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开房见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4本章字数:3076字

    不过,她马上想到了他的孩子,妞妞。想必他对妞妞疼痛入骨,所以才学会这些事情吧。

    想到妞妞,自然会联想到自己的孩子,她的脸都苍白了起来。漠成风的柔情便也失去了原本的意味,让她喉头发硬。

    “你先走吧。”不想和他再呆在一起,她轻声道。

    漠成风没动,“等送衣服的人来了再走不迟。”昨晚放她离开便出了事,他不放心她。

    “若是让人看到我们两个,不太好。”

    即使candy知道两人的过去,她也不想让其碰上。四年前跟现在不同,以前她和漠成风在一起正正当当,合情合理,如今,再碰在一起,就碰触道德底线了。

    漠成风的脸再次沉下,沉得非常非常暗。

    以为他要说什么,却终究没开口。他立了起来,一声不吭就出了门。拍门的声音不重,却透着冷,说明他不爽,生气了。

    盈束轻轻吸了一声,他的离去让她轻松了许多。

    屋外,漠成风略略停了停步,去看那扇关紧的门。既而,掏出手机,打电话给玄铁,“你守在这周边,除了盈束的经纪人,谁都不让靠近这扇门!”

    “是。”那头,玄铁恭敬地应。

    “还有,人找到没有?我要见!”

    帝皇。

    这里是顶级休闲中心,保密性极好,在这里面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会被泄露出去。这是许多有钱人选择在这里消费的主要原因。

    此时,头号包厢内。

    烟雾缓缓升起,迷蒙了抽烟人的脸庞。罗蒙江抬头,透过烟雾看到的是位置里坐着的那个一脸冷气,仿佛帝王般的男人。

    他只是随意地抽着烟,翘了个二郎腿,却生生涌出一股杀气,惹得他两腿发软。

    “漠……漠……漠总。”

    圈子里,谁人不识漠成风?

    一张报纸甩在了他脸上,将那张油乎乎的肥脸盖住,“谁指使你害人的?”

    问的,是别的人。

    报纸掉落后,罗蒙江的脸已经完全惨白,“漠总明鉴哪,真的没有人指使我!小姐是我自己找的,不是别人送的。”

    到此时,他还没理透漠成风捉他来的真正意图。

    “既然是找小姐,又为什么设计不相干的人?”问题再度被甩了出来。

    位置上的漠成风始终没有任何行动,也不曾出声,保持着原有的姿态,仿佛只是为了营造气势而来。

    罗蒙江却被压得尿都要喷出来,半句假话都不敢说,“我真没想设计什么人,小姐是通过中介公司找的,也没见过本人。一般来了就直接敲门,进房办事,谁是谁,叫什么名字,这些东西都不会问的。那天不知怎么地就给记者知道了,我就坦白承认了自己找小姐的事。记者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照片,当时来了两个人,穿着打扮差不多,照片上的人又打了马赛克,我哪里弄得清他们拍的是哪一个。后来有人说我找的小姐叫盈束。我看着这事儿虽然上了报纸,但闹得也不大,再加上盈束本来就是拍那种电影的,就懒得解释。哪里会想到……”

    如果早知道会有这么多麻烦,他一定会第一时间站出来澄清的。

    “第一次来的女的应该是盈束,长得有点儿像,我当时还恍惚了一下。但她说她不是小姐,我就放了她。我说的都是真话,真正万确!”

    漠成风是看过视频的,所以相信罗蒙江没有说假话。

    手下还要问话,他挥了挥手,示意停止。

    起身,他走了出去。

    玄铁刚好从门外走进来。

    “人走了?”漠成风问。

    玄铁应,“走了,被经纪人接走的。”

    他只点了点头。

    “问出什么来吗?”玄铁看看室内,问。

    漠成风狠抿了下唇,“他也是被人设计的。”

    “那么这个人……”

    “在我们身边。”他非常笃定。

    玄铁看着漠成风,眼里没有任何怀疑。漠成风向来看事情又毒又准。

    “您觉得会是谁?”

