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霸道:你是我漠成风一个人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4本章字数:3102字

    不用做这个考虑的,就只有漠成风了。

    “我说过,大哥对大小姐向来仁至义尽。”玄铁没有正面回答,只道。这算是给了她答案。

    换成别人,一定会高兴。但盈束高兴不起来。她经历了太多的坎坷不堪,没办法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加上,封杀孟小飞,这个惩罚太重了。

    “我要见漠成风。”她道。

    “好,我马上过来接您。”玄铁道。

    漠成风上次的那番话深深地震撼着他,让他知道了盈束对他来说有多重要。他本能地认为盈束见漠成风是为了表达感谢,自然是满意的。

    半个多小时后,盈束被直接带进了总裁办公室。

    漠成风开了一个小时的会,沉着一张脸走出来。背后的高管人等,一路小心翼翼,连脚步都放得格外轻。

    今天漠成风否决了多个case,并且给予了各高管层严厉的批评,整层楼都因此蒙上了低气压。

    玄铁迎过去,虽然没笑,但脸色却比平日要平展许多,“大哥,大小姐来找您了。”

    “盈束?”这个消息让漠成风挑起了眉,极为意外。

    “她问我孟小飞的事,该是知道您在背后帮她,来感谢您了。”玄铁并不是多话的人,此时却忍不住多嘴一句。

    听到这话,漠成风板起的脸一下子松驰,大步进了总裁办公室。

    办公室的小会客室里,坐着一抹纤细的身影。

    “怎么来了?”漠成风压抑下自己跳腾的心,故作沉稳地问。

    盈束站了起来,有短暂的不适应,很快平和了自己,“我来是请你不要再封杀孟小飞了。”

    漠成风那张好不容易才展开的脸再次沉了下去,“就为这事?”他连理的心情都没有了。

    “孟小飞不管做错了什么,都不能拿她的前程开玩笑,请你放了她吧。”盈束再接再厉。

    漠成风啪地将杯子拍在了桌上,“盈束,你觉得自己有什么资格来指挥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难道因为昨晚睡了你,所以从此就要听你的话了?”

    他是一时生气才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向来高高在上的他,何曾如此关照过一个女人?又何曾被人把好心如此摔打?

    盈束的脸一下子白透。

    另一扇微微开启的门后,另一张脸同样白透。

    秦蓝烟没有离开,一直坐在休息室里想着心思。听到动静才准备出来,却没想到听到的是这样的话。

    漠成风睡了盈束?

    她的指头颤抖了起来,她的血水到处乱滚,她的全身叫嚣着,几乎要炸开!

    “说完了没有?”盈束终于出声,歪过了脸去。她拾起桌上的包,抬步要走。

    漠成风瞪了她一眼,“你这是干什么?”好心情被她毁了不说,这会儿还一副不想和他多呆的样子,他只会愈烦。

    “等你冷静了我们再谈。”盈束忍着火回应,没肯停步。

    漠成风两步冲上去,叭地拍上门面,掌握上她的臂就是一甩,将她贴在了门页上。

    “那么多次了,还没让你学乖不是?”

    他这话直白粗鲁,惹得盈束尴尬红脸,耳尖几乎滴出血来。

    屋里,秦蓝烟的心给划得支离破碎!

    “不许乱说话!”盈束的脸皮比不上漠成风,低吼着阻止他。漠成风看着她这红脸害羞的样子,火气顿时弱了下去,长指爬上了脸庞,“能做就不能说了?盈束,你自己算算,从你回来,我们做过多少次了?”

    盈束咬了唇瓣,又羞又窘的,她从来没有如此后悔到这里来。漠成风被她娇羞的样子勾得心都拎起来,抬起她的下巴,唇浅浅地吻着,沾着,吸着。他眼底光束柔软,仿佛面前摆的是稀世珍宝,一定要小心对待。

    “漠……成风。”

    漠成风平日里霸道至极,说一不二,此时如此温柔,她几乎抵不住,连声音都透了软。她这软只会让人血液燃烧,漠成风将她按在怀里,狠狠地吻了起来!一场吻,直吻得盈束软在他怀里,只剩下喘气的力气。

    漠成风扶着她的腰,这样,她便整个儿歪在他怀里。

    “我同意给孟小飞点惩罚……但不要封杀她,好不好?”靠着他的胸,她软软吐语。轻浅的气息会都没入他的胸口,还得他再也硬不起声来,最后点了头,“嗯。”

    他愿意宠她,只要她希望的,他都会去办。

    屋里的秦蓝烟目睹着两人的柔情,五脏早已碎了无数次。她揭紧着门页,多想像个泼妇似地冲出去,大吵大闹去撕碎盈束那张假装清纯的脸。只是,她忍住了。

    揭开了两人的关系,她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最后,她逼着自己退了回去。

    漠成风自然不满足于简单的拥吻,将她抱到沙发上,大手伸向她的腰。盈束缩了身体,握住他的掌,“不要……”

