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章:你的女人为我洗手做羹汤(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5本章字数:2393字

    “要不推掉吧,不是打算转型了吗?”candy还是有些不放心。

    盈束却先摇了头,“转型也不急在一时,慢慢来。”她其实是很想找个工作转移注意力。

    “那……好吧。”candy当时就联系了对方,谈妥合作。

    周末,盈束准时站在了看台上,背后,一溜烟的情趣用品,琳琅满目。到来的绝大多数是男性,大家不是冲着情趣用品而来的,只是为了来看现实中的盈束。

    盈束的美丽清纯满足了他们对梦中情人的所有幻想,台下有人说起了污言秽语。盈束的脸变了变,candy也向举办方发出抗议。

    举办方的负责人连忙过来道歉,“您也知道,这样的站台难免发生这种事,但我们可以保证,对方绝对不会与盈小姐发生肢体碰触。”

    盈束被台下那些赤果果的目光看得一阵阵难受,即使裹得严严实实,依然有被人剥光了的感觉。她强撑着,努力保持职业微笑。

    台下,远处,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过。车里的人在看到台上的人时,脸色愈发地黑。

    “爸爸,您在看什么?”软软的声音响起,跟着往外看。

    漠成风捂住了她的眼睛,“没什么,爸爸带你去酒店。”

    站台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台下的男人太过疯狂,冲开了阻拦要上台去抱她。盈束吓得往后台跑,最后给candy护着才下了台。

    季雨轩及时赶来,将她接到车里,candy也跟着上了车。

    “怎么会接这种工作?”季雨轩的语气里充满了怒火,对着candy。Candy自责地低下了头。

    “不要怪她,是我要接的。”盈束主动承担了责任。

    季雨轩惊讶地去看她,却没有再说什么。等到candy中途下车,他把车停在了路边:“束束,不管出于什么样的想法,这种工作我是不会赞成你接的。不要有下次。”

    他的语气并不重,但态度坚决。

    盈束低头没有吭声。

    他也经历过感情,自然知道盈束此时在想什么。

    “如果放不下他,就给他打电话。”他轻语。

    盈束这才抬头,轻轻摇头。她微微笑着,笑容里却有诸多无奈。

    不属于她的,她不会去抢。过往的痛已经够了,她要保护好自己。

    电话,响起来,是她的。

    她低头,看到了漠成风的号码。他已经好久没给她打电话了。

    她没接,挂断。

    那头,又打了过来。

    她继续按断,最后选择了关机。季雨轩担忧地看了她一眼,却没有给出任何建议。车子,缓行在道路中。

    盈束只顾着远离漠成风,却忘了一件事,他那种男人是不能得罪的。

    果然,第二天早上,报纸就掀起了大风浪,报导的是昨天还在为第一百家分店开业剪彩的某情趣用品连锁店突然宣布紧急关闭五十家门店,而且还有可能继续关门其它店面。

    那家情趣用品店正是她昨天站台的那一家。

    世界上没有这么巧的事。

    更糟糕的是,她到达公司后,传来了公司几个股东要撤资的消息。一旦撤资,季雨轩一个人断断顶不下来,公司随时可能关门!

    “季总一早就听到了这个消息,已经过去和股东们详谈了。”candy安着她的心,却只有她知道,有些事不是这么轻易就能解决得了的。

    当然,如果找对了人,也会很轻松。

    她这才打开手机,给漠成风打电话。

    那头,没接。

    他有的是方法惩罚她,眼下知道她要求他,所以才会抬高姿态。

    她坚持不懈,不停地打。

    “喂?”最后接电话的是秦蓝烟。

    “嫂……子,我想找大哥。”她艰难地说出这句话来,也知道漠成风有意在羞辱她。他的目的达到了。

    “成风吗?他这会儿不在,不过有什么事,我可以帮你转达。”秦蓝烟一如既往地热情。盈束忍不住怀疑,那些所谓关系结束的话是不是漠成风编出来的,专门用来骗她的。

    漠成风从来没有在口头上骗过她,但当年她不肯打掉孩子,他明明消停了的,最后还是在孩子生下来后处决掉。所以,她不敢相信他。

    “没什么事。”她挂了电话。

    思忖了半天,最终只能打电话给玄铁,把自己要找漠成风的意愿说出来。玄铁没说他能帮到忙,就这样挂了电话。

    盈束忐忑不安,心拧得紧紧的,偏偏来自candy的消息很不理想,股东们连见都不见季雨轩。

    她有一种再次被逼上了绝路的感觉。

    另一头,漠成风揉着眉从房间里走出来,他才哄睡了妞妞。

    秦蓝烟就站在门口,也只有妞妞在的时候,她才能接近这个男人。

    “成风。”她轻呼一声,声音一如既往地温柔,“束束来过电话了,好像有要事要找你。”

    漠成风只淡淡地撇了一眼手机,没有回应,坐到沙发上。秦蓝烟明知道他这是要她走人的意思,就是不愿意离开,反而走了过来,“你看到了吗?妞妞刚刚好开心啊。成风,我们能不能再走下去试试?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让你满意的。”

    她已经倾尽了所有感情在他身上,无法想象离开了他会是什么样子。这次来,她就是为了挽回他的。

    漠成风厌烦地扭了扭眉,“秦蓝烟,你应该清楚,我的心从来不在你身上,试试对我们没有好处。”

    “可是妞妞需要我们啊,她离不开你也离不开我,如果知道我们分开,她一定会难过的。她的心脏又不好。”她打起了感情牌,因为相信他对妞妞的感情,所以相信自己这次的牌打对了方向。

    漠成风不为所动,“既然知道她的心脏不好,这些事就不要让她知道。”

    “可她迟早要知道的啊,她会长大,会懂事,会问妈妈怎么不在身边?”秦蓝烟流起了眼泪,这感情却是真挚的。

    她始终理不明白,漠成风愿意要妞妞,却为什么不肯要她?曾经听到过的话再次冲入她的脑袋,她吓得连指头都在发抖。

    不可能的,那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妞妞就是她的孩子,这是做过鉴定的!

    所以,妞妞是她的孩子!

    漠成风懒得回答她的问题,站了起来,“没有特别的事就先回国吧,虽然没有办离婚证,但离婚的通告必须要发的,我只给你半个月的时间,时间一过,我会替你发!”

    他这不是商量,是命令。

    秦蓝烟意识到自己的劝说失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眸发直。他让她发离婚通告,表面上是给她面前,让外人知道是她踢了他,实则,他是在为盈束铺路。

    她离开了他,盈束知道了他确实离婚才会心无旁骛地跟他在一起。而将来,就算他们结婚,也没有人会说盈束是第三者,倒是会说她不懂得珍惜。

    她为什么要给盈束让位置!

    四年前的手下败将,她有什么资格站在胜利的舞台上!

    她咬起了唇。

    不屈服,不屈服到了极点。

    只是,眼下,漠成风去意已决,她拿什么去挽回他?秦蓝烟觉得憋闷极了,闷得几乎疯掉。

    她强忍着心里的不痛快,从地上爬起来,抹掉眼泪,继续保持着优雅,“我今晚先走了,好好照顾着妞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