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章:能不能带我走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6本章字数:3068字

    漠成风这算怎么回事?

    不安感越滚越大,盈束再也耐不下去,让美惠子开车去森漠国际。

    “束束。”candy拉了她一把,有劝慰的意思,却不敢把猜测说出来。

    “你们先回去吧,我一个人过去就好。”她想要得到答案,想知道漠成风为什么在这么重要的日子要失联,要放她的鸽子。

    她从来没有跟他表示过要结婚,提出这条的是他,可他为什么要失约?

    她下车去拉车门,要代替美惠子的位置。

    对面,一阵车灯闪过,朝她们开了过来。那么高大的车型,有如装甲车一般,本市就一辆。

    她绷着的心终于散开些,松开了去拉车门的手。

    车子,在她们面前停下,出来的是玄铁。

    “大小姐,大哥让我送您去餐厅。”

    “去餐厅?做什么?”

    玄铁压着眼,“大哥没有说。”

    或许,他要为自己的迟到做解释吧。

    “他放着束束这么一天不管,为什么不亲自来接人?这算什么?”candy看不过,出了声。

    盈束推了她一下,制止她的话。漠成风背负着太多的责任,有时身不由己,会为了工作而推掉一些明天可以再办的事情。她四年都等过来了,多少苦都受过,有什么理由受不住这一时半会儿的?

    当然,她更想知道是什么让漠成风放了她鸽子。要见到他,才能得到解释。为了漠成风,她愿意放下所有的骄傲,如同当年一般,成为尘埃。

    她点了点头,“我跟你去。”

    Candy气得只能叹气,却也终究不能阻止她。

    她上了玄铁的车。

    一路上,玄铁很安静,半句话都没说。这是他的性格,盈束早就清楚,她捏着指头,盼着可以快点看到漠成风。

    玄铁把她带进了帝皇,漠成风拥有的天字号包厢。

    看到两人,包厢两侧的服务人员只一推,大门敞开。

    门里,坐着漠成风……还有秦蓝烟。

    两人坐在一排,秦蓝烟温柔婉约,一如从前。漠成风虽然没有笑脸,但也不曾拒绝秦蓝烟的靠近,由着她为他轻扫袖口。

    他身上,穿的是他们一起买的衣服。

    盈束愣在了那里,看着二人,不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束束来了?”秦蓝烟最先起身,迎了过来,笑意绵绵。

    盈束看一眼她,转眸去看漠成风,她在无声质问。漠成风不曾看她,淡漠得就似他们完全陌生。

    “今晚是我们举行婚礼的纪念日,所以叫你来了。”秦蓝烟依然软语绵声,但这话足以将她刺穿。

    “什么叫举行婚礼的纪念日?”她依然看着漠成风,赌气一般。

    “当年我们结婚你没参加,也难怪会忘记。来了就坐吧。”秦蓝烟点了点位置,马上有服务人员过来,拉开椅子。

    “谢谢你能来,束束。”秦蓝烟率先举起了杯子,宣告着自己的胜利。而在一旁的漠成风从头到尾没有对她的话发表任何看法,仿佛正常不过。

    “抱歉,去趟洗手间。”没办法在这里坐下去,她扭身出了门。

    凉水,不停地浇在脸上,她始终想不通,明明是他们结婚的日子,为何为变成秦蓝烟的结婚纪念日!

    背后,有缓沉的脚步声传来,是漠成风。

    他并没有走向洗手间,而是折向了另一个方向。他手里捏着烟,没有点燃,显然是想找个地方抽烟。

    她猛地撑起身体,追了过去。

    “到底怎么回事?”冲着他的背,她叫了起来,“不是要和我结婚吗?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改变了主意?”

    漠成风不是一个随意能受你摆弄的人啊。

    她心里希冀着这只是梦,或者只是他开的一个玩笑。

    他停了步,缓缓回脸,脸庞只有无尽的清冷,“一切如你看到的。”

    一切如你看到的!

    她这一天的等待,等到的竟是这么一句话!

    盈束不服气地奔到他面前,“那我们昨晚算什么?你说的结婚又算什么?漠成风,你就是一个这么容易改变主意的人吗?”

    他没有回应,由着她发泄。

    “是不是……秦家给你加了什么压?”她能想到的只有这点,“不管他们给你加什么压,我都站在你这一边!”

    她握上了他的掌。

    他垂眸看了一会儿,缓缓抽出,“盈束,你记住,我是个商人,永远只会看利益!”

    盈束退了一步,用极为陌生的眼光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怎么可以这么无情?

    为了利益,四年前将她抛弃,为了利益。四年后再次将她抛弃?

    眼睛,在眶里倔强地晃着,晃得她全身发涩。

    “你知道我鼓了多大的勇气才决定和你走到一起的吗?”

