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孩子不是我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5本章字数:3139字

    她强忍着,在漠成风走来时装出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温柔地出声,“对不起啊,这个时候还给你打电话,妞妞最近越发不乖,我都快没办法了。”

    漠成风没有责怪她,只理解地点头,“进去吧。”

    盈束缩在位置里,目光却跟着漠成风走,自然看到了秦蓝烟。两人谈了什么她没听到,但进屋时秦蓝烟轻抚了一下漠成风的臂却让她看清楚。虽然只是抚了一下,但展露的柔情和亲密却看得清楚。

    秦蓝烟对漠成风的感情看来挺深的。

    今天女配与男主演对手戏。

    矍峰是势力派,演起戏来自然没有问题,盈束虽然有些小小瑕疵,但他都帮忙巧妙遮了过去,几场戏下来,都很顺利。

    导演满意地喊了停,宣布休息几分钟。

    盈束礼节地朝矍峰点点头,退开,走到安静处喝水。没想到的是,矍峰竟跟了过来,“孟小飞说,她差点被封杀,是你帮的忙?”

    “算是吧。”

    “为什么要帮她?”矍峰眼里涌出了更浓重的疑惑。正常思维,孟小飞用那种方法羞辱了盈束,她被封杀,盈束该踩才是。

    “没有为什么,每个人都不容易。”她笑了笑,不想多提的样子。

    矍峰没再问,人却没离开,目光也一直在她身上搜寻着。

    “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好久,他才想鼓足勇气似地道。

    盈束淡然地看着他,“我是个艳星,谁惹谁生骚。你现在名气很好,没必要跟我扯在一起。”

    “走这条道的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无奈,我不会在意。”他反倒喜欢盈束这种直率。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就是什么样的人,不隐瞒,不撒谎,活得自在随性。

    意外于矍峰的话,她发现,对这个人又有了新的认识。

    “很抱歉那样对你。”他指的是要求导演开除她的事。

    “没事。”盈束没放在心上,对他笑了笑。

    矍峰有种被她的笑迷晕的感觉,整个人都恍惚起来。眼前的女人对于他来说,如谜一般。

    她的背后似乎有强大的力量在保护,本人却十分低调内敛,完全不像艳星。他突然想知道她做艳星的理由,也想挖掘她背后那股能轻而易举地将孟小飞封杀的力量。总之,对她的一切,他都好奇。

    “所以,我们是可以做朋友的,是吗?”他问,有几份急切。

    “再说吧。”

    她不习惯和不熟的人太过亲近。

    尽管如此,该有的客气还是有,她朝他笑了笑。

    这短暂的片断,被负责宣传造势的工作人员拍了去,传到网上。

    ……

    妞妞的情况并不理想。

    原本只是普通的发烧,结果引发了心脏病,差点出了大事。漠成风几乎衣不解带地守了三天,在第四天头上,才缓过劲来。

    随着妞妞的烧退下去,心脏的问题也得到了暂时性的控制。

    “妞妞的情况如何?”妞妞的病情控制住后,他把医生带到了书房,开口问。

    医生略略沉生地摇头,“她的病情极为复杂,而且有转重倾向。但是,现在还不是换心的最好时机,因为……成功率太低。”

    太低……

    这等于给妞妞判了死刑。

    “不过,也不要过于悲观。只要注意她的饮食情绪,还是可以熬到能换心的时候的。”

    漠成风那张俊脸沉到了阴影里,整个人都静默下来,染上了严肃的色彩。

    叭!

    门外,秦蓝烟打掉了手里的杯子。

    她听到了医生的话,此时在那里摇摇欲坠。

    “成风,妞妞的病怎么会……”她奔过来,抱紧了他,“救救她好不好,一定要救救她啊。”

    眼泪,成串地滚了出来。

    妞妞是她的孩子,有谁不疼自己的骨肉。

    而且,妞妞也是漠成风的心头肉,是他和她产生联系的重要纽带,要是妞妞没了,她就没希望了。

    漠成风恍惚了一下,从这张脸上看到的是另外一张脸。

    好一会儿,他才将秦蓝烟扶起,“医生不是说了吗?好好将养还是能等到换心那一日的。你放心,有我在,绝对不会让妞妞出事!”

    他的保证终于让秦蓝烟心安了一些,把头靠在他身上,“成风,幸好有你,如果你不在,我真的会疯掉的。”

    漠成风没有推开她,安慰般在她肩头拍了拍。

    “我去给妞妞做点吃的。”他道。

    秦蓝烟忙抬了头,“我去吧,我是她妈妈,想为她多做点事。”

    漠成风没有阻止,心思却依然恍惚。送走医生后,他回了书房。

    玄铁走了进来,看他在看与秦蓝烟的协议。

    “只剩下半年就要结束了,大哥没想过先把妞妞的身世告诉大小姐吗?”

