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和她拍戏的演员被打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5本章字数:3106字

    “真的不用了。”秦蓝烟忽然觉得自己背着他做DNA鉴定错误至极,“孩子是不是我的,我这个做母亲的再清楚不过。我父母也从来没有怀疑过孩子的事啊。”

    她将那两份样本接了过去,“我不需要做什么DNA测定,妞妞就是我的,一直是我的。你也知道,人活一世,总会有些不怀好意的人打些胡乱电话,但我不会相信的。成风,我相信你!”

    漠成风今晚的举动足以让她相信,他是不会搞假的。但凡搞假,他就不敢这么做了。

    “反正妞妞就在身边,你要做随时能做。”漠成风似乎厌倦了和她争,摊摊手,没再坚持下去。

    秦蓝烟略略松了口气,“嗯。放心吧,妞妞就是我的。”

    等到漠成风上了楼,她迅速钻进书房给司机打电话,“麻烦你回来一下,把样本送回来。”

    另一头,司机调头时,给秦母打了电话。

    “漠成风这人深沉得很,不能不防,小烟八成是听了他的什么话才想不做的。你听我的话,从每个袋子里拿出一根头发来标好,其它的给她送回去。还有,这件事千万不能让她知道。”

    “是。”司机应声。

    秦蓝烟站在门口,焦急地等着司机反回。

    玄铁的车子驶来时,她没看清,跑了过去。在他推门出来时才猛然刹住,“这么晚怎么过来了?”

    “大哥临时有工作要吩咐。”玄铁答得冷。这是他的性子,当然,秦蓝烟家里当年副漠成风就范时动的手段他同样清楚,对秦蓝烟一直没有好印象。

    秦蓝烟没再说什么,扭了头。玄铁的存在就像一面镜子,时时能照出她的肮脏和不堪,她极不喜欢见到他。

    玄铁进了门。

    没多久,司机到来,把袋子还给了秦蓝烟。

    秦蓝烟将东西丢得远远的,生怕被漠成风看到。扭头,看到玄铁走出来,依然一脸的清冷。也不知道他是否看到自己扔东西,秦蓝烟不自然地扯了扯脸庞,“这么快就出来了。”

    玄铁只是“嗯”了一声,上车,离开。

    路上,玄铁给漠成风打了电话。

    “司机回来了,把东西还给了秦蓝烟,秦蓝烟丢掉了。”

    “这件事必定是秦母主使的,想必她不会这么轻易就让秦蓝烟把东西要回去,你派生面孔拿着东西跟上司机,见机行事。”

    “是。”

    深夜,某鉴定中心的一个科室里,灯火明亮。

    胖胖的司机夹着个文件袋,脚步匆匆,从外面走进来。

    这头,一名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突兀了出现,因为两人都走得急,撞在了一起。

    “抱歉。”工作人员道。

    胖司机脸上显露了些微烦躁,却没有追究,伸手去拾掉在地上的文件袋。

    “给您。”工作人员代他捡了起来。

    胖司机迅速扭进了DNA检测室。

    两天后,秦母给秦蓝烟打了电话,“检测结果出来了,你过来一趟吧。”

    “不是不测了吗?”秦蓝烟一脸惊讶。

    “凡事都要谨慎为好,我让司机瞒了你,拿去测了。”

    “是……真的吗?”

    秦母的所为虽然不地道,但此时,秦蓝烟也是好奇的。她也想知道,妞妞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亲生孩子。

    她急匆匆地赶去了秦家。

    她到达时,送检测结果的司机也刚好到。秦母将她带到书房,小心翼翼地取出检测结果。当看到结果的最后写着:检测双方为生物学母女关系时,眼里竟泛起了泪花。

    “我就说嘛,成风不会在这种事上瞒我的。”她也想不出他瞒自己的理由。

    “妈以后莫要这么多疑了,这事若是给成风知道,必定会生气的,对您,对我,对妞妞,都不好。”她转脸又训起了自己的母亲来。

    秦母将东西塞了回去,“你也看到了,漠成风这些年来心根本没在你身上,不能不让人留个心眼。既然孩子是你的,那就好了。”

    秦母的这些话却让秦蓝烟的心无尽鼓动。

    “妈,孩子是我的,成风对妞妞又这么好,您说,我们还有没有挽回他的余地?”

