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章:是不是有别的隐情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6本章字数:3039字

    秦蓝烟委屈地咬紧了唇角,眼圈发红,却只能无力地摇头。

    “哼,他把我们秦家当成什么了,随意利用的工具!”

    秦母的愤怒达到了极致。

    秦蓝烟叭一下子软在她面前,揪紧了她的袖子,“妈,您帮帮我吧,求求成风不要赶我走,求求他不要发离婚声明。”

    秦母何尝不想阻止,只是,漠成风心意已决,若不是她的关系硬,怕是连这份声明何时发出去的都不知道。

    “算了吧。”怒归怒,现实却还是要接受的,“漠成风是什么样的人?当年我们那么逼他都没有让他屈服,若不是你父亲出手,怕是这四年都不会和你过!”

    这话,是赤果果的打击,像利剑般刺穿了秦蓝烟。她拧着指就是不想屈服,“妈,就找爸吧,爸四年前能搞定他,四年后也一定能的!”

    “你以为漠成风还是四年前的他吗?岂是这么容易听话的?”更关键的是,秦母并不想自己的女儿跟一个不爱她,甚至连装都不想装着爱她的男人呆在一起。

    漠成风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资格拥有自己女儿的人。

    “可是,没有他我活不下去啊。”她滑下地板,坐在那里一派可怜兮兮,眼泪哗哗直流,“妈,我活不下去啊。”

    且不说她对漠成风的爱,离了婚后要面对那么多探究的目光,还有别人的同情,她不要这样的日子,要这么过,不如让她死掉!

    秦母硬起了心,“我截这东西回来并不为了别的,只是要离婚也该我们秦家先提出。你父亲早就对漠成风失望到极点,你也趁早死了这个心,我现在就去找漠成风交涉,让他收回这份声明!”

    若是这样,岂不正顺了漠成风的意?

    日后就算把盈束扶了正,也没有人会说她是第三者。

    她扯住了秦母的衣,“妈,不能去!您不去父亲,我自己去求,父亲一定会帮我的。”

    “这东西就是他截住的,意见也是他提的!”秦母低吼道,惊住了秦蓝烟。她连眼泪都忘了流。

    “你要知道,你爸早就看不惯他了,眼下他既然有心要离开,这份面子我们秦家还是要的。”由秦家提出离婚,漠成风便是被抛却的那一个,秦家不会那么难堪。

    秦蓝烟猛然摇起了头,“不要,我不要!如果漠成风离婚,我宁肯去死,我要去死!”她疯了般冲出去!

    下午。

    玄铁急急忙忙跑进了漠成风的办公室。

    “那份声明被秦家截走了!”

    漠成风一脸淡然,他早就料到了。以秦家的实力,这种东西怎么会不知道。

    “大哥这是有心……”玄铁迟疑了一下,猛然醒悟过来。自家大哥敢情是有意让秦家知道,他们如此在意面子,自然会主动要求发离婚声明,这样一来,将来他和盈束走在一起,便没有人把盈束看成第三者。

    “大哥对大小姐真是用心良苦。”他感叹着。

    漠成风淡淡扇扇眉宇,“一个女人把青春都给了你,又为你生儿育女,男人用点心不是应该的吗?”

    这就是漠成风,霸道却并不是十足的男子主义者,他时刻把感情放在最主位。也正是因为他的重情重义,自己才会死心踏地地跟着他。

    玄铁没能再说什么,默默退了出去。

    门外,不知何时站了盈束。

    她只是因为完工得早,突然想到忘了问漠成风关于孩子的事,这才赶来。楼下没有人拦,一路便走了进来,只是意想不到的会听到这番话。

    她眼里盈着泪花。

    漠成风的话,足以让她感动,感动到为他再去经历一番生生死死。

    “大……小姐。”玄铁也没想到她会到来,连呼都呼不利索。

    漠成风也看到了她,极为意外,“怎么会过来?”他的眉弯着,显然对于她能主动来看自己十分满意。

    盈束低低点头,站在门上没动,玄铁识趣地退出去。

    “怎么,还要我抱你进来不成。”看她这副别扭样子,他忍不住道。

    盈束这才走进去,站在他对面:“漠成风,你到底为我做了多少?”

    “能做多少?又在胡思乱想了?”男人,尤其他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为一点点事情就在女人面前邀功?

    盈束强收了些情绪,不敢看他,“漠成风,当年的孩子,真是你弄死的吗?”

    沉默。

    无尽。

    这种事做了的人尚且难以启齿,何况没有做的。

    “你就当成是我吧。”

    许久,他答。

    眉,垂得深深的。

    盈束抬头去看他,他虽然回答得并不含糊,但她还是觉得这话中有另一层隐情。

    “是不是……我也可以认为,事情并不是你做的?”

