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小心诅咒到自己头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5本章字数:3070字

    “出去有点儿事。”她不敢得罪他。

    “马上回来!”那边干脆地挂断了电话。

    盈束只能极速赶回家。季雨轩和腾原已经闹成这样,总不能再因为她而给他惹上什么新的麻烦。

    回到别墅,漠成风站在大厅里,脚上套一双白色棉拖,脸对着窗外,有种指点江山的气势。听到开门声,只微回了脸,“我要去美国一趟,你今晚就坐飞机回国。”

    他,这么轻易地决定了她的去向,甚至连跟她商量都省略。盈束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受重受感,耸立了肩膀,“我有我的工作,暂时还不想回国。”

    “不想回国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他追问,不相信她是为了工作留下。

    她咬住唇瓣,“不敢说。”

    漠成风哼哼着点头,“你这气势哪有半点不敢说的样子。”

    她的确很生气。她已经长大了,不再十八岁时那个不懂事的她,不想处处被他管着,更不希望过没有尊言的日子。这几天,她甚至觉得自己当年爱错了人。

    “的确不敢说。”她索性强调。

    漠成风给她气得真要拉人过去再惩罚一番。

    “怎么?昨晚的惩罚还不够?”看她一副孱弱的样子,他最终改成了口头威胁。

    “够了。”她硬应下。

    “知道够子就给我回去!”他不爽地再次发布命令,目光拧在她身上,“我昨晚为什么会惩罚你,别说你不知道,也别说你有理!我是怎么警告过你的?我的警告你又放在了哪里?但凡我说过的话记得牢了,不犯,我对你能差?”

    盈束委屈地闭着唇,没有回应,架式却未服软。

    漠成风走回来,正视着她,“去给情趣用品连锁店站台,你就是欠操!”

    说完,他大步走向了门口,“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不想季雨轩发生什么事就给我乖乖回国,老老实实呆在别墅里!别忘了,我们的协议还在,就凭这个,我就能把你左右得死死的!”

    这话的意思是,她永远都逃不过他的掌心。

    似乎只为了交待这些,说完,他便换鞋出了门。也不说去哪里,更不说会不会回来。

    盈束在屋子里站了一会儿,玄铁就送来了飞机票,而且亲自护送她回国。她听得玄铁在路上给人打电话:“在美国的饮食起居不能有半点马虎,如果大哥和妞妞有丁点儿不适,拿你是问!”

    漠成风竟去了美国,还带了孩子。

    盈束略略有些惊讶,惊讶过后了然。大概除了妞妞还有秦蓝烟吧,他们这明显是在做环球旅游啊。

    他们一家去做环球旅游,她算什么?

    盈束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在机场碰到了秦蓝烟,她正护着一位雍容的女人走出来。看到她,热情地打了声招呼:“束束。”

    “您怎么在这里?”她不是应该在美国吗?

    秦蓝烟优雅地笑着,“来接母亲的。”

    她身边的那个女人迅速凝目过来,严肃地打量着她,有要将她剥开了看透的架式。她不喜欢这女人的目光。

    女人并没有打量她多久,转而去和秦蓝烟说话,“妞妞的身体一定要倍加小心,千万不能出半点纰漏。”

    “知道了,有成风在,不会出事的。”

    盈束听到了不对劲,“您的孩子哪儿不舒服吗?”

    “大小姐,走吧。”在秦蓝烟要回答时,玄铁率先出了声,催促。

    对于秦蓝烟本就没有那种亲切感,他这一催,她便不再说话,礼节地点点头,离开。

    背后,秦母眯起了眼,“这就是盈束?”虽然帮女儿打了那么久的仗,却还是第一次看到盈束本人。

    秦蓝烟脸上的优雅笑容即时消失,变得阴沉,“嗯,就是她!”

    秦母点了点头。

    她抓上了秦母的袖,“妈,这次无论如何您要再帮一帮我,我不能和漠成风解除婚姻关系,不能宣布离婚。”

    秦母无奈地抽出自己的手,“不是我不帮你,只是现在你让我如何帮?你们连结婚证都没打,就这么办了酒,你可真是糊涂!”

    面对着秦母的指责,她没能说出话来,只扁着唇默默流泪。

    本就剩下这么一根独苗苗,看着女儿哭,秦母再也硬不起心来,握着她的手一个劲儿地心疼,“想一下你在家时,我们都是怎么疼的,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掌心怕摔了,如今跟了漠成风,却受这样多的委屈。孩子,听妈的话,跟漠成风散了吧。你爸说得没错,那是一只煨不暖的蛇,到头来还会倒咬你一口,不值得。”

    “可我就是喜欢他,非他不可。如果没有他,我会死的。”

    “你这孩子,打嘴!”秦母又气又急,这一次却不能再承诺什么。她能做的事已经做完了。

    另一头,盈束跟着玄铁出了门。她冷眼看着玄铁的背,“刚刚那么急着催我走,是怕我知道什么事情吗?”

