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惹她就是惹漠成风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4本章字数:3032字

    今天已经是第二个人提到孩子的事。

    “那件事虽然并不是您做的,但大小姐心里,就是您。”

    而且还不能解释,一解释,只会牵扯出来更大的伤痛。

    所以结论是,盈束不会跟他在一起的。

    漠成风头痛般揉起太阳穴来,“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难搞?”他以前怎么没发现?

    “可怎么办?我见不得她在别的男人面前笑,见不得别的男人对她动情,更见不得她对别的男人动情。因为你那张照片,我甚至把她给办了!”

    玄铁微微张了唇,这已经代表着极致惊讶。

    他和秦蓝烟都不曾想到,这张照片不仅没有达到将盈束推离他的效果,还让他对盈束的占有欲愈发强烈。

    讲完话,他站了起来,拍拍玄铁的肩膀,“以后,这种话,不要再说!”

    他要的,只有盈束!

    盈束软软地躺在床上,身上依然留着漠成风横蛮之后的痕迹,青青紫素的。他生起气来的时候格外不客气。

    此时虽然躺在床上,她却像陷入了泥沼当中,离不开,死不了,每一分钟都是煎熬。漠成风一个发火,再次将她变得不堪,连她自己都想不通,到底和他是什么样的关系。

    胸口,有细碎的东西贴着,冰冰的。她小心取出。那是个小锁片,极小极小,当年孩子出生时,她亲自给套上去的。后来孩子死了,她留不住孩子的身体,只将这小锁片带去了日本。

    多少个日日夜夜,她对着这小锁片流泪,几乎哭死。

    好不容易跨出的泥沼,她当真要再踏进去吗?她承认对漠成风还有着感情,但,若是这样,不仅道德沦丧,更对不起死去的孩子。

    漠成风卧大巨大的大板椅里,没有如往般忙工作,指里捏着烟,在抽。眼睛,眯着,陷入幽远,连秘书进来说开会的事都没有听到。

    他昨晚看到了盈束胸口的小锁片,那是他亲手做的,准备送给他们的孩子。在盈束初晕时便做好了,让她收着。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

    他没想到她还会留着那块锁片。

    那锁片像深深的栅栏,拦在了他面前。让他意识到,即使说出了和秦蓝烟是假婚姻关系,她也不会和他在一起。

    他原本想等她醒来说这事的,终究只有半年,他希望她有个底,不要再认为自己是第三者。在看到那个锁片时,住了嘴。

    里面的事情太沉重,说出来只会不堪,犯错的人尽管不是他,但若说出事实来,不过是给她另一层的打击。他是个冷血无情的人,所以才会在腥风血雨中打下现在这大片江山。

    若说他有柔软之处,那便是盈束。

    当年收着她,只是不想在女人的事上被人抓到什么把柄,利用上。久而久之,人儿早已入骨,碰一碰都怕她痛着。

    以至于现在,他没办法给她第二次的伤害。

    “成风。”背后柔柔的声音在呼唤,是秦蓝烟。

    她穿着及膝新款香奈儿裙装,头发挽着,风情优雅。

    漠成风连回头的愿望都没有,只淡淡“嗯”了一声。他的忽视让她难受,却到底没有表现出来。装久了,脸上都套了面具,场景一换就能变。

    “怎么抽烟了?”她质问着,语气依然轻,却十足的女主人姿态。秘书原本跟进来,是不让秦蓝烟打扰漠成风的,这会儿默默退了出去。

    漠成风把烟碾碎在了烟灰缸里,站了起来,“马上有个会要开,你呆在这里,什么时候要离开跟玄铁说声,他送你。”

    对于秦蓝烟,他永远客气而疏远,细致而无情。

    秦蓝烟跟了一步。她来他就去开会,这避得也太不给面子了。

    “成风。”她轻叫一声,“我来是想给你说点事的。”

    漠成风这才凝住步子,依然懒得看她。

    “昨天玄铁把照片转给你了吧,是我发给他的。束束矍峰关系看起来好亲密,我觉得,他们可能在交往。昨晚就想跟你说的,可惜你没在家。”

    “没在家”几个字提醒了漠成风,让他想到了盈束。她那幽怨倔强的样子抓得他心口泛疼。

    “束束是你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妹妹,正好小飞传了照片给我,我想我们也该给她把把关才对。”

    秦蓝烟聪明之处,就是耍了小把戏之后从来不对漠成风隐瞒,真真假假之间,让你无法抓到她的把柄。就如此时,她明明只是想设计盈束,结果却说成是为了把关。

    而在漠成风和盈束的感情上,她从来充当未知角色,就连当年那么死追漠成风,都没有提过半句自己知道他和盈束有关系,反而大大方方地把他们变成了兄妹关系。

    “她的事,她自己处理就好!”漠成风听到“把关”两个字,跟盈束已经被矍峰抢了似的,烦得不行。这会儿也懒得跟秦蓝烟客气,冷冷回应。

    应完了,大步离开。

    背后,秦蓝烟手头捏着个小坤包,眼睛里慢慢泛起了雾气。

    “太太,您的茶。”秘书小姐送了一杯极品茶过来。在物质上,漠成风从来不亏待她,有关面子的东西,他也给足。所以,她经常以老板娘的身份进入公司,他从来不阻挡,还不允许任何人触犯她!