    他没有回答。

    这件事,必定成为一件无头冤案。

    却正是因为这件事阻挠着她敞开心扉对他。

    “你是不是还有别的隐情?”她问。

    他拍了拍她的肩膀,“拍戏拍多了?当真以为世界上的事都像电视剧那般,样样事情都有隐情?”

    “可是……”

    “你来得不凑巧,我马上要去开会。这样吧,我让人送你回去。”

    漠成风没有派最信得过的玄铁,而是司机。盈束猜测着,他是不是怕自己问玄铁一些事,所以才这样安排?玄铁最是向着他,若问,他不会上瞒的吧。

    她去打玄铁的手机,那头显示的却是暂时无法接通。她给玄铁发了信息,玄铁的信息回得倒是很快:大小姐问的事情玄铁无言以告,不过,您该相信大哥,追索过去的事情对谁都没有好处。

    连他都闭紧了嘴不透露半句,想必再也没办法从别处问出什么来了。盈束终是死了这份心,她原意听从玄铁的,相信漠成风。

    晚间,她主动给漠成风打了电话。

    “今晚,会过来吗?”

    那头的漠成风声音透着愉悦,“看情况,如果妞妞闹得慌就没办法了。怎么,想我了?”

    当然想。

    心病开解,她发现自己是多少渴望着这个男人。

    她没好意思应,抿着红唇兀自红脸。

    那头,低低笑了起来,“我尽量。”

    盈束等到一点钟,他终究没来,多少有些失落,她也能明白身为一个父亲的无奈。加之秦蓝烟马上和他宣布离婚,妞妞必定是要吵闹的。

    她上了床,准备睡觉。

    手机,却突然响起来,是他的来电。

    她拾起手机,有几份急切,置于耳边:“喂?”

    “怎么办?妞妞今晚闹腾得厉害,我脱不开身。”

    那头,似乎隐隐还有孩子的哭声。

    “好好照顾她吧。”她总不能跟一个孩子抢人。

    “嗯。”那头,他没有多说话。

    他不能来,多少有些空落,但总不能明天带着一脸的黑眼圈出去。她还是决定早些休息。

    五点多钟,她起来上洗手间,一眼便看到门上站着的人。

    惊了一下,她忙拉开灯,漠成风的身形显露。

    “什么时候来的?”她惊得不轻。

    漠成风拍了拍衣袖,“刚到。”他的眉角有浓重的雾气,密密的一层,有一种风尘仆仆的味道。

    “都什么时候了,还过来?”

    他笑笑,脱掉大衣,“吵醒你了?”

    她习惯地接过去,衣外冷冷的,水气十足,衣内却残留着他的温度,还有男人特有的味道。

    “没有。”她方才答,“妞妞呢?”

    “哭累了,睡了。”他揉揉眉,一脸的疲惫。妞妞平日里并不找秦蓝烟,却不知为何,今晚闹着要见人。他左哄右哄,就是哄不好。好在对妞妞上耐心足够,否则早就发飙了。

    他伸了伸手臂,“起先要我抱着才肯睡,睡会儿又醒来一次,睡会儿又醒来一次,哼哼唧唧的,生怕我趁着她睡着走掉。到刚刚才能放到床上。”

    诉苦的味道。

    盈束看过来,看着他如此疲惫却还不忘自己,内心里难免感动,“我去给你放水,洗个澡休息一下。”

    “算了,用不了两个小时就要上班了。”他歪在了沙发上,朝身侧拍了拍,“过来。”

    盈束不明所以,却还是走了过去。他略微一按,她坐下。

    他的头伸过来,就枕在了她的膝盖上。他这举动突兀,她僵着个身子不知如何是好。他也不管她的想法,兀自侧个身,闭了眼,是要在她膝头上睡觉的架式。

    她想要推开他,指才触及他的眉头又退了回去。他看起来真累了。白天要处理公司事务,晚上还要被一个孩子缠着,也真够辛苦的。

    把大衣小心披在他身上,她伸出两只手轻轻给他捏肩头。他的肩头绷得紧紧的,捏不动,但因为她的碰触,他的眉头散得格外开,微弯的唇角勾着满意。

    睡过去的他少了那份霸气,多了一份柔软和孩子气。她的指不由得移到他浓密的发丝间,轻轻抚摸。

    漠成风在她膝头上睡了两个小时,七点钟,准时睁开眼,根本不需要闹钟。他在她的膝头窝了片刻,有种从此死在温柔乡的冲动,最终还是爬了起来。

    “要去上班了吗?”盈束站起,想要为他拧个毛巾洗把脸。腿却麻得根本迈不动,险险往下滑去。他伸臂,及时圈住她的腰将她拉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