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让她见证他们的爱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4本章字数:3255字

    “漠……”

    她软软地呼一声,未呼完,声音就被他完全覆盖。直到将她的唇吻得泛红,他方才松开,“不要让任何男人碰!好好地给我守着这颗心和这个身!”

    极具威胁性的话,从他嘴里发出来,又添了一股莫名的霸气。盈束捂着唇没有接话,由着他从身侧走过,离去。

    她终究不是圣人,更何况这人是曾经深爱过的,加之这些天的相拥而眠,以及他隐忍着极尽所能地尊重她,她是心动的。

    漠成风这人向来不会乱说话,但这话里分明还有别的意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

    她不敢想,却又觉得就是那层意思。心,莫名地晃了两晃。

    “又什么好事吗?看你一脸桃花的样子。”坐上车,candy便开起玩笑来。

    盈束捂了捂脸,“我的一举一动不都在你眼皮子底下吗?能有什么好事你不知道?”

    玩笑开完,candy翻开本子预告起今天的行程来,“那个站台的通告就在今晚,拍完戏后就去化妆,晚上八点准时开始。”

    那天,到了会场,盈束才知道,她站台的是一场富豪拍卖会。她一袭白衣,额际吊着同款的饰品出场,安静地站在拍卖台前,将会在每款拍卖品前摆一个得当的姿势。

    才站上台,她就看到了人群里熟悉的面孔,秦蓝烟。在她的旁侧,坐着漠成风!

    秦蓝烟温婉地挽着漠成风的胳膊,头半贴在他肩头,好不亲热!

    心口莫名一撞!

    他说过今晚有事,就是这件事?

    她猛然想起曾经听到过的:漠成风会把每次最贵的卖品拍下来送给秦蓝烟。

    这在全市都是公开的秘密。

    所以,全市的人都知道,漠成风是个疼老婆的典范。

    而她今晚,便是要见证他们的爱吗?

    秦蓝烟在看到她时,眼里露出了惊讶,漠成风却始终平淡,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仿佛根本不认识她。

    盈束难堪地垂下眼睑。

    离拍卖会还有些时间,秦蓝烟慢慢踱到了她身边。并没有人阻止她,全市人都知道她是漠成风的老婆,介于漠成风每年都拍走了最贵的展品,举办方给了她这个特权。

    她伸出白皙的指在展品上细细地摸着,唇微微偏向盈束:“真没想到束束你会来站台,今晚的你好漂亮啊。”

    她的语气软软的,垂下的眼皮下盖满了戾气。其实盈束会来站台,她早就知道,更确切地说,是她有意安排的。

    盈束含了含首,只轻轻“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拍卖会结束后一起吃饭吧,你回来这么久,我们还没有好好聚过呢。”

    “再看吧。”

    “我等你。”秦蓝烟做了个电话联系的手势,而后下了台。

    拍卖会,正式开始。

    灯光闪耀迷离,全都打在了展品和盈束的身上。人美,展品便也跟着熠熠生辉,今晚的气氛格外热烈。

    “现在拍卖的是本场的压抽宝贝!”主持人大声宣布,“宝贝被推了出来。”

    主持人结合着巨大的屏幕上显示的内容向大家介绍这宝贝的来历,盈束什么都没有听进去,只记住了最后一句话:“这代表着永恒的爱情,是送给最爱的最好礼物。”

    然后--

    她看到漠成风淡然地举起了牌:“三亿!”

    哗!

    全场哗然。

    因为这个东西的开拍价是五千万。

    他第一个举牌,一口就给出三亿的高价。

    “漠总果真豪爽!”

    漠成风懒懒地垂了牌子,那头在喊:“三亿一次,三亿两次,三亿三次!”

    秦蓝烟故作害羞状捋了头发丝,眼睛撇向那血红的物件,刚好让盈束看到她闪烁出来的激动泪花。

    三亿为博美人一笑。

    漠成风对秦蓝烟的感情还真不是普通的好啊。

    那些个日日夜夜里的相拥而眠,倾刻间变成了笑话,盈束觉得自己蠢得好笑。

    漠成风亲自上台取走了展品,台下议论纷纷,说的都是漠成风对太太的好。女人们羡慕得恨不能做漠成风的老婆,男人们对漠成风的大手笔也唏嘘不已。

    各种镁光灯都对上了漠成风。他戴着白手套将展品从名贵盒子里取出来,亲自为秦蓝烟戴上,秦蓝烟变着唇瓣儿,尽情接受着所有人的赞美和羡慕。不管如何,这一刻,她是幸福的。

    她眼里闪着荧荧光束,感激地倾过去,在漠成风的唇上吻了一下。漠成风反应极快地微偏脸,借位而过,但外人看不到,还当他们在亲吻。

    盈束淡淡地看着这一切。心痛的事经历多了,已经学会了自愈,用麻木来取代一切。

    她走下了台。

    风光落幕,一切结束,秦蓝烟挽着漠成风朝外走去,刚好与被candy拥着的盈束碰在一起。

    “束束,走吧。”

    漠成风淡然的勾起了眉头,显然要开明白秦蓝烟是什么意思。秦蓝烟纤巧地往他身上扑,“哦,忘了告诉你,刚刚我约了束束一起聚聚。怎么?你忙吗?”

