不自在,“那是以前,生完孩子后就变了。”

    突兀地念出孩子,心口紧跟着猛然一抽,疼痛至极,脸也跟着白起来。她的孩子……早就被他亲手扼杀。

    气氛有些僵,连漠成风都沉默了下来。

    盈束大跨一步,去了阳台,眼泪随着衬衣滴下的水一起滚落。

    晾完衣服从阳台出来,盈束再不跟他说半句话,把他当成了隐形人。对于她的小脾气,他也并未置气,坐在电视机前调了一阵子频道,在八点钟的时候起身离去。

    秦蓝烟说过,他每晚九点之前必定回家,为的是他的女儿。

    他的女儿能得到那样的极宠,她的却只能葬身地底,化成一掊土!她无声地拧起了衣角。

    Candy一大早就来到了别墅。

    她沉着眸光来看盈束,“你和漠成风……是兄妹?”

    盈束的脸猛然一白,仿佛被人揭开了不伦的丑事。好一会儿才慢慢醒转,轻问,“算不上兄妹,胡乱认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当年领她,也没有说是什么关系,她不尴不尬地在他身边呆了好多年,直到十八岁变成他的女人。

    到底是怎么变的兄妹?

    好像是在秦蓝烟出现之后。

    过往,她不想去细究。

    “漠成风的助理去找我了,明确表示你不参演那个角色。就是因为他,你才一直下不定决心的吧。”

    Candy嘴快地将一切都说了出来,盈束根本来不及消化。

    “他跟你说我不演那个角色了?是他说我们是兄妹?”连问出两个问题,她的胸口已经起伏。漠成风凭什么决定她的事情?说他们是兄妹,他想怎样?隐藏住两人的实质性关系还是想把这已有的关系变得更加难以启齿?

    Candy点了点头。

    她再次去找了漠成风。

    这一次,她甚至没有发现,前台那位接待员根本没有阻拦她,她直接上了电梯,到达顶层。

    “小姐,您有事吗?”

    楼上的秘书拦住了她。

    “漠成风呢?”她语气不善。

    “老板正在开会,任何人都不能……”

    秘书的话还未说完,她冲了过去,也不知道哪里是会议室,叭叭地冲开一扇扇门。

    呯!

    撞到第三扇的时候,惊扰了里面一屋子的人。里面黑乎首的,正在放幻灯片,所以她的脸看不清,但她却一眼捕捉到了最主位上,那尊威严不凡的身影。

    “我找漠老板谈点事。”她没有退却,竖着两个桀骜的肩膀。

    漠成风的威信力极高,这么多年来,还没有人敢这么大胆地打断他的会议。众人都不由得打量起眼前的人来。

    玄铁快一步来到盈束面前,将她挡住,“有什么事等下再说吧。”

    “先休息一下吧。”背后的漠成风突然发了声。他率先抬步,走出会议室,进了总裁办公室。

    盈束在玄铁的护送下跟了进去。

    “什么事?”他明明脸上有不快,却没有跟她发火。

    盈束没有心情管他这些小变化,直接道明了来意,“漠总您什么意思?跟我的经纪人说不能参演那部剧?”

    “我本来还打算跟导演和制片人直接说的。”漠成风挑了一下眉头,答。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轻易就将他人的命运拿捏在手中。

    “你是想逼我回去重操旧业吗?”她气得胸脯都起伏起来。

    “你敢!”漠成风终于动了怒,表情阴鸷下来,“我是不会让你离开这里的,你应该明白,在我的地盘上,除了我同意,你休想飞出去!”

    这就是漠成风啊。

    盈束冷哼哼地笑了起来,没有回应却是满满的敌意。这让漠成风极度不舒服,他高高在上惯了,并不喜欢他人的忤逆。

    “别忘了,我们签过的协议。把工作结束了,好好地呆在家里没有什么不好。”

    她真的忘了,他手拽着季雨轩的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