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漠成风的决定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5本章字数:3079字

    他不相信男人不会对盈束动心。

    但是盈束看起来真的好虚弱。

    那份不忍最终战胜了占有欲,“我给你们一段时间,最好信守你的承诺,不要对她动半点歪心,否则,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季雨轩握住盈束的手,将她拉在身侧,“你放心吧,这些年我都把她当成亲妹妹在疼。”

    连盈束自己都没想到,漠成风这次竟然让她离开了。

    什么时候再回来?她疲惫地闭上眼,不想再去想这个问题。

    回程的车上。

    前面开车的玄铁不解地回了头:“大小姐好不容易才回来,大哥怎么让她走了?”

    漠成风没有回应,眸子沉得深深的。

    好一会儿,他才出声,“给我查一下,这些事都是谁惹的,我要明确的证据!”

    “大哥您……”

    不愧是多年的兄弟,他一出声,玄铁就明白了意思,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这么多年来都不动的人,如今却突然要搜集她的证据,不能不让他震撼。

    最后,他什么也没问出来,只道了一声:“是。”

    第二天的晚上七点。

    漠成风去了一家意大利餐厅,推开了一扇门。

    “爸爸。”妞妞穿着白色的公主群,第一时间窝进他怀里,像一只乖巧的猫。漠成风的唇角柔软着:“妞妞的身上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对不起,妞妞吵着说要出来吃东西,我没办法,只能带出来了。”秦蓝烟在一旁软软地解释着,脸上带着歉意。

    漠成风并没有责怪她,只是淡漠地点了一下眸子,抱着妞妞回了位置。

    “妞妞自己坐好吗?”秦蓝烟倾身过来,试图从漠成风怀里把妞妞抱出来。妞妞不肯动,漠成风也没有松臂,“她愿意,就让她窝着。”

    “看你,把她都宠坏了。”秦蓝烟嘴里责怪,唇上却漾起了幸福的笑。

    这样一幕,尽显了一家三口的甜密。工作人员皆露出羡慕的目光来,皆落在秦蓝烟身上。

    秦蓝烟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爱又怎样?她盈束还是不得乖乖地滚出去?秦蓝烟知道,自己的这些手段奏效了,盈束现在一定对漠成风充满了怨恨,估计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的家,又将是完整的。

    原本也有些担心漠成风会看出什么来,只是一整晚他都应对着妞妞,眉眼中并没有戾色,她把一颗心沉到了肚子里。

    “来,妞妞,吃点软的。”她也忙着给妞妞夹菜。

    一整晚,气氛极好。

    离开时,漠成风抱着妞妞,秦蓝烟挽着他的臂,其乐融融地离开。

    上车后,妞妞便睡着了,漠成风接了个电话,没有说话,只嗯了几声。秦蓝烟猜不透是什么,也懒得去猜,这个电话跟他平日打的没有多少区别。

    她抚抚妞妞的脸,觉得幸福极了,甚至想到了二胎的问题。

    车子停在漠宅。

    漠成风抱着妞妞往里走,秦蓝烟跟上去,要挽他的臂。他略偏,避开,“去房间等我一下。”

    理不透漠成风为什么要她去房间,但这个地方本就充满着暧昧。秦蓝烟免不得乱想,脸都透出了红。

    两人在一起这么多年,他从来不说去她房间。

    她红着脸去了房间,特意加了唇彩,撒了香水。直到看到镜中的自己妩媚又优雅,才满意地离开镜子。

    想了想,她去取了一瓶红酒,两个杯子。摆在桌上,浪漫又温馨。

    门,打开,漠成风进来。

    “成风。”她迎过去。

    漠成风避开她,将一份东西丢在她面前,“看看。”

    秦蓝烟捡起那份东西,白了脸,“这是……不是还有半年吗?”

    “协议里有一项规定,如果你伤害了我最重视的人,协议自动作废。”

    他并不迟疑,冷而慢地开口,不曾看她。

    秦蓝烟的手抖了抖,“你说什么,我不明白。”

    他再甩了些东西下来,“给盈束送血羊胎和录音的是你吧,还有揪集人去伤害她,以及派人打那三个演员……”

    他的语气那么笃定,仿佛一切都亲眼见到。秦蓝烟的指抖得更厉害了。

    秦母警告过她的,漠成风不是等闲这辈,她做的事他不可能查不出来,让她不要操之过急。可是她没办法看着盈束在她面前接受着漠成风的爱,她快要疯掉了。她决定铤而走险一回,却没想到,到底过不了。

    “成风。”她低呼,“我没想到盈束对你来说有这么重要,我只是不想她在国内,你也知道,她的存在是你的一大污点,我只是想帮你。”

    理由,冠冕堂皇。

    秦蓝烟向来会辨会解。

    只是,她不知道,以前之所以没有出事,是因为漠成风没有追究。

    “妞妞继续留在我身边,而你,以后都不能见她!”他做了决定。

    秦蓝烟给惊得狠狠退了一步,脚撞在床脚,整个人跟着坐了下去。床弹了起来,她的心却已经沉到了无底洞。

    “不要这样!成风,我错了,我承认我错了!求求你,不要这样!”

