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让她快滚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5本章字数:3143字

    “手怎么了?”

    罗蒙江迟疑了好久才出声,“这是我该得的,谁让我还是碰了您呢?只是扭脱臼了,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不用问,也知道是漠成风让人干的。

    “你放心吧,我会去帮你求情的。”

    诚如罗蒙江所说,他并没有侵犯她,也是无心的。不能因为她被抱了几下就把人的前途给毁了。

    “你们腾一辆车子出来送我的司机和经纪人回家,另一辆车带我去找漠成风。”她极快安排。

    手下人等不敢说什么,立刻照做。罗蒙江千恩万谢,就差没跪下来了。

    她上了车。

    手下打电话去请示玄铁。

    彼时,漠成风正在帝皇应酬。

    虽然在H市可以只手遮天,但要把生意做大,还是需要花费很多心力的。今晚的客人很重要,在帝皇的天字号包厢里,漠成风早就摆了一大桌。

    桌上美味佳肴,稀世珍品,桌边,美女环绕,几乎人前一位。来的都是中东地区的富豪,对漠成风的性子不清楚,不知道他不碰别的女人。一进来便每人喊了一个,漠成风的侧面此时也贴了一个。

    他不动声色,没有推开,由着女人贴。

    玄铁就在门口,电话一响就出去了。在听到手下说出盈束的诉求后,直接拒绝,“让她先回别墅吧,这边还有重要应酬,结束了大哥会去找她。”

    手下将这话转给盈束。

    盈束的指掐了掐。

    她并未明说找漠成风为了什么,让他去别墅,容易引起某方面的误会。

    “他在哪里应酬?我不进去,在门外等就可以了。”她如是道。

    手下将她送到了帝皇。

    她下了车,站在暗处,树下,并不显眼的位置。其间candy打过电话来,问她去向。她报了个平安。

    这一等,等了两个多小时。

    帝皇楼里。

    直到应酬接近尾声,玄铁才进去,低声把盈束要到帝皇来等他的事说出来。

    “什么时候的事了?”漠成风的脸沉了沉,是对玄铁的。玄铁不敢说准确时间,怕漠成风心疼盈束把他给掐了,只道:“来了有一会儿了。”

    应酬原本十分烦闷,此时听到玄铁说盈束在外等着自己,他的心情莫名好转。礼节地朝几位客人点点头,说了散场的意思。

    事情谈妥了,客人们也不再留恋,各自挽着臂中的女人离去。

    漠成风大步走出来。

    到了外面,他扫视了一遍,很快在暗光处捕捉到了盈束的身影。时光仿佛倒流,多年前,盈束也会来找他。他们的关系一直没有公开,盈束不敢光明正大地进去,只敢守在暗处,不让人发现。

    他每次走出来,她都会乖巧地迎过去,然后偷偷摸摸地在他身上嗅。她未道明,他亦未点破,却也清楚,她在嗅他身上有没有别的女人的味道。小小年纪,却已经学会检查自己的男人,又不敢明着来,那些个小动每每挠得他一阵舒畅。

    唇上,已勾起了满满的笑意。

    “漠总。”长长的嗲音传来,马上,他的臂被人勾住。是刚刚贴着他坐的女人。

    “人家没有车,一个人好危险,可以搭漠总的顺风车吗?”女人道。

    漠成风原本欲要抽手推开她,最后却没动。他默许了女人挽着他的臂,眼睛却落向盈束。他就是想让她吃醋。

    女人看他没有避开,分外开心,认为自己即将打破H市的有关漠成风不碰二手女人的传说,把头都靠了过去,“漠总谢谢哦。”

    阴暗中的盈束动了动,终于走了出来。

    漠成风臂间勾着美女,说她一点感触都没有,那是假的。只是,她跟他算不得什么关系,有什么资格吃醋?若真要吃,也该秦蓝烟才对。

    她淡下表情,装做看不见他臂间的美女,选择了直接开口,“来找你,是因为有件事要求你。”

    美女歪起了脸,“这是谁啊。”

    漠成风将她的淡然看在眼里,原本的舒畅一时消散,整个胸腔都闷了起来。

    “什么事?”他冷冷地问。

    “罗蒙江的事。”

    他的脸在黑。

    “今晚他来找我了,希望我帮忙说个情。视频你也看过了,他并没有对我怎么样。”

    “还要怎样才叫怎么样?”

    他烦得很,不客气地反问。

    盈束给他狠堵了一下,有些理不透,自己到底哪儿招着他了。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无心之错,这事儿,就过去了吧,别再扯着不放封杀他了。”

    漠成风很想把眼前的女人掐死。

    她心里谁都有,偏偏没有他!