    “像他这种男人,心思梆硬,岂是有情就能留得住的?若真是这样,他当年和盈束连孩子都有了,又怎么会让她离去?最后听说,孩子还是他弄死的吧。烟儿,妈当年肯帮你,只是因为你是我的独苗苗,妈不想你伤心,但坦白来说,漠成风这种人不值得托付。”

    秦蓝烟不爱听这话。

    “妈若说他不值得托付,那么他对妞妞好又怎么解释?能对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都这么好的男人,有几个?光冲着他对妞妞的这份感情,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托付的男人。”

    “你这孩子,平日里那么机灵,为什么在这些事上想不通呢?”身为局外人的秦母始终比她看得透彻,“漠成风是什么人?什么性格?以他的性格,会平白无故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好吗?会在你怀了别的孩子之后娶你吗?说到底,是因为我们秦家能给他利益,能帮着他把森漠国际发展壮大。他对妞妞好,不过做给你父亲看,做给大家看。若是真到了那一日,他甩妞妞比谁都甩得快。”

    秦蓝烟不相信这话。她是见证人,亲眼见识了漠成风对妞妞的柔情,那种柔情是装不来的,而且以漠成风的性格,也是不屑装这些的。

    因为知道妞妞是自己亲生的,漠成风这些年当真无怨无悔地为她养孩子,她越发想把这个男人拽在手里,一辈子不放开。她胡乱地思绪着,片刻,眼睛亮了起来,“妈,您上次不是说成风去找过跟盈束拍戏的那几个男演员吗?您能不能想办法帮我弄清楚,那些个人是谁?都住在哪里?”

    秦蓝烟这头正看着鉴定报告之时,漠成风那边已经得到了消息。

    “大哥,您放心吧,样本换过的,不会有问题。”

    “嗯。”

    漠成风淡然应一声,眼眸悠远。

    ……

    “束束,束束!”

    拍摄结束时,candy急吼吼地跑了过来。

    “怎么了?”看她脸色不好,盈束问。

    Candy把她拉开了僻静之处,“有件事情挺奇怪的,你有没有听说过?”

    “什么事?”

    “宫本大佐,腾原二野,还有山下中田同时被人打了。”

    “怎么会?”盈束的太阳穴突突跳了起来,“三个人同时被打,这种事是不是太凑巧了?”

    “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的。那边都乱了套了,说是他们三人惹了不该惹的人。你说他们能惹什么人?又怎么能偏偏惹到同一个人?而且还都是拍那种片子的男演员。”

    还有一句话candy没说,那就是这三个男演员都跟盈束搭过戏。

    盈束却已经想到。

    “会不会跟我有关?”

    Candy没答,只看着她。

    盈束低了头,指头捏了又捏,就是不能确定。

    迟疑了好久,candy才再度出声,“圈子里有传闻,说是前段时间,有个人找过他们三个。”

    “漠成风?”盈束猜了出来。

    Candy点头。

    “这事不是他们说出来的,是我认识的一个记者偷偷告诉我的。他说他去找那三个人问过,他们都承认了。记者原本想要用你和漠成风就这件事出个大新闻的,但忌于漠成风的势力,最终没敢报导。”

    盈束没有再说话,心里却在翻滚。前些天矍峰被请去帝皇喝茶,接受到的那些警告,还有漠成风之前不断地对她的警告以及他从前对待她的爱慕者的所为,都足以说明,这种事,他是会做的。

    而且,三个男演员都是跟她演过戏的,这种结果怎么让她相信漠成风是清白的?

    不想猜三猜四,她直接给漠成风打了电话。

    “日本的那三个演员,宫本大佐,腾原二野,还有山下中田同时被人打了,跟你有关吗?”

    “那三个跟你演过色、情电影的混蛋?”漠成风在那头的语气不太好。

    盈束脸上染了丝尴尬,“是的,是你打的,对吧。”

    她这是肯定了的意思。

    “这三个混蛋只是打几下未免太便宜,应该直接要了他们的命!”那头的漠成风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但这语气,足以让盈束认定,人就是他打的。

    “是不是太过份了!”她低吼。

    “我过分?”漠成面也火起来,“你他妈的拍那些个电影就不过分?我警告你盈束,再敢碰那种电影,我让人把那些男演员全阉了!”

    即使她没有真刀真枪地干,但还是露了脸,在观众面前煽情叫唤,装得真像那么回事似的,他就不爽。

    这会儿说这话,是要彻底断了她的路子。

    盈束啪地挂了电话。

    “真是……他?”

    Candy问,一脸担忧。

    盈束无奈地点点头,唇瓣咬在了一起。和自己拍个电影就遭到这样的对待,让她怎么面对那些演员。

    “这事儿我们最好别插手,免得惹出更大的乱子。那边要怎么处理,且由着他们去。”candy冷静地劝她。这的确是目下最好的解决办法,因为她一旦出现或是承认跟自己有关,跟漠成风的关系就藏不住了。

    到时天下大乱,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来。

    这件事,是漠成风不对。盈束想着给他打电话时,不仅不认错,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心头无端地冒着火。

    她扯了扯candy,“我今晚和你回去吧,不想回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