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你们是一对,分不开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5本章字数:3065字

    “你不是在日本吗?应该听说了吧,打那三个男演员的人自首了。”

    “自首?”盈束惊了一下,打人的不是漠成风吗?,“自首的人的身份你清楚吗?”她问,指头拽得紧紧的。

    Candy答得极为随意,“只是一个普通男人而已,说是妻子就是因为看多了他们三个演的电影才离的婚,出于一种打击报复的心里就干了那种事。”

    “是吗?”所以不是漠成风罗?既然不是他,他为什么要承认?

    她此刻并不怀疑是漠成风派的人自的首,因为他敢于在她面前大胆接下那件事,就没有什么可顾虑的。

    这一刻,她又为漠成风感到委屈起来。自己那么冤枉他,他却连辩解都没有。心脏扭成一团,她迅速挂断了candy的电话去拨了漠成风的号码。

    “有事?”

    那头,很快传来低沉的嗓音。

    “嗯。”她轻应,“打演员的事不是你做的,为什么要承认?”

    漠成风在那头略微凝滞,似乎没想起这件事来。

    “就是和我拍过电影的那三个演员,不是你打的吧。”她提醒。

    漠成风这才恍然,“我什么时候承认过打人了?”

    “你分明……”她的话只吐了一半,此刻在募然想起,他那天并没有承认,只说他想要那三个男演员的命,是她自己想歪了,把一切归在他身上。

    此刻,更浓重的自责涌了上来,“否认一下就这么难吗?难不成让我恨你你才高兴?”

    “若是用你的恨能换到从此以后你不再碰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肯定会很高兴。”

    所以,他只是不想她再去碰那种电影才说那种话的?

    眼睛,胀了起来,“你明明知道……”我这个人已经被你调教得再也无法容忍别的男人的接近。最后的话,她没有说出来,急急刹了嘴。她并不是想隐瞒自己当艳星的真正原因,只是一时还不知怎样开口。

    “知道什么?”那头,却是想知道的意思。

    “没……什么。”她红了脸,“早点回来。”

    在挂断电话时,她听到了那边爽朗的笑声。

    盈束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突然想为漠成风做点什么。只是,想了半天都没有想到结果。

    没多久,漠成风的座驾出现,片刻,他高大的身形显露在浩大的空间里。盈束快步跑到窗口,看着他沿沙滩走来,披了一身的光华,心,突兀地跳起来,急切而又娇羞!

    他推开门,高大的身形占据了巨大空间。她买的衣服套在他身上,略略有些大,却无损那份霸气。

    “回来了?”她轻语。

    他嗯了一声,目光随即锁住了她的身子,“有没有想我?”她羞得脸发红,借口给他倒水要躲开。他快一步将她拦腰压在墙角,“躲什么?”

    她只能举高水杯,“先喝水。”

    他只手接过,仰头便喝,另一臂圈着她却是没有放开的意思。喝完最后一口,他猛然低头,唇贴上她的唇。她猛往后退,只是背贴着墙根本退无可退!

    一口水从他唇瓣溢出,直接渡入她的唇中。这一口又快又准,她毫无防备,一口气喝尽。低低咳嗽,差点就被呛着,脸比之刚刚更红了许多。

    漠成风低头欣赏着她的娇羞模样,心情好极了。他伸指在她唇边滚了滚,将她唇边溢出的水渍抹掉。抹完后伸出唇在自己的指头上舔了舔,这样子,性感而又……危险。

    盈束的心跳狠狠漏掉一拍。

    她的样子看得他血水乱滚,倾过头来跟她说了句露骨的话。盈束给羞得脸都能滴出血水来,却并没有要逃的意思。他相当满意,一把将她抱起,双双倒在床上……

    有种被榨干了的感觉。盈束软绵绵地躺在床上,看着身畔的男人,又累又满足。漠成风唇上始终勾着满意,连眸色都软了下来,始终裹着她,那份暗示明显。

    她缩了缩身子,“真的累了。”

    他用力扯起了唇角,“就这点出息?”却没有再将她怎样,而是把人搂进怀里,贴个死紧。他的身上烫得跟着火似的,叫嚣着不满足。

    她推他。

    “还想?”他有意曲解她的意思。

    她把头埋在他胸口,摇头,“真的累了。”

    笑声,在她头顶欢畅地划开。

    似乎,好久没有听到他这么笑了。她的心情也跟着好,感觉他的大手在她背部轻轻抚,觉得舒服极了,懒懒地闭上眼。

    黄昏,血红的阳光照在海面上,一切都显得那么梦幻。盈束是在漠成风的骚扰下醒来的,睁眼时,发现两人早已负距离。

    “呀。”她低叫一声,去推他。

    他没有动,“身体比嘴巴诚实多了。”他的低喃声性感得要命,她的理智彻底给冲得无影无踪,攀着他的肩浮浮沉沉。

    直到天全黑,一切才结束。

    他爬起来,拉她。

    她不肯动,“不要了。”

    他低笑,“饭也不吃了?”