    内心的烦燥表现在脸上,却是冷漠。多年的历练,早就练就了他的深沉,任何时候都不会把真实情感外露。

    “你来错时间了,我要休息。”他懒得再跟她多说,扯着臂间的女人就走。他这么说,她哪里还能死皮赖脸地跟上去,再加上他身边还跟着个女人。盈束停了步,立在原地。

    他拉开车门,上了自己的座驾。撇一眼外面,盈束还站在那里。

    “还留在那里碍什么眼?还不让她快滚?”他不客气地出声。

    玄铁接受到命令,只能打电话给手下。片刻,手下将盈束请上了车。车子驶入夜色,消失。消失的是车,漠成风却感觉自己的心也跟着拎空了似的,特别不是滋味。

    他扯扯臂,这才发现挽着的美女,一伸手推开门,将美女推了出去。

    “开车!”烦燥地发布命令,他解下西装外套,给丢出了窗外,“明天把车给洗了!”

    盈束回了别墅。

    漠成风的反应让她无助,可她更发现,让她不舒服的其实是那个挽着他臂膀的女人。他们的亲热刺痛了她的眼,拧得她的心脏都不舒服起来。

    不该计较的,不要计较了。

    她努力平息自己。

    罗蒙江又打来了电话,很着急,问她结果。在电话里,一个男人哭哭啼啼地,述说着他的不容易。每个人都不容易,盈束知道,虽然命运跟她开了很多玩笑,也经历了很多,但她还算幸运,在工作上没有遇到那么多困难。

    有很多人,像罗蒙江一样从底层混起,能达到他这个层次的,却寥寥无几。她也是苦过的人,不忍心将自己的空手而归告诉他,只让他再等等。

    罗蒙江在电话里又说了许多感激她的话,还不忘道歉。

    漠成风今天已经动了怒,再劝他谈何容易。盈束想了好久才去打玄铁的号码。

    彼时,玄铁正站在拳击场下,场上,呯呯的声音不绝于耳。一个膀阔胸圆的大块头和一个伟岸打人打在一起。每一次碰撞,都极响,是要拼命的架式!

    大块头比伟岸男人足足大了一圈,肌肉发达,一看就是专门练的。他出拳不留情,招招往要害招呼。台下看和玄铁悬了一份心,生怕出事,汗都滚出来了。

    台上打着的漠成风半点没把大块头放在眼里,该怎么出招怎么出招。这是一场恶战,早有人远远观望,却因为禁止进入而不能近看,纷纷表示惋惜。

    一场下来,反倒漠成风赢了半招。玄铁忙将毛巾递过去,为他松骨活筋。此时,电话响起。

    漠成见只低头一撇,看到了盈束的号码。玄铁有等他的意思,他却没接,径直拿水喝。玄铁不得不接下,“大小姐?”

    “漠成风……他现在怎样?”盈束的声音带着份小心翼翼,她此行是为了了解漠成风的心情而来。

    玄铁为难地看向漠成风:“大哥……在练拳击。”

    练拳击,代表着心情一般。

    盈束“哦”了一声,略有失望,却也不敢操之过急,只能挂了电话。

    漠成风已经喝完水。

    “说了什么?”他故作随口的样子问。

    玄铁如实回答。

    “既然问我,为什么不直接打我的电话?”他有给过她自己的号码。她这番行为,他哪能不知,分明就是没有想要和他说话的意思!

    这个想法一起,他越发不爽,随手丢了毛巾也懒得再上台,大步走出去。

    玄铁急跟出去,理不清这位爷今晚发的是什么疯。

    到了门外,他第一时间拉开副驾驶位的门,漠成风却上了驾驶位。他不得不上副驾位,漠成风开了车。他虽然有气,但车子却开得又开又稳,足以见得水平超群。

    只是,路却不是回家的路,朝西区别墅而去。

    盈束打完电话,也知道今晚必定没戏,梳洗了一番,躺上了床。

    罗蒙江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这次是她老婆。哑着个嗓子,显然没少哭,“盈小姐,我现在……在医院。”

    “怎么去医院了?”盈束直觉得一定是罗蒙江出了什么事。

    “老罗出了这么些丑事,还把前途也搞没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早死!”从女人的声音可以听出,并不是什么高端人士。

    罗妻咿咿呀呀地说着她和罗蒙江的发家史,“好不容易才盼着他出了头,如今这样……唉呀,活什么呀。”

    说了又哭,哭了又说,弄得盈束挂电话也不是,接着也不是。好久,她才搞清楚,罗蒙江的老婆因为他的事自杀,进了医院。

    “这事也没必要搞出人命来,我努力点帮帮你们就是。”

    人家都躺在了病床上,她能说什么?原本想教育罗蒙江几句,最后只能改口成这样。

    罗妻千恩万谢,终于肯放下电话,盈束总算清静,通完话,人也累了,伸手去关灯,准备睡觉。

    叭哒。

    有声音传来,分明是开门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