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等着那小子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5本章字数:3143字

    她还是极快地退开,拉拢自己的衣服,“我真的得回去。”

    漠成风没回应,也没有开车,沉着的表情说明他又生气了。

    “不回去季雨轩会着急的,到时真报警什么的,不好。”她轻声解释,小心窥探着他的表情,“若是真报警,以你的名气,肯定会传到国内去的,到时很难收场。”

    “你在关心我?”对方听到这最后半句,绷着的脸略略散开。

    她当然知道他无需关心,但若不点头,他定会再次生气。她不想再无休无止地闹下去,最后违心地认可。

    盈束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就到了漠成风身边,可以说是他看着长大的,怎么可能理不透她的小心思。自然知道她是违心的,但见她点头,硬是开心起来,也没有再跟她计较,转身去点火。

    “真的要回去!”她看他开车,急急又补充一句。

    漠成风哼了哼,扭动方向盘,“今晚放了你,明天一早就跟我回酒店!”

    他竟然放了她?

    盈束极为意外,但她聪明地没有再问下去,安静地缩在副驾位。

    到了季雨轩的门口,车子停下。

    季雨轩就站在门口,看到他们到来,有时显的松气,急急跑来,拉门就把盈束给抢了出去,“没有发生什么事吧。”

    “没有。”盈束摇头。

    漠成风的脸再次乌黑,目光扎在季雨轩握着盈束的两只臂上,几乎要化成凌利的刀片,直接将他的臂一分为二!

    盈束最先注意到他的目光,双手一垂,从季雨轩的掌中解放双臂。

    漠成风这才满意,大步走来将两人隔开,不理季雨轩只看盈束,“记着我刚刚说过的话,别迟了!”

    他的身形极高,俯视着盈束就像在俯视一只小猫,极有架式。

    “还有!”他将盈束拉得往后退了一大步,唇一倾,落在她耳边,“不许跟他走得太近,每次至少隔一米远!”

    一米远他还嫌太近!

    说完才松开她,“进去吧。”

    “我们回去!”

    漠成风的所有举动看在季雨轩眼里都是危险的,他恨不能马上把盈束拉离危险境地,此时更是伸手过来拉她。

    盈束连自己都没搞清楚,却已偏开了他的手。季雨轩一脸惊愕,她不自在地点点下巴,“你走前面吧。”免得眼前这个男人再度吃醋,闹出什么事儿来。

    季雨轩不太明白,但还是率先抬步。盈束跟在后面,果真与他保持了至少一米的距离。

    看到盈束能听自己的话,漠成风无比满意,这才低身,上了车。

    “他没把你怎么样吧。”一进屋,季雨就急问起来。

    盈束摇头,“没有。”

    “那就好。”他点着头,并没有完全放心,“他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跟你说了什么?做什么不要太迟了?”

    他这完全是出于对她的关心。

    “没什么特别的事,不要担心。”漠成风想要做什么,季雨轩是没办法阻止的,她也不想他过多地卷入他们的事里。

    季雨轩虽然知道她没有说实话,但终究不忍逼她,只能点点头,“如果真有什么麻烦事,别忘了告诉我。你在这里无亲无故的,就别把我当外人。”

    “没把你当外人,我一直把你当哥哥,亲哥哥一般。”大概亲哥哥也只能做到如此地步了吧。对于季雨轩,她有的除了感激还是感激。

    季雨轩略略苦笑了一下。

    “对了,腾原怎么好久没见了?”

    腾原是季雨轩的“女朋友”,当然,也是男人。

    季雨轩的脸怪异地扯了几扯,“赶通告,去了美国。”腾原也是他名下的艺人。

    “喝酒吗?”季雨轩突然提议道。

    盈束迟疑了一下,他已经递来了杯子,“适当喝点红酒可以美容。”

    她只能接下。

    他为她倒了一点点,浅浅的红色,在杯子里漾动,极为好看。

    她轻含了一口。

    “伯母……怎么样?”

    “就那样。”提到母亲,他的脸就暗了下去,落在阴影里,显出无尽心事。

    “有没有想过把她接到身边来?”

    季雨轩脸上显露了苦笑,“我现在的情况,她过来了不去得更快?”

    也是,本来就病重,儿子又是同性恋。

    “让腾原理解一下?”终究母亲的生命已经走向尽头。

    “这事我跟他提过,他说他受不了,没办法看到我身边站着另外一个人,和她一起照顾我母亲。他愿意跟我回去,孝敬我母亲,只要我们的事情公开,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甚至能放下眼下的事业。因为这件事,我们闹得很不愉快。”

    盈束沉默下来。

    这种事,明显是行不通的。

    原来,在感情路上,各有各的苦啊。随性的季雨轩可以打破一切阻碍,跟一个男人谈恋爱,却到底打不破亲情的召唤。

    “那你们……”

    “走一步算一步吧。”

    人生,大概都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在正好无言的时候。

    盈束歉意地看一眼季雨轩,拾起手机。电话是漠成风打来的,他的私人号码。

    她将手机按在耳侧,那头传来了低沉的男音:“在哪里?”