    他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漠成风注定要选盈束,就该把妞妞的真实身世告知,让他们早点培养感情。

    漠成风却摇了头,“我当年藏了妞妞的原因你是知道的,眼下妞妞这种情况,告诉了她只会让她再痛一回,若是妞妞没救过来……”

    “大哥样样都为大小姐想着,大小姐却未必知道。”私下里,两人是兄弟,他才敢如此大胆地吐槽。

    漠成风碾了碾唇,“这个圈子是我拉她进来的,人情世故,风花雪月,也是我引着她的偿的,理应照顾她。只是,到底没有将她护好。”

    他这话出来,玄铁都有些羡慕起盈束来。

    ……

    已经有好些天没有见到漠成风了。或许因为他经常性出现在她的世界里,成了习惯,突兀不见,她反倒像少了什么似的。

    矍峰这些天一拍完戏就会到她身边来,充当着护花使者,似乎完全忘了她连朋友都没有答应和他做。

    剧组已经有各种声音,纷纷在猜测两人的关系。

    盈束才将对漠成风的思念拉回来,就注意到他的目光。他的目光里有一份不属于他年龄的深沉,这种深沉和漠成风的不同,欲言又止。

    她刚想张嘴让他与自己保持距离,电话便响了起来。是一个没有存却十分熟悉的号码。

    她的心跳明显快些,退开一步才将电话置于耳边。

    “过来!”

    那头命令。

    盈束给弄得一愣一愣的,“哪里?”

    “正对面树下!”那头挂断了电话。

    盈束抬头,果然见正对面树下停着一辆车。幸好不是他平时坐的那辆,否则全剧组都知道他们两有关系了。

    她朝矍峰点了下头,快步走过去。

    迅速拉开车门,关上。

    车里,漠成风正在低头看ipad。

    “怎么来了?”她注意到他还穿着那件衣服,身上有些皱皱巴巴的。

    漠成风把IPAD甩了过来,“我不来是不是准备跟他上床生孩子了?”

    低头,盈束看到了IPAD里面的那段视频,是她和矍峰聊天的场景。这种视频剧组每天都会发,算不得什么。

    她如实陈述。

    “刚刚也是为了宣传需要?”他点了点前方,那儿,矍峰还没走。

    显然,他看到了她和矍峰站在一起。

    “你先下去。”他对前面的司机下命令。

    司机下了车。

    车里,只剩下他们两个。

    盈束紧张地咽咽口水,想要退开一点和他保持距离。他一掌将她揪了过去,“我才几天没来就等不急怀抱别投了?告诉你盈束,最好收起这种想法,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他的话说得格外狠,咬牙切齿的味道。

    盈束给说得冷汗都要飙出来,还要否认。他的头压过来,伸牙就在她颈部咬上一口。

    这一口用了力,咬得她一阵轻叫。好一会儿他才放开,颈部,留下了明显的牙印。

    “你这样等下我怎么去拍戏?”盈束委屈地看着自己身上的印迹,连哭的冲动都有了。

    漠成风狠抹了一把唇,“留着这个印子提醒你,别看到年轻男人忘了自己是谁的人!”

    年轻男人?

    好像他很老似的?

    盈束原本想笑,却在想到某些问题时突然笑不出来。

    她正身,变得一本正经,“首先,我跟矍峰并没有什么特别关系,现在不会有,以后也不会。另外,我没有要破坏你的家庭的意思,不管你跟秦蓝烟是真结婚还是假结婚,你们有孩子了,该对孩子负责。”

    “盈束!”漠成风低吼着去唤她的名字,是极怒的。但到嘴的话终究没有往外出说,狠狠给压了回去!

    最后,他只能抱着她一阵狠吻,吻得她几乎岔气。

    “盈束我告诉你,不管我跟秦蓝烟什么关系,不管妞妞是谁的孩子,总之,这辈子你都只能是我的!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再敢跟我说些生分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吻完,他压着她的耳捶狠狠威胁。

    说完,推开门,将她推了出去。

    盈束无措地站在车外,他早就冷了脸朝司机命令,“开车!”

    司机迅速跳上车,开着车离去。

    回到公司,漠成风意外地看到了秦蓝烟。

    “不是在家守着妞妞吗?怎么过来了?”

    秦蓝烟站起来,脸色有些泛白,“我接了一个奇怪的电话,电话里说妞妞不是我的孩子。”

    “谁这么无聊,打这样的电话。”漠成风挑高了一边眉角。

    “我也不知道,对方的号码隐藏了起来。”

    “你自己生的,是不是搞不清楚?”

    听漠成风这样说,秦蓝烟立时尴尬起来,“我也只是随口说说,没有真信。妞妞的眼睛和嘴巴都像我,怎么可能不是我生的?”

    “若是真有怀疑,可以去做个DNA鉴定。”漠成风不动声色,甚至帮她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