    她始终做不到去破坏别人的家庭。

    漠成风到底没有强来,不甘心地撤回手。他推开了她,“盈束,关于孩子,我暂时没办法跟你说什么,但我漠成风没有让你做第三者的意思。还是那句话,漠家的女主人是你,以前是,以后也是。”

    “你和秦蓝烟已经结婚了,这些话,就不要说了。”

    “我们的婚姻是假的。”

    “什么?”盈束不敢置信地看向他,直觉得自己听错了。

    漠成风不想再隐瞒,“我和她有过协议,表面维持夫妻关系,实质上并没有结婚。我们的协议还有半年就自动解除,以后没有任何关系。”

    盈束完全傻了眼。

    “那……妞妞呢?”

    “妞妞是我的硬伤,不论什么时候她都是我的孩子,所以,你唯一要做好的,就是接受妞妞的准备。我不要所谓的后妈,你要像亲妈一样待她。”

    她想问的其实是,既然他们是假的婚姻,怎么会多出一个妞妞来。漠成风没有直接给予她答案,干脆地说了自己的意思。

    她的心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给震蒙,有些反应迟钝,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漠成风大手一揽,复将她收回怀里,“不许拿妞妞来打退堂鼓,你盈束这辈子只可能是我漠成风一个人的,我没让你做第三者,你也别想去找别的男人!”

    好霸道的语气啊。

    盈束乖乖窝在他怀里,半句都不敢多说,心却是甜的。甜的同时,有好多好多的问题想问他。

    他却闭了眼,“昨晚忙了大半夜,一进公司就开会办公,累了。”

    他那句“昨晚忙了大半夜”把盈束的脸再次激红,这忙是什么忙,她比谁都清楚。看他真的一副累了要睡觉的样子,她闭了嘴,一个字都不敢多说。他将她的头压过去,压在胸口处,大手压在她的脑袋上,像疼爱地抚她的发又像阻止她离开。

    她也懒得再离开,乖乖地靠着他的胸口,听他沉重有力的心跳。

    门后的秦蓝烟全然不是滋味,连死心的都有了。她苦心维持的婚姻假像就这样被漠成风揭开,而偏偏她依然爱着他,根本无法离开!

    秦蓝烟觉得自己快疯了,用力抱住了头。当年之所以会同意只签四年的合同,一方面因为要给孩子一个爸爸,另一方面,她以为四年之后,她早就厌倦漠成风了,或许,漠成风早就认可了她。

    可结果……

    盈束第二天赶到拍摄场地,再次见到了孟小飞。这次,孟小飞是来感谢她的,“谢谢你,束束姐,帮了我这么大个忙。对方说了,以后只有你的剧组,我绝对不许参与。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大恩大惠了。”

    盈束只淡淡地点头。性格使然,她不大会和别人热络,另外,和孟小飞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虽然不知道那个帮您的人是谁,可我知道,他一定非常非常爱你。”孟小飞一脸的羡慕,“束束姐,你的命真好。”

    “漠成风帮的你?”

    孟小飞走后,candy才出声。她的一双眼睛,把什么都看得透透的。

    盈束点头。

    “他什么个意思?自己结婚了,还想罢着你不放?漠成风那人看起来挺正经的,不会真是这种人吧。”candy猜测着。

    盈束的心乱乱的,昨天的事情还未消化,“他说,他和秦蓝烟的婚姻是假的。”

    她是真的想找个人商量一下,不是不相信漠成风,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既然是假的,就跟他重归于好呗。”candy看问题简单干脆了许多。

    盈束缓缓摇头,“我们两个隔了太多事,就算走到一起也会心存芥蒂。”

    “有事就要理清楚,马上理!”candy办事向来风风火火,在她看来,什么都简单粗暴。

    盈束苦笑了下。

    有些事情不是理清楚了就能解决的,比如死去的孩子。

    即使漠成风和秦蓝烟的婚姻是假的,她也没办法把他弄死孩子这件事当成没发生过。

    女主角重新安排了人,之前拍过的片断又要重新拍一次。眼见得天要下雨,剧组也没办法决定是先拍海边的戏还是改拍室内的。

    “要不这样吧,吃完饭后你们等消息。”

    导演拍板。

    大家散开。

    盈束才走出来,就接到了漠成风的电话,“在哪里?”

    “剧组。”她如实回应。

    “过来,往前三百米!”

    盈束抬头,看到三百米外的树下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轿车的膜蒙得厚实,看不清里面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