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7章:还是睡来的稳当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6本章字数:3105字

    “这年头,果然还是睡来的稳当。”在做没几天女主角就被解约的风飘飘与盈束迎面相碰,极不客气地讽刺着她。风飘飘在圈子里算得上是个嘴严的,此番也终究管不住自己的嘴。

    Candy气不过,要去理论,被盈束拉了一把。

    “真是太过份了,怎么能这么说人!”

    “她说的虽然不完全对,但终究我是凭着关系进来的,日后要谦卑一些才是。”

    盈束的这一番话让candy气不起来,却也免不得嘟囔,“带眼睛来的都知道,你的性格气场都比较适合女主角。她风飘飘身上有一股子风尘味道,导演一直不满的,所以戏才拖得这样慢,到现今没有演几场。”

    正经女人一股子风尘味,风尘女子却外形纯净,盈束苦苦笑了一下,这个世界,真的是很难搞得懂。

    “你也应该知道,如果你不适合,导演又怎么能如此轻易松口?以前有权贵逼他换人,他还曾罢导过,难不成还怕漠成风了?”

    不可否认,candy的话是有些道理的。盈束笑了笑,“不管导演是怎样的想法,我们要把自己的态度的摆端正了。好与坏向来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

    “真是佩服你,什么都看得透透的。”candy真心褒奖,随着她进入片场。

    晚间,漠成风打来了电话。

    “去片场的感觉怎样?”

    “很好,谢谢你给我这次机会。”她这是出自真心的。只是,有一件事她仍然疑惑,漠成风明明不太喜欢她演戏,为什么不拿帮她找小姨做交换让她从此离开影视圈?

    他应该知道,她并不是十分喜欢这个圈子,就连回国接戏都只是为了找小姨。

    “好好干,还有,不能拍的镜头一定要用替身!”那头,强调道。盈束忍不住摇头,略有些无奈,却也不得不听他的话,“知道了。”

    夜色宁静,她倒了一小杯红酒,倚在楼上看远处的风景。屋子里连个佣人都没请,若有需要,玄铁会带个钟点工过来清理。此时,屋子里一片安静,只听得缓缓的风声从耳边吹过。

    小姨,你在哪里?现在过得还好吗?是否结婚,有没有孩子?

    她浅浅地念着,目光一时悠远。

    不知几时,腕上一轻,她被惊醒。眼前,微微发暗,一张线条刚毅的脸露在面前,竟是漠成风。

    他抽走了她手上的杯子,眉底垂着不悦,“又喝酒了?”

    她懒懒地勾了勾唇,“是红酒,不喝多的话对身体有好处。”

    漠成风的表情方才和缓起来。

    盈束抬腕看了眼表,已经十一点了。刚刚呆得舒服,竟这样睡了过去。

    “怎么过来了?”她问。

    漠成风坐过来,和她挤在一张躺椅上,躺下,“我的女人在这里,怎能不过来?”

    盈束微微往外让了让,他一只掌将她压了回去,与他贴在一起。躺椅的空间不足,她的一部分叠在他身上才能躺下。他微微调节体位,侧过去,顺便将她也扳得侧起来,与他相对。

    他的眉眼浓重,目光炯炯,落在她的脸上。她微微拉了拉唇角,荧白的皮肤极度养眼,浅浅的呼息喷在他的喉头,直叫人想发疯。

    漠成风的眼眸深了起来,大掌不客气地伸向她。

    她很紧张,抱着他的掌没敢松开,“秦蓝烟那边……”

    “不要管她!”他一副不想被这种事打扰的样子,再贴过来,将她挤得紧紧的。他紧绷的皮肤透过衣服贴向她,滚烫灼人。她低低呼了一声。

    他的唇压过来,吻在她唇上,碾转品尝,许久许久才松开,而后满足地喟叹,“想要……”

    盈束往外退了退,退不出去,他的大掌将她压向他。眼见得退无可退,加上他的体温实在灼人,她被灼得昏昏沉沉,只能放弃反抗。

    他满意地弯起唇角,脸压过来,开始了新一轮的掠夺。

    咔嚓。

    躺椅承不住两人的重量,在漠成风翻身而上时突然罢了工。他迅速翻下去,险险接住她。好在他的动作敏捷,她才没有被摔在地上,也没有被躺椅折裂的支柱给刺到。

    她吓得不轻,用力往他怀里钻,漠成风脸上一脸的苦笑,不悦地将躺椅踢出去老远。

    他回身将她抱向房里。

    “我被吓到了。”盈束真实表达。刚刚那一下,还心惊肉跳的。

    漠成风无奈地压下唇角,“这么点事就能被吓到?”嘴上虽然不饶人,放下她后却并没有做什么,只是将她拥在怀里,裹得紧紧的。

    他的大掌有力地轻拍她的背部,厚实有力,十分温暖。一股安全感涌来,盈束收紧的心才慢慢散开。许是他的怀抱实在太过温厚,她的眼皮沉了沉,竟睡了过去。

    漠成风满身滚烫,急待舒解,哪知怀里的人儿已经睡过去。他无奈地扯扯唇角,到底没有把她唤醒,只将她往怀里压,逼着自己闭了眼。

    日子还长久,不在乎这一晚。

    他劝着自己,与她相拥着进入梦乡。

    盈束醒来,微微有些恍惚,隐约间记得昨晚漠成风来过,抱着她时分明滚烫。但自己衣衫完整,显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这跟以前的他极不相同。