    秦蓝烟客气地道了声“谢谢”,呷了口茶,无意般开口,“成风的休息室在哪里,我想进去眯一会儿。”

    “这边。”秘书带着她走过去,推开一扇门,“不过,里面没有床,没关系吗?太太若需要,我让人马上送一张过来。”

    没有床!

    秦蓝烟还是第一次进入到漠成风的私人空间,果真没有看到床。

    漠成风对睡觉尤为挑剔,其实所谓的挑剔也就是没有床不肯睡。换句话说,要睡他非得睡在床上。

    这里连床都没有,自然是不会过夜了。

    理清这事,她脑子里升腾起一种想法,这想法逼得她几乎发疯。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漠成风就算再喜欢盈束,也不会真和她睡的,他不会睡二手女人,这是圈子里都知道的事情!

    但他昨天肯定去找了盈束的,又没有回家……

    一股冷风直透了她的骨髓,她眼里的雾气最终变成了无助的血红!

    因为替换的女主角还没有到位,盈束只拍了几个女二的镜头就结束了工作。走出来,一眼便看到了孟小飞。她穿得严严实实的,戴了墨镜,口罩,黑乎乎的一团。

    看到她,走了出来,“束束姐。”

    盈束好一会儿才从她的声音里分辨出人来,微微愣了一下。被她叫一声“束束姐”,足够惊悚的。

    “有事吗?”她轻问,表情极淡。

    孟小飞上前一步拉住她,几乎要跪下来,“束束姐,我知道错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混蛋,不该得罪您。”

    她一改平日里的嚣张样,可怜巴巴的,不停地陪罪。Candy上前一步将她拉开,“你这是想讹人吧,走开!”

    她是担心孟小飞借机对盈束不利。

    孟小飞取了墨镜,露出一对红通通的眼,“我哪里敢讹人,是真的来道歉的。束束姐,求你大人大量,不要跟我这小人物计较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惹您,求您,千万不要封杀我。”

    “封杀?”candy疑惑地去看盈束。盈束摇摇头,她还没有这个本事去封杀一个人。

    “跟您计较确实是我的错,但是没有工作的话,我就没法过了啊。我家里还有个弟弟,在国外读书,妈妈身体不好,医药费都要好多。求求您,给我条活路吧。”

    盈小飞恨不能抱她的腿了。

    她终究只是秦蓝烟的远房再远房亲戚,只因为讨了秦蓝烟的好才能当着人以表姐妹相称,并没有什么雄厚的背景。为了给秦蓝烟出气,也为了挽为矍峰,她针对盈束,拿走了链子,还把盈束变成贼。

    因为这事,她不仅被剧组开除,而且还遭到封杀,哪里都不敢要她。她只能去找秦蓝烟求情,可秦蓝烟连她的电话都没接,最终想来想去,只能来找盈束了。

    虽然不知道盈束的后台是谁,但她知道,一定是因为项链事件自己才被封杀的。

    盈束觉得可笑,抽身退了出来。Candy冷眼看她,“你再纠缠不清,我们可就报警了!”

    孟小飞这才松了手。

    “这种人,嘴欠人欠,合该被封杀!”孟小飞对盈束做过的事candy依然梗梗于怀,免不得奚落一番,“只是不知道这人是谁,竟这么会帮我们出气!”

    盈束原本并未把孟小飞的事放在心上,听得candy这最后的话,心头晃了一晃。这件事,会不会是……

    回到别墅后,她去打了玄铁的电话。

    “大哥正在开会,大小姐有什么事情我会转告。”玄铁一如既往地回答道。

    盈束回应,“我不找漠成风,找你。”

    “……”那头的玄铁没回应,显然惊讶。

    “孟小飞被封杀的事,是漠成风吗?”盈束问。孟小飞被开除的时候她便怀疑漠成风,而孟小飞如今正当红,还有秦蓝烟做后盾,如果别的人针对她,多少要考虑一下秦蓝烟背后的漠成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