    “家里。”她如实回应。

    “具体位置!”

    “……”盈束愣了一下才回答,“厅里。”

    “和谁?”

    他问的未免才详细。

    “干什么?”她的沉默已经让那头明白过来,语气越发难听。

    “喝酒。”

    不知道为什么,在漠成风面前,她撒不起谎来。

    “喝酒?”不用想都能从语气里感知到电话那头的男人有多不爽,“跟个男人,孤男寡女,喝酒?”

    看吧,他能把一切画面都往龌龊的方向想。

    “盈束,你胆子肥了啊?”

    如果电话线能蹦出人来,他大概早就蹦出来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这男人是不能惹的,她只能好好解释,“你应该知道我和他是不可能的关系。”

    即使知道他还是吃醋,漠成风后悔极了,当时就该把她给拎回来的。

    “现在马上给我回房!”他命令。

    她不语。

    “敢不听话,我马上过来!”他甚至拉门往外走了。

    “好。”这头,盈束却听了话。她歉意地去看季雨轩,“抱歉,我回房了。”

    季雨轩理解地点点头,接过她手里的杯子。

    “不许挂电话!”漠成风在那头命令。

    有几份无奈,她到底没挂。

    “到了。”进房后,她关了门。有意关重一些,好让那头听到。

    那头的人“嗯”了一声,“晚上都穿什么睡觉?”

    “睡衣。”

    “底衣也不穿?”

    现在一般女性晚间都不穿底衣啊。

    她没答,是怪他明知故问的意思。

    “不许穿睡衣!还有,给我把里面的衣服穿整齐了!另外,门要反锁!”

    霸道的命令一声接一声,这是要把季雨轩当狼的意思吗?

    盈束突然想笑。

    算起来,她跟季雨轩的时间不短,要发生什么的话不早就发生了?

    “听到了没有!”

    那头要确认。

    “听到了。”总不能为了这么点事一整晚跟他闹。

    “给我拍张照片过来看一下!”即使她听话,他仍不放心,要图片。

    盈束无奈,只能发了张自拍照过去。

    那头的漠成风这才满意了些,挂断了电话。盈束脱衣进洗手间,冲凉。冲完凉出来拾起睡衣要往身上套,想到漠成风的话,还是换了衣服,里件一件不少地穿在身上。

    底衣绷在身上,换的衣服虽然是休闲款式,终究没有睡衣舒服,她在床上翻来翻去,怎么都觉得肋得慌,最终只能又脱下。

    折腾了大半夜,睡意早就浓重,一闭眼,便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被漠成风的电话给吵醒。

    “我在楼下,下来!”

    她吓了一跳,拉开窗帘。外面晨气浓重,到得冷冷清清,连空气都蒙蒙的,还在熟睡之中。楼下,黑色的车子染了一层光泽,霸道地横在那里,典型的漠成风横。

    “怎么这么早?”她问。

    “还早?”对于漠成风来说,还太晚了。他压根就没怎么睡,整晚都想着自己的女人跟另一个男人独处一屋,心头跟蚂蚁在挠似的。

    他能耐到这个点来找她,已经算是开大恩了。

    她没敢多说,匆匆洗漱,穿戴整齐下了楼。

    到达时,漠成风已经下了车,两手插在袋中,像个爷似地站在了正门口。她只要晚来一步,他就被把门给踢了。

    “怎么这么慢!”他及时收脚才没踢在她身上,看到人,眉头一拧,就开始质问。

    盈束心头积了一把委屈。这已经是她的最快速度了。

    “上车!”他命令。

    盈束没动,“到少跟季雨轩说一声。”

    “他算老几?”她事事要跟季雨轩报导的态度很招人烦。

    他大手一伸,把她拉过去,揽着腰就往车里塞。她不是他的对手,硬是给塞了进去。

    他也跟进来,门一关上就朝她的衣服伸去,往上扯。

    “你干什么!”

    他不是没在车里对她怎么样过,但在季雨轩的屋外,她还是不适应。

    漠成风懒得理她,叭地挥开她的手,而后将衣服撩起。他没有下一步动作,却低头在她的底衣处扯了一下,扯完脸黑掉,“盈束,我的话都当耳旁风了?”

    “什么?”她没理透,一脸疑惑。

    他的鼻子冷冷地哼出气来,“让你穿好里面的衣服再睡觉,你是怎么做的?是不是门都没锁,是不是等着那小子上!”

    原来,他在检查她身上有没有底衣肋出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