    过去,只要他想,随时都会将她拎过去亲热一番,极少考虑到她累与不累。

    昨晚,他抱着自己的样子,极致……呵护。

    她的心一阵柔软,心脏又跳得快了起来。

    漠成风照样给她留了信息,时间是半夜,说是不放心妞妞,回去了。

    他对妞妞的在乎再次让她想到了老话题--她的孩子到底是谁伤害的。盈束坐在床上想了一阵子方才梳洗,去了片场。

    今天,拍摄正式开始。在大家的猜疑目光中,她走了进去。

    “合作愉快。”看到矍峰时,她主动伸过手去,眉眼里还有浅浅的歉意,是对之前漠成风威胁他的。

    矍峰的指与她一握而过,似乎怕传染上什么,只勉强勾了勾唇角。他现在已经开始疏远她。

    这样也好。

    她没有多想,极快进入化妆间。

    中午,漠成风的电话打了过来,“进到屋里来。”

    盈束一脸的莫名其妙,进了化妆间。化妆台前,坐的正是他。他懒懒地歪着身子,身材比一般演员要结实,外形绝不输给任何人。

    “怎么过来了?”她问。

    他站起来,信步走过去,顺手将她背后的门关上,锁紧。

    她的心脏腾地给拎了起来,去看他。她此时一副无辜的样子,却偏偏媚眼如丝,漠成风狠狠抽起了唇,“这么看,是想我弄死你?”

    她给吓得不轻,却不明白自己到底哪儿惹了他。他一掌压在她腰上,将她抱起,背,便贴在墙上。

    他的唇贴过来,有看到她涂得满满的唇彩时,眼里有了嫌弃,“洗了!”

    “不行,等下还要拍戏。”她低声反抗。

    他瞪了一眼,“真是搞不明白,拍个戏需要抹成这样?”他喜欢清纯干净的女人。

    但到底没有逼她真的去擦掉,低头吻她的颈,片刻,吐出一丝浊气,“全身都是脂粉味!”眼底的嫌弃,十分明显。

    盈束急急握住他的掌,“别在这里……”工作的地方总要和私人场所分开,这是她的原则。

    漠成风在她身上狠掐了一把,却到底没有再进行下去,兴味索然地松开她。本来昨晚没尝到挺惋惜的,可她此时满身脂粉,让他顿时没有兴趣。

    “回到家,一律不许用这些东西。”他命令。

    而后起身,拉开门,直接走了出去。

    盈束在门口站了大半天,直到candy进来找她才意识到他已经离开了。这个人来去都这么突然,连声再见都没有。

    她思忖着,拉好衣服,跟着candy往外走。

    大道上,奢华阔气的装甲汽车上。漠成风闭着眼假寐,脸上的线条都是放松的,唇甚至微微往上扬了扬。

    玄铁在前面开车,却还是将他的表情收在眼里。明明连路过都不能,他却偏偏冒着迟到的险绕到这边来,只为了看一眼盈束。

    向来沉稳无情的大哥,多少有了些人情味。

    “东西弄好了吗?”漠成风突然问。

    玄铁忙敛了神,“弄好了。”

    “弄好了别拖着,马上发。”

    “……是。”他迟疑着,好久才能应声。那东西一旦发出去,意味着漠成风和秦家正式决裂,这也是他一直拖着的原因。

    知道漠成风迟早会问到,他连借口的编好了,漠成风却没有深问。他无奈地歪了一边唇角,自己想什么,其实大哥一清二楚。只提不追究,是因为知道自己对他忠诚,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

    “大哥……”冲着这一点,他想做最后的努力,“跟秦家解除婚姻关系这件事,能不能缓缓再说?终究秦家不是省油灯,这事一发出去是在打秦庸的脸,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觉得我是省油的灯?”漠成风没有多说话,只反问了一句。玄铁低低应一声:“不是。”便知道漠成风已经有了足够应对秦家刁难的办法。

    秦家。

    秦蓝烟匆匆奔进屋里,看到秦母,低呼了一声:“妈。”

    秦母正在屋子里打转,看到她,一脸的严肃,叭地将东西甩在面前,“漠成风竟然主动发离婚声明,这事都没有跟你商量过?”

    那是一份还未发出去的样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