    漠成风没有说出来,大踏步往外。

    “罗蒙江怎么处置?”玄铁问。

    “老规矩。”

    盈束和candy并排出了酒店。从进入客房到出来,candy脸上始终有着疑惑,目光不时落在她身上。

    “我听美惠子说,你开房来见人?”她终于没忍住,问。

    盈束没否认,点了点头。

    “漠成风?”candy精明地猜了出来。

    她依然点头。

    Candy是她的经纪人,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问题得到答复,candy的表却沉了下去。

    “束束,我理解你对漠成风的感情,终究是他将懵懂的你带入男欢女爱的世界。但,他结婚了,你跟他继续这样,只会自己受伤。”

    她说得很诚肯,没有半点看不起盈束的意思。

    “越是这样的男人,越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越是会为了自己的需要而随时取舍。他可能爱你,但为了利益,他随时能牺牲掉你。”

    盈束默默点了点头,“放心吧,我们走不到一起的。”

    “就这么笃定?”candy明显不相信。

    盈束勉强扯了扯唇,“我们有走不到一起的理由,致命伤。”

    就是,她的孩子。

    Candy聪明地没有再问下去。

    漠家。

    此时,秦蓝烟握着手机,指头都泛起了白。

    “漠成风没有把盈束怎么样,反倒是在逼罗蒙江,还在查找背后的指使者,我们快撑不住了。”

    “撑不住也得撑着!”她咬着牙低吼。

    “你不是不知道他的性子,他真要查起来,谁都逃不掉,到时……”

    秦蓝烟的身子狠狠晃了一下,“不管怎样,都撑过这几天。只要几天,一切都会好的!而且盈束那种女人名声早就坏掉,漠成风不会真去查的!”

    她相信!

    即使漠成风那天明确否认了盈束做小姐的事,她还是认为,漠成风一定会在意的。他否认,只是面子上过不去。

    “给我闭紧嘴,什么都不要透露,否则,我们会一起身败名裂。”

    “可是……”

    那头的话没说完,门已被人推开,门口立了漠成风,一派阴沉,一派顶天立地,格外具有气势。

    秦蓝烟的指一软,手机从掌中滑落。

    不过,她早就练就了一身演戏的本领,只短暂的紧张过后,她站了起来,“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刚结妈打电话,你这一来,看把我手机都吓掉了。”

    她故做无事地将手机捡起来,当着漠成风的面挂断。

    漠成风没有查她的机会,确认她到底给谁打电话,而是大步走到沙发前,坐下。

    “我去给你倒杯水。”秦蓝烟扭身,接了杯水递向他。

    漠成风没有接。

    沉着眼看都不看水和她。

    秦蓝烟心底莫名地涌起了慌张,越来越强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

    秦蓝烟张了张嘴,没敢接话。她已经意识到漠成风知道了什么,只是不知道他知道多少。

    “成风,我得跟你道歉。”她机警地道。

    漠成风没有回应,似乎在等她自己解释。

    “刚刚你回来我为什么会紧张到把电话都打掉,想必你也知道吧。对不起,我也是刚刚和我妈通话才知道这件事。设计盈束跟罗蒙江的,其实……是我妈!”

    她聪明地把一切都推给了秦母,因为秦母的背后是秦父,漠成风有再大的不满和怒火,都要顾忌秦父的面子。

    “我妈其实也没有别的想法,只是……只是想赶盈束出国。你也知道,她是艳星,若是传出来跟你、跟我有关系,会影响到你和我爸的。我妈打听过了,说是剧组为了扭转她的声誉,连吻戏都请了替身,她认为只要让盈束出了丑闻,剧组就不会让她再呆下去了,而我妈就会找国外的导演和戏,让她出国。”

    她的解释,一如既往地合理。

    “对不起,是我妈做错了。不管怎样,她都是我的长辈,也是为了大家好,你千万不要牵怒于她,有什么火,就冲着我发吧。”

    秦蓝烟把孝顺和逆来顺受演绎到炉火纯青。

    漠成风终是接过了那杯水,却没有往嘴里送,“告诉你母亲,不该做的事适可而止,否则,我什么面子都不会给!”

    他将水压在桌面上,水连晃都没有晃一下,死气沉沉。秦蓝烟却明显地感觉到了漠成风散发出来的那股杀气,打了个冷战!

    他起身,上了楼。

    她软软地摊在了地板上。

    “好险,好险!”

    晚间。

    秦蓝烟敲开了漠成风的房门,“我妈来了。”

    漠成风淡淡抬眸,没有特别的表情。

    “我跟她说你特别生气,她这才过来的。”秦蓝烟解释,“不管怎样,下去见见吧。”

    漠成风下了楼。

    楼下,秦母一派矜贵,坐在沙发里。

    “来了?”漠成风只是淡淡打招呼。

    秦母含了含首,“那件事,是我背后指使的,想心你已经从蓝烟那儿知道了吧。”

    漠成风没有答,算是默认。

    在秦母面前,他表现得极为清淡。秦母心里置着气,却没法直接发出来,就能继续谈论盈束的事,“办这事儿的本意,我已经跟蓝烟说过,想必你也清楚。秦家、漠家,在H市绝对响当当的,我不想你们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名气毁在一个艳星手里。当然,我没有顾及到你的感受,是我的错,我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