    玄铁的性子太冷,又太狂,除了漠成风谁都不看在眼里,这是盈束不太喜欢接近他的主要原因。

    玄铁闪了一下眸子,这已经是极致,说明盈束的问题拦到了他。

    “怎么?真有?”他的沉默给了她确定的答案,“妞妞身体不好,怎么个不好法?得了什么病?”

    “我的任务只是送大小姐回家。”玄铁不客气地回应一句。

    盈束已经基本确定自己的答案是正确的,不由得苦笑起来,“好好的孩子要弄死,到头来得到一个病殃殃的,漠成风这不是报应么?”

    “大小姐最好不要诅咒大哥,小心咒在自己头上。”

    一向不多言的玄铁莫名其妙地吐了这么一句,将盈束给愣在了当场。她转脸来看他,“你什么意思?”

    玄铁再一次闭紧了嘴。

    美国。

    妞妞一直紧紧挨着漠成风,眼里显露出惧意,两只手将他的腰圈得紧紧的。从小到大进过不少次医院,她已经对医院产生了抗拒。

    “爸爸,我不要,不要去里面。”

    里面大大的机器正冰冷地俯视着她,她想起了一次次手术过后的痛。

    漠成风看着如此孱弱害怕的妞妞,心也跟着扭了起来,最终却还是去拉她的手,“妞妞,看着爸爸。”

    妞妞不肯看,把头倚在他的腰上。

    他强行掰开她的手,捧住她的脸,“好好去做个检查,检查结束后,爸爸带你去游乐场玩,你最想去的地方。”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妞妞就是不听话,哭得泪流满面,再这样下去,势必影响到心脏。医生只能朝漠成风使眼色,漠成风无奈,最终由着护士在她的臂上扎下镇定剂。

    哭闹的她突然安静下来,缓缓闭眼在漠成风的怀里。护士将她抱走,进了检查室。

    还要等一段时间。

    漠成风没有离开。

    他对人事向来没有什么耐心,却在妞妞的事上,一直亲力亲为,不假人手,也不怕麻烦。

    世界静了下来,他想抽根烟,却终究因为在医院而不能,最终只抽出了手机。昨晚盈束走时表现得那般勉强,他不放心,打了个电话给玄铁。

    “大小姐已经回到了别墅。”

    玄铁的回答让他满意,他没有多说,挂了电话。

    两个小时后,所有的检查都结束,妞妞还在昏睡,没那么快醒来。他看一眼躺在床上的小人儿,那张娇俏的小脸微微泛着红,因为哭过,眼睛也肿着。越长大,外貌越与某人像,再过几年怕是不用细看都知道是谁的孩子了。

    漠成风的心软了软,在内心里微叹。他希望能为她和妞妞做点什么,两个人的命运都这么坎坷,他想要她们活得好好的。

    他转身去了专家室。

    结果,和别的医生的差不多,仍然是手术的危险系数很高。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这意味着,有另一半的可能妞妞会出事。

    他没能在手术书上签字,默默走了出来。

    病床上,妞妞已经醒来,手里抱着个娃娃,压在胸口。看到他,把脸扭在了一边。这生气的样子和那人更像了。

    看到妞妞,他的心口就柔软起来,倾身走过去,“妞妞饿不饿,想不想吃东西。”

    妞妞扭开了头。

    每次到医院,父亲都会放开她,每一次因为这个,她都要生一阵子气。

    漠成风无奈地抚抚她的脑袋,她有意往里躲,不让他碰到。

    “妞妞……”漠成风的手架在半空中,落了空。他并没有动怒,只安静地坐在旁边,陪着她。

    妞妞用背对着他。

    “妞妞,爸爸希望你能好好活着,这样对那个人的伤害就能减到最低了。”他低语着。

    妞妞的小手停了一下,片刻眨巴着眼睛来看他,“爸爸,你说的那个人是妈妈吗?”她嘟着个小嘴巴,粉粉的。漠成风微微迟疑一下,点头,“嗯,你妈妈。”

    妞妞终于不生气,爬过来两只手抱上他的脖子,“爸爸,我要回家,要妈妈。”她并没有多喜欢秦蓝烟,但秦蓝烟从来不会抱她来医院,在此刻,她本能地觉得回到了秦蓝烟那儿就安全了。

    “好。”妞妞抱着他脖子的样子让他全身都在泛暖,哪里还能拒绝。

    他打电话,让人订了回国的机票。

    到达漠宅,并没有见到秦蓝烟,接他们的只有玄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