    他没有回应,整个脸上除了清冷还是清冷。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愿意放弃过去的怨恨,甚至连同孩子的死都不管!可你为什么每次在吸引了我后就不负责任地离开,为什么!你觉得我盈束傻,觉得我好玩是吗?”

    她撞上去,要将漠成风撞醒。漠成风的身形稳稳的,一动不动。

    “回答我啊。”她尖叫起来。

    “成风?”

    不远处,秦蓝烟的声音传来。她似乎没有看到盈束激动的表情,直接走了过来,“怎么办?妞妞说身体不舒服,在找爸爸妈妈。”

    “走吧。”

    漠成风终于出声,道。秦蓝烟走过去挽上他的臂,“抱歉,束束,庆祝只能改在来日了。”

    盈束早已麻木,由着二人从身边走过。那高大的影子一次次与她擦肩,预示着两人的结束。

    她一人回了包厢,玄铁还等在那里。见她拿起酒倒,出声,“大小姐还是少喝点酒为好。”

    “漠成风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没理玄铁的话,只问。

    玄铁没有回应。

    漠成风不让他说,他是不会说的。

    盈束觉得难过极了,除了喝酒,她已经想不到能让自己略略轻松些的事。她狠狠灌下一杯酒,而后又为自己倒下另一杯。

    背后,玄铁退出去些,接电话。

    “她在喝酒。”

    “早点带她回去!”

    漠成风的话简单而干脆,只这么一句话就挂了电话。

    “怎么?舍不得她?”秦蓝烟望过来,依然温情无限,却没有了暖意,“既然舍不得她,又何苦配合我演这出戏?”

    他没有回应,指捏着绷在身侧。

    秦蓝烟倾身贴了过来,“成风,爸说你同意跟我办结婚证了,真是让人惊讶啊。不过,我很开心。”

    漠成风依然没有给予回应,身子绷得更紧,像一座受了重力的大山,有倾然倒塌的趋势。

    “我很想知道,你捏在我爸掌心里的把柄是什么,能让谁都不看在眼里的你这么听话。”

    她很想把这个秘密拿过来,这样,就可以亲自操控漠成风,让他一辈子归她所有,让他做她想做的事情,包括一起生孩子。

    ……

    夜色,清冷。

    即使在顶级消费场所的帝皇,盈束还是觉得冷得刺骨。昨晚的温情未散,今天已人各一方。偏偏,他连正当的理由都不给她。

    被一个人抛弃两次!

    指无声穿透了肉身,疼痛难忍,若不用这个来抵消,她怕今晚自己会心痛而死。

    漠成风,是她至今没有看透,还是他有难言这瘾?到这一刻,她也辨不清了。

    玄铁不再管她,由着她喝。一杯又杯酒下肚,她越喝越寂寞,越喝越苍凉,最后趴在桌上,唔唔哭了起来。

    不知谁来电,手机响个不停。她没看,只对着那头哭泣,“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束束?”

    传出来的是candy的声音,“怎么了?你在哪里?”

    “candy,我好难受。”说完这句话,她再也说不下去,无力地挂断。晃着身子,她站了起来。Candy的电话再打了过来,她坚决不接。

    “我送您回去。”玄铁过来扶她,被她狠狠甩开。这一刻,任何一个跟漠成风扯上关系的人都会让她难受。

    “走开!”她这一甩把自己甩出好远,身子晃个不停。若不是背后有人撑一下,她怕早就倒下了。

    回头,看到了矍峰。

    她也不管和他熟不熟,握紧了他的臂:“能不能,带我走?”

    矍峰低头看到她一脸梨花带雨,荧白的脸上全是悲伤,微微震了一下。玄铁站在对面,冷脸看他,“这里的事不要管。”

    “求你。”盈束把头贴在了他臂上。

    在她清醒的时候,他尚且无法避开她的媚,如今醉了,更添一抹怜爱。他是见过玄铁的,那日请自己喝茶的正是他。但此时,他没办法放开盈束,“她看起来真的很难过。”

    玄铁最终没有勉强,只挥挥手,示意他带着盈束走。

    矍峰这才扶着盈束往门外去。

    夜已深。

    漠成风没有回屋休息,独自站在楼上吹风。天色越来越寒,今晚的他看起来孤独而寂寞,衣衫被风吹得猎猎作响,别有了股悲怆。

    玄铁跟了漠成风这么多年,还只在四年前盈束的孩子死的那天看到他这样过。漠成风是他的兄长,更是他的谜。

    “人送走了吗?”在他发呆的当口,漠成风已经开口。

    他忙敛了神:“走了。”矍峰送走的她这话,他没有说出来。

    得知答案后,他也没有深问,依然站着,顶天立地,迎抗着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