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4本章字数:3110字

    她面前摆了两个酒瓶子,身体却被一只臂揽着!

    漠成风的脸在变色,泛起了阴!

    “漠总。”经理看到漠成风到来,急急离位,鞠躬问好,脑袋几乎贴到地面。

    漠成风只当没听到,迈步走过去,伸臂就是一扯,盈束扯下吧椅。

    这突兀的扯动吓得盈束低叫,下一刻,已经落入一副怀抱。这怀抱硬梆梆的,撞得她的头皮发痛。

    她捂着脑袋抬头,看到了漠成风那张千年冰封的脸。

    “小姐认识他?”刚刚碰她的男人问。

    盈束摇头,“不认识!”

    “不认识?”漠成风咬起了牙,一个横搂,将她抱了起来。

    “救我!”盈束不肯屈服,在他怀里乱扭身体。

    男人显然是外地来的,所以没有认出漠成风,要过来拦。经理迅速走过来,将男人拦下,耳语了几句。男人脸变了几变,再也迈不动步子。

    盈束就这样被漠成风抱走。

    他大步迈向自己的独立包厢,只一脚,将门踹开。他的脚极有力,门给踹得歪下一半儿来,耷拉在门口,再也不能关紧。

    他并不管,将盈束惯在沙发上,扯掉碍事的领带就压身下去,将她按住。

    “不要碰我!”

    “把手拿开!”

    “走开!”

    不管她怎样挣扎,怎样拒绝,身上的人就是不理不睬,放肆地做着自己的事。

    盈束看到了自己裸露在外的肩膀,心里一阵阵发怵,却已然清醒了起来,低低呼了一句:“大哥。”

    漠成风的火气因为她这一声软呼而缓了些,却依然没有转过脸色来,乌沉沉地对着她,“又是喝酒又是勾引男人的,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

    盈束听到这话,只觉得好笑,“大哥忘了吗?你已经成家立业。但凡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就不能再跟别的女人纠纠缠缠。”

    “我想跟谁纠缠是我的事!”漠成风向来不喜欢解释,便显得蛮横不讲理。

    盈束的笑变得无奈,“人在做,天在看,大哥这样是要遭报应的。”

    “遭报应也要拉着你一起!”

    他低头,吻上了她,胡乱吻,边吻边咬,发泄着怒火。

    “谁让你去站台的?”

    直把她啃得差不多,他才抬头问。

    盈束闭了闭眼,“当然是举办方罗?”

    “这点事能有多少钱!为什么不推掉!”

    她站在台上冷静的眸眼让他不快,但他还是做不到把自己爱的女人推到不堪之地。今晚,足够让她难受了吧。

    “干嘛要推掉?见证你对嫂子的爱,也是我这个妹妹的荣幸啊。”她有意要这么说。

    漠成风又怒了起来,差点手撕了她,最后只在她腰上用力掐一把:“荣幸?你的荣幸倒是很特别!”

    她不说话,因为他的大力而痛得微微蹙了眉,索性也不挣了,“大哥不是都脱了吗?要做什么就快点吧。”

    漠成风又想撕人!

    只有盈束,能一次又一次地挑起他的情绪,让他变得不像自己。

    “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是不是打算跟那个男人走了?”

    跟谁走都比跟他走好。

    她不懒得答,把脸扭在一边闭上眼。

    漠成风揪紧了她的肩,滚气一个劲地往她身上喷,“说!”

    “你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了!”

    她就是不想好好和他说话。

    “妈的!”

    漠成风骂起了脏下,再次压身,横蛮地去啃她。

    却到底--

    没有真的把她怎么样。

    好久之后,他极为挫败地为她拉好衣服。

    “怎么,大哥不行了吗?”

    盈束睁了眼,满目讽刺。她没认定漠成风这样做是为了自己,只想着他是不想背叛秦蓝烟。

    漠成风给激得生生笑了出来,“你这是在逼我做出点什么来?别怪我没提醒你,我要是真做了,怕是今晚都到不了头,自己考虑清楚。”

    盈束坐起,将衣服理好。她当然知道他说的不是假话,为了能好过点,闹到这里便算了。

    她默默取过桌上的酒杯。

    “还喝!”

    漠成风一把抢了过去,叭地压在桌上,不给她喝的意思。

    盈束垂了头。

    “大哥,放了我吧。我们以后就做兄妹,亲兄妹那样子的。你杀了我孩子的事,我也不计较了,从此一笔勾销,以前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

    从日本回来后,她难得一两次跟他软绵绵说话。在提到孩子时,他分明看到了她苍白的脸色,心被狠狠割扯了一下。

    “谁要跟你做兄妹?你是我的女人,永远都是!”他还是无情地拒绝了她,“跟自己睡过的女人做兄妹,这种事不是我漠成风做得来的。”

    “让我成为你和秦蓝烟的第三者就做得出来吗?”她反问,声音不高,但情绪波动极大。

    漠成风极为讨厌她这种动不动要跟他扯清关系的样子,再度发了火,“盈束我告诉你,最好乖乖听话,在我的地盘里,你还翻不起浪!不想再发生点儿什么事,以后这些话都统统给我压到心底去埋了!”

