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让她难堪就是让我难堪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5本章字数:3094字

    盈束总算明白,她应该是把昨晚发生的事情算在了玄铁的头上。

    这让她很不自在,却没办法出声纠正。秦蓝烟一口一个“成风”,她要怎样纠正?

    秦蓝烟的手覆在了她的手上,软绵绵的,“束束,人生苦短,别再跟玄铁别扭下去了。当年孩子的事是个意外,想必玄铁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

    她的话让盈束张大了嘴。

    秦蓝烟误会她和玄铁的关系不是一天两天,并不奇怪。只是,漠成风到这个时候还瞒着当年的事,没告诉秦蓝烟自己跟他的真正关系以及孩子的死因吗?

    孩子不说还想得通,这管怎样,都是在他的手上没的。可自己和他的关系呢?

    “好好待他,重新开始,好不好?”

    敢情,秦蓝烟这专门赶来,是给玄铁做说客了?

    “这是我的意思,也是你哥的意思啊。”

    她最后的话说得盈束唇角番起了冷笑,“我哥可真逗。”

    “可不是吗?他还说,玄铁是他的兄弟,你留在他身边,他放心。”

    他当然放心了,这样就可以继续借着玄铁的掩护给她暗度陈仓。盈束从来没有如此地觉得他肮脏,指头在袖下抖了起来。

    “蓝烟!”背后,响起了漠成风的呼声。

    秦蓝烟看到他,目光一时明亮,快步迎了过去,“成风,这么快啊。”她的笑脸明媚如春风,“我正在劝束束呢,跟玄铁有过那么久的感情,怎么能说散就散。若是跟了玄铁,就能留在我们身边,也免得嫁得太远,连见个面都不方便。”

    漠成风的脸冷成一片,朝秦蓝烟挽着自己的手望去。秦蓝烟眼看瞒不住,只能暗自祈求地向他投眼,希望他能给自己一点点面子。

    显然,漠成风并没有这样的想法,缓缓抬手。

    “不用了。”盈束出了声,快而急,“我的事用不着嫂子操心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这话,像是一枚炸弹,炸开了全场。

    漠成风目光锐利地射过来,是不放过她的架式,她已经豁出去了,“大哥也看过我的男朋友了,是季雨轩。”

    “盈束!”漠成风低吼。

    盈束大胆地迎着他的目光,“原来嫂子和哥哥这么恩爱!”她这话中有话。

    漠成风因为她这句话反而不去抽手,只死死地盯着她。她笑着低头去打季雨轩的电话:“雨轩,晚上能来接我吗?”

    她不想呆在这里,由着秦蓝烟无声地羞辱,她要快点离开!

    季雨轩的车子很快到来。

    她快步跑过去,亲热地挽起他的臂膀,“我们走吧。”

    季雨轩眼里闪过短暂的疑惑,在看到秦蓝烟时,已然明白,礼节地朝二人点点头,带着盈束离开。

    车里,脱去全部武装,盈束软软地歪在椅子上,“谢谢你啊。”

    季雨轩温和地摇摇头,“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女人就是漠成风的妻子?”

    “嗯。”她轻轻应了声,累极了,不想再谈及此事。

    季雨轩迟疑了好久,却终究没忍心问出什么来,只调出音乐来,缓和车里的空气。

    背后,漠成风冷冷地甩开了秦蓝烟,表情极冰。

    秦蓝烟双手落在身前,一脸的委屈样,“成风,我想了很久,我们还是不能这样分开。妞妞不能没有妈妈,我要和她在一起。”

    漠成风没有去看秦蓝烟,眼睛瞟了一眼外面。那个女人竟然这么轻易地离去!这让他意外,也让他生气,他并不保证自己不会把她掐死,所以才没有去追他。

    他瞪了一眼玄铁,“还不快去找大小姐!”

    玄铁这才抬步,大步离去。他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传来的是秦蓝烟的短信,“谢谢你,帮我这一回。”

    玄铁没有回,直接按了删除。

    ……

    车子,停在了季雨轩的住处楼下。

    他终是忍不住回头去看她,“这样出来可以吗?或许,事情只是个误会,问清楚比较好。”

    盈束淡然地笑了笑,“我和他经历了太多事情,不管是不是误会都要谨慎点为好。”

    听得出来,盈束并不是一时兴起才找的自己,季雨轩的心才放下,赞成地点头,“你想得对。”

    盈束没有回应,微微回头,看到了跟在不远处的车子。他终究选择了自己,不是吗?