    “不忙。”

    这话,又算是给了秦蓝烟面子,她离开漠成风,去扳上了盈束的肩,“走吧。”

    盈束一眼看到了她脖子上血红的玛瑙首饰,觉得无比刺眼,却还是淡淡地笑着:“恭喜啊,嫂子。”

    她有意加重“嫂子”二字。

    “年年都这样,都已经见怪不怪了。”秦蓝烟故作谦虚,眉底飞起的羞涩还是泄露了她的好心情。

    “你哥也是,若是一级一级地叫上去,说不定还能省钱呢。他一口叫价三亿,这东西虽好,但也不值三亿啊。”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秦蓝烟就是想让盈束不舒服。

    “这就可以看出大哥对嫂子的感情啊。”盈束淡淡看一眼漠成风,眼里有着讽刺。吃了一回亏还不知道警醒,若不是今晚,怕是又傻乎乎地陷进去了。

    说完,她朝外迈出一步,走到了前头。

    漠成风似乎没有感觉到她的讽刺,低头扭了扭腕表,“年年都要买,又何必耽误那个时间,一口气叫完干净,不用费时间。”

    这话,盈束没有听在耳里,全飘进了秦蓝烟的耳朵。她极为尴尬地拉唇笑了一下,原本的喜悦僵成了一团。

    片刻,她恢复了表情,揽着盈束极其亲密地说着话往高级餐厅走。

    一餐饭,吃得特别别扭,但盈束还是陪着二人吃完。她一口一声地叫着嫂子,甜得能溺死人。秦蓝烟的虚荣心再一次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依着她,比并姐妹还要亲。

    漠成风几乎没有动筷,不动声色地抽着烟,一根接一根。

    吃完饭,盈束跟着candy离开,秦蓝烟挽着漠成风上了车。

    夜,清凉。

    盈束拉开车窗,对着外面深深吸了口气。她不是神人,没办法将今晚所经历的一切当成虚无。胸口,闷闷的,极不舒服。她突兀地又想起了死去的孩子,那血淋淋的小身子被托在她手里,只有血水不断往下滴。

    “去喝点酒吧。”她道。

    Candy的下巴几乎垂下来,“喝酒?”

    “对,喝酒!”

    她坚决不肯在家里喝酒,要去酒吧。Candy没敢把她往普通的酒吧放,去了极贵安保措施很好的高极休闲中心,帝皇。

    这里进出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担心被人拍到。

    盈束坐在吧台上,随手点了一瓶酒。酒的度数不算高,candy也没拦着她,两人各倒一杯,喝了起来。

    才喝一杯,candy的电话响了起来,是美惠子打来的。原来美惠子停车时跟人发生了纠纷,正闹得不可开交。

    “我去一下就回来,很快。”candy在她肩头拍了拍,道。

    盈束心里有事,也不管她去哪里,自顾自地倒酒。喝完一瓶,candy还未回来,她又叫了一瓶。原本就没有酒量,此时一张脸泛起了红,越发妩媚。

    有不少人朝她投来了关注的目光。

    要庆幸candy给她选的好地方,这些上层社会的人不需要用电影画面来满足预望,所以没人认得她是艳星。

    “小姐一个人?”有位中年成功男人走过来,将杯放在她侧边,开口问。

    盈束坐在高角椅上,轻轻晃了一下。

    男人迅速伸手,将她扶住,“你醉了?”

    另一头,车子滑过车道,平稳地驶在大道上。漠成风的座驾改装过后显得极大,几乎占了一条半车道。

    在这里,敢把车改这么大却没有交警拦的,也就只有他漠成风。

    他伸指揉揉眉头。

    “怎么了?有哪里不舒服吗?”

    秦蓝烟小声问。

    漠成风摇头,去看前面的玄铁,“停车。”

    “要去哪儿?”秦蓝烟急急问。

    他推门下了车,“你先回去吧,我四处走走。”

    “可是……”

    漠成风伟岸的背影已经走远,根本听不到她的话。她捉着包要追下去,玄铁已经按了自动关门键,“嫂子还是不要追过去的好,大哥心情不好的时候容易发火。”

    秦蓝烟狠狠瞪一眼玄铁,却未能再说什么,乖乖坐在位置上。

    她不喜欢玄铁,从第一天见面就不喜欢。他永远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却把一切都看得透透的,而且从来没有真正把她当成漠成风的妻子,那一声一声“大嫂”从他嘴里吐出来,就是有那么一股子讽刺的味道。

    他是唯一知道自己和漠成风是协议婚姻的人!

    漠成风往外走了一阵,拾出电话去拨盈束的手机。只是那头并没有人接,他有些烦,拨去了别墅,依然没有人接!

    想着盈束今晚的种种表现,他知道,她定是生气了。

    他向来不喜宠女人,如今对盈束的好早就超出想象。有些事不能就此说出来,他索性借这个机会压压她的脾气,让她学乖一些。不再打电话,他将手机放进了袋子,一抬头,却看到了帝皇的招牌。

    他大步走了进去。

    才进去,只一眼就看到了吧台上的人影,是盈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