    原来是吃饭。她方才觉得饿得慌。

    乖乖地坐起来,换好衣服走出来,看他正在摆弄她的手机。

    “怎么了?”她走过去问。

    他低头没看她,“给姓季的打个电话。”

    紧张感爬上了她的心头,“为什么要打电话?不是已经放过他了吗?到底……”

    “请他吃饭不行?”

    盈束一下子闭了嘴,看向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要请他……吃饭?”

    “不行吗?”他反问,一副高冷模样,“他帮我照顾了女人,吃餐饭不应该的吗?”

    这话怎么听怎么让人心口泛甜。盈束乖乖地把号码给他调出来,“在这儿。”

    他接过,打了给季雨轩,语气不咋地,态度还算诚肯。原本以为季雨轩会拒绝,没想到对方却同意了。

    三人在高级餐厅会面。

    季雨轩一身干净的西装,里面穿着白色衬衣,无处不显露着干净整洁。漠成风亦是一身西装,线条比季雨轩凌利许多,气场也足够强大,经易掌控了全局。看到他,懒懒伸出手去:“季总,幸会。”

    这么冷的声音,确定是来请客感谢人家的么?盈束怀疑极了。

    季雨轩也收敛了对他的戒备,与他握了一下,既而转头来看盈束,“过得还好吗?”他要确认她过得好才会放心。

    这话让漠成风不爽,转头来看她,“我虐待你了?”

    “没有。”她忙摇头,忽然觉得他这样子挺可爱的。

    可爱?

    这么沉稳利落的人若是知道自己给他冠上这样的形容词,不知道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

    她没敢说出来,却没忍住弯唇笑了起来。她的笑打消了季雨轩的所有顾虑,了然地点点头,算是放了心。

    饭吃得并不热络,漠成风的冷利性子也不可能让他对别人笑语相迎,不过,他能请季雨轩吃感谢宴已经难能可贵。

    两人喝了几杯酒。

    季雨轩去了洗手间。他在那头打电话给她:“束束,你真的想好了吗?”

    “想好……什么?”她局促地去看旁边的漠成风,好在他没有别的表情。

    “和他在一起,你真的想好了吗?”

    她点了点头,“嗯。”

    “那么,祝福你,束束。”

    “谢谢。”

    “还有,永远不要忘记,有困难就来找我。”

    季雨轩的关怀让人窝心,她差点流出泪来。指上一空,手机被漠成风扯了过去,关机。

    盈束无奈地看着他,心里却是甜蜜的。回去的路上,她悄悄打开手机,给季雨轩发了条短信:人生苦短,我不想再地去想从前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只想痛快地度过人生。

    季雨轩给她回了信息: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这么舍不得他?”漠成风的声音从背后响起,走过来自然地圈住她。

    盈束抿起了唇瓣儿,“他说不管我做什么决定,都支持我。”

    “这还差不多。”满意地轻语,他的唇移在了她的皮肤上……

    第二天,阳光满满。

    漠成风早早地将她骚扰醒,一番亲热后,不舍地吻了吻她的耳垂,“还有事,得下午才能回来,我把玄铁留在外面,有事找他。”

    她累得连出气的力气都没有,只软软地摇摇头,咕哝一声:“不用。”

    漠成风已大步离去。

    不知睡到几时,门铃声响起。

    她被惊醒,坐了起来。

    漠成风不是说下午才回的吗?竟这么快?她披着睡衣走出去,拉开了门。

    门外,秦蓝烟笑盈盈地立着,优雅高贵。她身后,站着玄铁,一惯冷冰的脸上出现了裂痕。显然,他也没想到秦蓝烟能找到这里来。

    他来阻止的时候,盈束已经拉开了门。

    “束束。”出声的是秦蓝烟,她丝毫不注意盈束颈上的那些暧昧的印子,笑得很自然。

    “你……怎么来了?”好久,她才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来。

    玄铁知道阻止已经来不及,退出去,大概给漠成风打电话。

    “成风告诉我你住在这里,就顺道过来看看了。”她始终笑盈盈的,“不请我进去坐坐么?”

    盈束最后让了步。

    地板上的一些东西还没来得及收拾,显露在秦蓝烟眼前,暧昧得很。秦蓝烟了然地捂起了嘴,“我就说嘛,你们是一对,分不开的,成风却不信。”她去看玄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