    他哗地站了起来,生怕自己再留下来真的对她怎样。这个女人,太能招他发火了。

    拉了门,又停了步,“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但该给你的,我一样不会少!”

    该给她的?

    是钱吗?是丰盛的物资享受吗?

    她不想要啊。

    只是,她抬头时,他已出了门。

    忍了一晚的眼泪叭叭地滚出来,她理不清,自己难过的是他的禁锢,还是看到今晚他和秦蓝烟的相亲相爱。

    漠成风出了门吹了阵风,才稍稍把心头那股子火给吹灭。他拾出手机,给玄铁打了电话:“来帝皇!送盈束回家!”

    盈束在包间里呆坐关,手机调成无声,外头打来的电话她一个都没听到。直到门卡哒一响,她才抬头,看到了玄铁。

    玄铁带了满身的风,并不曾抬头看她:“大小姐,该回家了。”

    盈束默不作声地站起,却一把推开了他,“我自己能回去,不烦你操心。”她本能地拒绝跟漠成风有联系的人来往。

    玄铁伸臂将她拦住,“大哥吩咐了,一定将您安全送到家。”

    盈束冷笑了一下,最终没有再坚持。她知道,玄铁对于漠成风的吩咐,向来严格听从。

    漠成风回到屋里,秦蓝烟还在。原本以为他不会回来,此时看到他的身影,眉上飞舞起一片精彩,“回来了?”

    她早知道,他离开必定去找盈束。这么早回来,显然盈束和他闹翻了。

    这样才好。

    她在心里暗自欢喜着,没敢表露太多,“妞妞今晚特别乖,自己先睡了,要上去看看她吗?”

    “不了。”他一反常态。看到妞妞只会想到盈束,这个倔强的女人!他抬步,从秦蓝烟的卧室穿过去,进了自己的卧室。

    虽然漠成风依然如此,但秦蓝烟今晚却并不难过。她摸了摸颈间的血红玛瑙,甜蜜涌动。她始终知道一句话:他愿意给你买最好的最贵的,说明他心里有你。

    她始终相信,自己在他心里是占着一袭之地的。

    当然,如果她知道这件事是当年漠成风和自己的父亲定下的条件,便不会这么想了。

    第二天早,妞妞接了个电话后欢喜地扑进了秦蓝烟怀里:“爸爸说给我的惊喜马上就有了,妈咪,我们的漂漂项链就要做好了!”

    妞妞从出生就没有缺过什么,样样都是用最好的。或许因为这是漠成风亲手所做,所以格外兴奋。

    秦蓝烟也跟着兴奋,摸摸颈间的红玛瑙,她决定,等到东西出来的第一时间就去向盈束炫耀。漠成风不仅能为她买最贵的东西,还能亲手给她做,这足以将盈束激得里嫩外焦,看清事实走得远远的了吧。

    她做起了独占漠成风的美梦。

    因为不是主角,不需要天天去片场,盈束今天在家里休息。别墅没有请佣人,她自己动手将上上下下清理了一番,一通忙下来,汗流浃背,头发都散掉了。

    她随意别了个夹子,拎着换下来的窗帘往外走。

    漠成风的车子正好驶进来,挡住了她的去路。漠成风抬眼便看到不甚点检的盈束站在自己面前,一头乱糟糟的发盖了半边小脸,这么一盖,皮肤越显得白荧荧的,小脸不够一巴掌大。

    她穿得随意,大睡衣,脚下汲着拖鞋,倒有几份家庭主妇的味道。

    玩味地勾勾唇,他推门下车。

    “正好。”他顺手从袋子里拎出一根黄通通的东西来,“你这副样子该佩上这东西才衬。”

    那是一根项链,做工极好,花式老土了些,加上黄灿灿的色,便无法入目了。盈束做了这么多年明星,哪样的东西没见过,此时瞪着这东西,直觉怀疑漠成风是不是破产了。

    “这是五十岁的老太太才戴的东西。”黄金富贵嘛。

    漠成风不高兴地将东西直接甩了过来,“让你戴就戴!”

    盈束捏着那点小东西,唇上勾起了玩味,“你这是什么意思?”昨天为秦蓝烟买了稀世珍宝,今天就用这根链子来平复她的心?

    不过,这不大像漠成风的性格,他要是真送,该送更贵的东西吧。

    漠成风懒得回答,大步走进去。

    盈束握着黄金链子回来时,看到他已经坐到了沙发里。她迟疑一下,决定先去换件衣服,自己这样子着实太邋遢。

    “过来!”漠成风却朝她招了招手。

    她没动,理不清他又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