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想得身子都快废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5本章字数:3000字

    背后,季雨轩开口,手里握着手机。在看清是漠成风时,也惊了一下。

    “我来看自己的女人,有问题吗?”他冷眼撇向季雨轩。

    季雨轩转脸去看盈束,是征求她意见的意思。只要她不愿意见他,自己一定会把她带走。

    盈束担心连累到他,漠成风的心狠她早就见过。即使此时并不想与他在一起,也只能朝季雨轩摇头,“我没事,你先回去吧,晚点我就会回去的。”

    季雨轩并不放心,“如果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一个小时后你没回家,我就会报警的。”他这话是说过漠成风听的。

    漠成风当成没听到,心里却泛着酸。因为他的女人被别的男人关怀着,哪怕是个同性恋。

    “知道了。”盈束应了话。她不应,季雨轩是不会离开的。

    季雨轩开车离开,盈束挣了挣,“可以放开了吗?”

    漠成风松了她的手却顺手揽上她的腰,“不放,一放开你就逃跑,下次我上哪里去找你?”

    “为什么一定要找我?”她觉得有些累,想跟漠成风说明白,“你应该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的。”

    “我和秦蓝烟已经弄清楚了。”他插了话,打断了她。

    盈束一下子傻在那里,只呆呆地看着他。

    “我跟你说过,我和她是假结婚,连结婚证都没打。不过,我们中间有份协议,协议期限内谁都不能说出真相,如今,协议已经到期了。”

    “那……妞妞呢?”

    她记得他们的孩子叫妞妞。

    “我必须带着她,她是我的孩子。”他没有过多解释,只坚定地表态。

    “这样……对妞妞公平吗?”

    大概因为生过一个孩子,会本能地从孩子的角度思考。

    漠成风看着她,眼里别有深意。

    她明白过来,迅速扭开了脸。

    从孩子死后,她便害怕见到孩子,如今莫说让她做一个孩子的后妈,就是看到孩子的脸都会受到惊吓。

    “不愿意?”漠成风的表情敛下去,扬着调问。

    “是的。”她并不犹豫,回答。

    漠成风张了张嘴,有些话想说出口,最终咽了下去,“好吧,暂时不说这些,我饿了。”

    盈束被他拉着去了餐厅。

    嘴上说饿了,等到东西上来后,他却一个劲儿往她碗里丢东西。她的碗,堆得像一座高高的小山。

    盈束没有味口,只是看着他,理不透他的世界。当初就算杀死孩子都要和秦蓝烟结婚,为什么只是一场协议婚姻?

    他要的是秦家的权力相助,为什么现在又愿意放弃了?

    “想什么?”漠成风发现了她的走神。

    盈束摇了摇头。这些话,问不出口,而且问出来又如何?

    她低头,艰难地解决着碗里那座小山。

    “住在哪里,这几天?”

    漠成风的声音再度传来。

    盈束的筷子一顿,停在那里,连嚼食的动作都忘记。

    “我……”她不敢说住季雨轩那儿。

    “最好老实回答,你应该知道,我要查,马上就能查出来。”

    她只能自首,“我住在季雨轩那儿,不过,我们之间只是普通朋友,你不要找他的麻烦!”

    她的话说得极快,足以见得内心之紧张。

    漠成风极度不爽,因为她对季雨轩的保护,也因为她和季雨轩住在一起。

    “漠成风,你若敢把季雨轩怎样,这次我真的不会放过你的!”她发起了狠话。

    漠成风的脸冷成冰,“季雨轩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

    她垂了脸,“如果没有季雨轩,或许我早就不存在了。孩子死的那天,我几乎疯掉,在大马路上乱跑乱晃,差点被压死。后来是他把我带走,让我离开这里,并努力缓解我的情绪。坦白说,那时的我跟疯子没有区别,一般人是不会救的。他要是没把我带走,我一定会被压死的!”

    “够了。”声音不高,却叫得急。这种事说出来,连漠成风自己的心都揪了起来。当年的事,表面疼心的是盈束,真心疼的人却是他。以那种方式伤害自己的爱人,他这个不怕鬼神的人在那之后几乎夜夜梦到满身是血的她拿刀来找自己复仇。

    他倒希望她能插他一刀。

    “他一个同性恋,我能把他怎样?”

    盈束的眸子闪了闪,对漠成风的话将信将疑。

    电话在这里响起。

    手机就摆在桌面上,漠成风一眼就看到了季雨轩的名字,沉眉哼了一哼:“雨轩?叫得这么亲热?”