    她刚刚离开,就是给他选择的机会。经历过太多的悲欢离合,她并不在乎这一刻的长相厮守,而是想确定,他是不是真的那么在乎自己,是不是秦蓝烟跟他的关系真的已经不存在,是不是他可以心无旁骛地和自己在一起。

    “他来了。”她轻语。

    季雨轩也注意到了后面的车,微微弯起了唇角,“这一次,你赌对了。”

    只是,当他们看清从车上下来的人时,脸色齐齐变化。

    只转眼间,玄铁来到了盈束面前,“大小姐。”

    盈束的整张脸都冷了下来,连声音都是冷的,“你?”她本要说的是:怎么是你?最终只化成这一个单音。玄铁却已经明白,“大哥不放心您,让我跟着。”

    原来只是让他跟着。

    她推门下车,直直越过他,去勾上了季雨轩的胳膊,“告诉他,我很好,不用担心。”

    不再看他,她转头去看季雨轩,“我们进去吧。”

    玄铁没有阻拦,也没有再跟,原路反回。

    他回到漠成风的住处时,秦蓝烟已经不知所踪,漠成风坐在大阳台上,懒懒地散着个身子,在抽烟。

    “大哥。”他轻呼一声。

    漠成风抬头,目光莫名地锐利。

    他一惯沉冷的脸庞也微微滞了滞,“大哥想问什么就问吧。”

    “我想问什么你不清楚?”他反问。

    玄铁低了头,“眼下的大项目投入了我们所有的资金,选在这个时候跟秦家结束关系并不理智。”

    “所以你把我的行踪以及盈束的居住点告诉秦蓝烟,让她来演一出当场抓奸?”他,把一切都看得那么透彻。

    玄铁愈发难堪,“我没有让您难堪。”

    “可你让她难堪了。”

    他不语,默认了这份罪责。

    漠成风站了起来,“你我兄弟这么多年,我不想走到最后把你给丢了!”

    他的这句话说得极重,重得玄铁有些承受不住,他的防线终于瓦解,“大哥,我错了!”

    漠成风迈步就走,再没有对这事发表任何看法。

    看着他的背影,玄铁忍了许久的话终是吐了出来,“大哥,我看大小姐对您的感情并没有您对她那般坚固,否则也不会因为秦蓝烟一来就走。她若是真的在乎您,至少要留下来把事情搞清楚。”

    这话,说得放肆。漠成风却没有呵斥他,因为他说中了他的心。刚刚盈束果断地说出自己有男朋友,并且马上找来季雨轩,已经让他看到了她的无情和冷酷。他很生气。

    正是因为生气,才没有亲自追上去。

    他没回应,大步进了房。

    躺在大床上,他眯了眼,却没有办法沉入梦里。冷静下来一想,这才发现跟盈束之间隔了太多的事。秦蓝烟当年的突然插入,孩子的死,等等等等,都酿成了彼此之间的伤害,盈束是不敢相信他的。

    玄铁避过他找秦蓝烟其实并没有做错,这让他看清了她的真心,她随时都在准备着逃。

    烦躁充斥着他的胸腔。

    电话响起来,是家里的。

    他接下,那头传来妞妞甜软的声音:“爸爸,你去哪里了?为什么好些天都不回家?妞妞好想你啊。”

    女儿才是贴身小棉袄,其它的一切都是浮云。因为妞妞的软语,他烦闷的心情得到开解,眉眼都柔和了起来,“爸爸在点小时要办,办完了马上回来陪妞妞。”

    “可是妞妞想爸爸,爸爸,妞妞的胸口昨天晚上好痛,妞妞好怕。”

    她这话几乎将漠成风的五脏六腑都给扯了去,即时坐起:“爸爸马上回来!”

    ……

    盈束以为,至少能等到漠成风解释的电话,可是却没有。一连几天,他连影子都看不到。倒是秦蓝烟,偶尔用酒店的电话打个电话过来,嘘寒问暖,热情得不得了。

    她的电话只会让人心塞,她有时故意错过,不想接。

    漠成风的这番离去只让她的心一阵阵透凉。原来,他们的感情还是经不过半点风沙。

    伤心的同时,又免不得庆幸,好在自己没有陷入太深,还退得回来。

    是她糊涂,才会忘掉当年的悲惨,决定跟他重新开始。

    想清楚了这些事,盈束决定收回自己的心,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于是,她去找了季雨轩,要工作。

    “你现在的状态,合适吗?”季雨轩的眉眼里满是担忧。

    “很合适。”她嫣然一笑,仿佛把前尘往事忘了个透。季雨轩的心口突兀地扯,痛得几乎叫出来。只有他知道,她越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越代表着在乎。

    他不能再说什么,只能点头,“好,我让candy尽快回国,帮你联系业务。”

    Candy的速度很快,回国的第二天就开始洽谈业务,第五天,便拿下了一个小通告。

    “没办法,你以前的形象深入人心,大家都希望你重新下水,能接到这种已经难能可贵。”

    盈束理解这话的含义,并不太于在乎,“只要有事做就可以。”

    接的只是一个站台的工作,为一家情趣用品连锁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