    漠成风没有任何表情,抬步就往外走。她扑上来,从背后抱住他,“我爱你啊,成风,我爱你。”

    他扳开了她的指,对于她的爱语,一句都没有听在耳中。

    拉门,他离去,屋里,只剩下秦蓝烟一人。她像一块破布,滑在了地上。

    国外的月亮并不比国内的圆,但气氛却让人轻松好多。这里没有恩怨情仇,也没有人对她的歧视,一切都很平静。

    在接连做了几夜的噩梦后,终于得到了缓解,盈束终于安稳地睡了一觉。其实所谓的噩梦,不过过往的重现,见到最多的,是死在她怀里的血淋淋的孩子。

    “醒了?”她走出来时,正迎着季雨轩。这些日子,她都住在他的别墅里。

    她点了点头,此时才有了精神去回顾之前的事情,“谢谢你啊。”

    季雨轩只是笑了笑。

    “你和……漠成风到底怎么了?”他突然问。

    盈束的心狠狠地拧了一下。

    “不想说就算了。”他没有逼她。

    盈束突然就笑了起来,“你这个人真有意思。”

    “怎么了?”季雨轩一脸疑惑。

    “当年我那个样子拦着你的车,让你带我走,你跟我非亲非故,也不认识我,竟然会真的把我带走。”

    季雨轩却笑不出来。

    他的记忆里,涌出了一个满身是血,极度绝望的女人的影子。一个拉着人就祈求带走的女人,该到了如何绝望的境地!

    “你当时的样子真的很惨,也很可怜。”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记得很清楚。

    盈束笑着笑着,笑出了泪,便再也笑不出来。她抹掉泪,一时间喉咙哽得厉害,“你知道吗?那天……我的孩子死了。”

    她从来没有隐瞒过自己生过孩子,却没有人知道孩子的去向。听到这话,季雨轩给惊了好大一下,看着她都没了反应。

    她的小脸沉下去,无尽黑暗。

    “是漠成风的孩子?”他轻轻问,生怕扰到她。

    她艰难地点头,“是。”

    “怎么会……”

    “他亲手……杀死的。”

    季雨轩好久都没有应声,空气静得可怕,仿佛有血液在缓缓蠕动。盈束的脸始终苍白着,乌黑的眼里似乎要滴出血来。

    “漠成风的确挺狠,但越是这样的男人越看中自己的骨肉,是不是误会什么了?”他不是要偏向漠成风,而是就事论事。

    盈束摇摇头,“不会的,他从来没有否认过没有杀害自己的孩子,而且孩子还在肚子里时,他就曾找借口要打掉。”

    季雨轩没有再猜测下去。这世界上的人事太难预料,谁能保证那种性格的人就不会做那种事呢?

    好久,他才去拍盈束的肩膀,“一切都过去了,你还年轻。把不愉快的忘掉,解放自己,也解放身边的人。”

    盈束点了点头,因为掀开的悲伤,久久无法恢复平日的冷静。

    “你要小心一点。”她提醒道,突然想起了漠成风的狠。

    虽然那天他放他们离开了,但不保他会再找季雨轩的麻烦。这样的事,不是没有发生过。当年明明放过她的孩子,最终却在孩子出生后给弄死。

    因为这件事,她再也没办法相信漠成风的人品。

    “不要单独一个人外出,也不要往人少的地方走,无论何时,身边都要跟着人。”

    季雨轩点了头,看着她,表情沉重却没有再说什么。

    休息一周后,她的精神终于缓了过来。下午,她出去走了走。

    手机,响了起来,是季雨轩打来的。

    她接下。

    “你背后有一辆车。”

    她本能地回头。

    “不要动,也不要回头看!”季雨轩的声音里透着紧张,“当做什么事都不知道,我会一直跟着那辆车的。”

    虽然他这么说,她还是紧张了,连步子都迈得错乱起来。季雨轩让她走到人多的地方去,她便往公园跑。

    那车子停下来,从车里出来了人。她吓得加快步子,只是才跑到公园,就被人握住了臂。

    她用力挣。

    “是我。”

    低沉磁性的男音。

    她抬头,漠成风那张成熟俊美的脸庞映入眼帘。

    他竟然来了日本!

    “你怎么会来?”她低问,面色跟着白。

    漠成风伸手来抹她额际的汗水,“跑那么快做什么?”

    她偏脸。

    “放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