    盈束迅速用手将名字挡住,拾起,“不是说了吗?只是一个同性恋。”她迅速将手机置于耳边,接通了季雨轩的电话。

    漠成风不满,伸手接过去,按了免提。

    “他没把你怎么样吧?”季雨轩的声音特别急切。

    “没有。”盈束有些尴尬,看一眼漠成风才回答。

    “这就好。束束,不要害怕,我就在你们附近,我会保护你的。”

    “我的女人还用不着你保护!”漠成风忍不下去了,不客气地回了这么一句,拾起电话,挂断,关机。

    盈束莫可奈何地看着他。

    他绷紧了一张脸,“束束?叫得可真亲热?你确定他是同性恋?”

    “要我怎么确定,难不成跟他上床试一试?”

    叭!一掌不轻不重,刚好将桌上的碗盘惊得弹起,漠成风赤红了眸子,“你敢?”

    她这话是用来胀他的,但也同时表明还没有试过。漠成风只吼了这一声,也不再追究,低头吃东西时,唇上竟勾起了笑意。

    盈束理不透他的心情,见他没再说话,自己也闭了嘴。

    吃完饭,盈束去了趟洗手间洗了把脸。她走出来,一转脸便撞进了一具怀抱。一双臂圈住她的腰,将她整个儿揽在怀里,身子跟着反转,将她按在墙上。

    是漠成风。

    他的呼吸有些紧,低头就撅紧了她的唇,狠狠吻住!

    “别……好多人。”

    紧急关头,盈束轻呼了声,此时发现自己的声音抖得厉害。

    好久,盈束才被放开,她的唇已经肿,泛起粉嫩的光泽,像一枚经雨的草莓。

    漠成风强劲的男性气味弥漫在周边,唇内,盈束只能软绵绵地往下滑,身上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

    “就这点儿出息?”双掌一合,将滑下的人提起,他的语调里满是揶揄。

    盈束呼息了一阵才勉强能够稳住自己,想要退开,他的大掌压着,不让。

    “虽说是高级场所,但你也该知道我在这边的名气,若是被人拍了去,丢脸的可是你。”她轻语。

    漠成风的脸果然沉了下去,“恶心我对你有什么好处?”他的不爽不是因为她的话,而是有很多男人认识她,而且是以那种形象留在男人心里。

    别的男人多年她一眼,他都心烦,更何况这种情况。即使知道她没有真刀实枪地拍那种电影,还是火得很。

    “盈束我告诉你,别再跟我说这种话,否则我就在这儿办了你!”他是认真的。

    盈束缩了缩身子,没敢说话。

    看她一副软绵绵的样子,他的火气终于降了些些。

    “那些个拍电影的事已经过去了,就当没发生过,不过,你若再敢往这条路上走,我会剥了你的皮!”

    这警告吐得恶狠狠的,加上他那一副严肃的表情,让人连反驳的话都不敢乱说。

    盈束的眸子闪了闪,并不是因为他的狠话,而是前面半句。

    他竟然说之前的事当成没发生过?

    盈束有些不安。这不是漠成风的性格。

    只是,最近他做的事,哪样又符合他的性格了?

    不碰二手货的他对她却是碰了又碰啊。

    “漠成风……你……”她想问清楚,又觉得问多了反而显得自己真想和他有什么关系般,闭了嘴。

    漠成风揽上她的腰,“跟我回酒店。”

    回酒店会干什么,不用想就知道。他的眼里写满了:我要你。

    盈束杵在原地不肯动,“我得回去。”

    漠成风当成没听到,霸道地甚至将她抱了起来。

    她轻呼一声,落在他怀里,双手抵住了他厚实的胸膛。她敢保证,这样出去,一定会被满大街的狗仔拍到的。到时,两个人的关系就复杂了。

    “不要这样!”她紧张地在他怀里撞了撞。她的手小,撞的力度也不够大,倒更像挠,直挠得漠成风一阵热血燃烧。

    “再动,我会在这里办了你!”他的声音都哑起来。

    盈束果然不敢再动,只能把头埋进他怀里,不让人看出来。

    这样子像一只乖猫,漠成风心情一时极好,唇上勾起满易的话,索性放开外套扣子,将她整个儿裹了进去。

    盈束此时才发现,他穿的是她赔给他的那件风衣。

    这衣服上飘着些汗味,显然又穿了不少时间。不过,汗味并不让人反感,混合着点点烟味,男人的味道,透出的是沉稳和雄厚的男性侵略性。

    漠成风将她放在了车上。

    “知道我每晚都是怎么想你的吗?想得身体都快废了。”他并不隐瞒自己的情感,在她耳边轻语,霸道又性感。盈束的心跳生生漏掉一拍,有些把控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