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对她,绝非宠物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6本章字数:3093字

    不可否认,漠成风真的极度惹眼。即使不喜欢闻烟味的她,此时看到他抽烟的样子都给迷得七荤八素。

    她忍不住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了他,“成风,你身上到底有什么样的迷药,迷得我这么多年来都无法对你失去兴趣?”只会,越引,越深入,越想得到更多。

    他身上的味道充满了男人的情熟感,而他的背,宽阔可依,她抱得紧紧的,恨不能从此把这身体折在兜里,走到哪儿带到哪儿。

    “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以后我们好好过,什么都不要想了,好吗?”她是发自内心地向他抛掷橄榄枝。

    漠成风却并不领情,轻轻将她推开,眸光不曾落在她身上,“早点去休息吧,抽完烟,我会去看妞妞。”

    他的话客气而疏远,一如从前。

    秦蓝烟并不甘心,“现在我们可以光明正大地拥有二胎了。”

    她往他身上再贴了过来。

    漠成风退开,拧灭烟就往前走。背后,秦蓝烟气得直跺脚,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

    盈束才上车,电话就来了,是季雨轩的。

    “现在片场吗?”

    “准备回去了。”

    “我们见个面。”

    盈束给吓得不轻,“你来中国了?”

    “嗯。”那头极快地说了个见面的地址,挂断电话。背后,candy一脸歉意地出声,“你和矍峰惹出这么大的新闻来,老板是一定要知情的。”

    她没有责怪candy的多嘴,这是她的职责范围。一行人,朝着与季雨轩见面的地点而去。

    背后,矍峰眯着眼,一脸的思虑。

    跟季雨轩见面的地点选在酒店,他的客房。

    “怎么过来了?”跟季雨轩,始终像朋友。所以大多数时候,她没把他当老板看。

    “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他省略了个“你”字,但二人心知肚明。

    “谢谢啊,我现在很好。”她垂头,露出漂亮雪白的颈子。

    盈束全身上下都美,所以才会在动作爱情片中赢得那么多男人的心。季雨轩看着她的粉颈,思绪飘得有些远。

    好一会儿,才继续出声,“听candy说,原本准备和漠成风结婚的是你?”

    “嗯。”她轻应,脸色泛起了微微的白。老话再提,就会是刀,每开一次口等于刺上一刀。

    “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摇头。

    如果知道发生了什么便好了。

    “你是……怎么想的?”

    问到这话,终于将盈束的眼眶逼红。

    “他说,只是把我当宠物,不想别人碰触,所以多方干涉,保护。但我不这么认为,他对我的感情是真的,绝对不是当宠物那种。”

    她有二十四岁了,人情世故经历了不少,如果还分不清虚情还是假意,便是白混了。

    “他和秦蓝烟结婚,一定是有原因的。”

    即使这些天,她一遍遍地告诫自己,不要再想这些事了,和漠成风早就结束,但依然无法放弃这些猜测。

    “我还想……做一次努力。”

    最近,她一直想的是这件事。

    季雨轩沉默了良久,最后握上她的手,“听我的,束束,放弃吧。”

    盈束不解地看着他。在和漠成风这件事上,他从来没有表明过明确的态度,这,还是第一次。

    “你要明白,就算漠成风离开你是有原因的,他解决不了的问题,你也解决不了。”

    他的一句话,将盈束点醒,再次将她丢进了万仗深渊。

    她苍白了一张脸,久久找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季雨轩隔着桌子将她搂了过去,“束束,好好开始你的新生活吧,把那个人忘掉。”

    她的指头在颤抖。

    这一次,她和漠成风彻底结束了吗?

    既然知道有些事无法逾越,为什么要来撩动她?撩动了她就不负责任地离开?

    “我……想回去了。”她低语,站了起来,像失去魂了一般。

    漠成风从跟秦蓝烟出双入对到拿结婚证,这么久以来,她都没有表现得怎样,却在此刻,完全没有了自我。

    季雨轩不放心地追了过去,“束束,你现在的状况很不好,我送你回去或是留下。”

    她摇头,“我想单独呆会儿。”

    这句话,说得很吃力。

    季雨轩没敢让她真一个人走,却也不敢太过靠近,不远不近地跟着。盈束并没有回去,而是进了一家酒吧。那是一家极度喧闹的酒吧,巨大的音乐声能把人的心脏蹦出来。

    她一个人坐在吧台,孤独得像一只失去了依靠的雏鸟。

    她点了酒,一杯一杯地喝着,眼皮垂着,垂下的是无尽的落寞。这样的美色出现在酒吧里,自然会引起男人们的注意,有人过来搭讪,请她喝酒。她来者不拒,一点都意识不到危险的存在。

    心都没有,危险又有什么可怕的。她只想多喝点酒,把那颗丢掉的心找回来,只是越喝,心脏越麻木。

    季雨轩实在看不过去,走过来将她拉起,拽出了酒吧。

    她已经喝醉,殷红一张小脸,迷蒙着眼眸,格外妩媚。季雨轩拉她,她也不争,乖乖地跟着走。

    一辆装甲车从车道上缓缓横过,她眼尖地看到,不顾一切扑了上去:“漠成风!”

    窗户是开着的,漠成风那张冷漠的脸庞就在眼前。

    她直接撞上车头。季雨轩没防她会用这么大力,就这么生生地让她脱手而去。她身上不力气,整个身子都往前倒。司机吓得去掉了半条命,来了个急刹。

    司机和玄铁的身子都往前狠狠扎了一下,他却一动不动,仿佛半点没有给震到。

    “漠成风!”

    盈束趴在了车头上,毫无形象,眼睛扎在漠成风身上,根本无法离开。她对着他流眼泪,也不出声,这样子格外惹人怜。身为GAY的季雨轩都动了容,想要将她拥紧在怀里怜爱。

    漠成风的目光却冷冷的,冰冰的,没有半点温度,仿佛,他们是两个陌生人。

    “漠成风。”

    她不知道要说什么,不停地叫着他的名字。

    玄铁看了一眼漠成风,最后示意司机把车窗关上。漠成风的影子从她面前一点一点消散,仿佛被巨兽吞噬。盈束只觉得绝望,绝望得疼痛。

    “这算什么!”她哭着吼了出来,“我好不容易才把你戒掉,为什么又要来招惹?说了结婚,为什么跟别的人结婚?为什么!”

    这样的盈束毫无形象。

    那辆装甲车却静静地停在那里,没有任何一个人出来,像一只冷酷的兽。再这样下去,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季雨轩走过来,将衣服解下遮去了她的半边头,强行将她拉起,“我们走!”

    “漠成风,漠成风,漠成风……”盈束不断地呼着这个名字,却只能被动地跟着季雨轩离开。

    车窗,并未完全关实,还留了那么一点点。所以,车外人的哭声,还是传了进来。那么绝望那么悲伤,连司机都动了容,玄铁的脸色也不好看。

    漠成风只静静坐在那里,仿佛什么都没听到。

    “大哥……”玄铁低呼。他从来没有见过漠成风对盈束如此冷酷过,他越是冷酷,越说明问题的严重性。

    “开车。”漠成风发出这道命令,没有看玄铁,也没有再出声。

    玄铁知道问不出什么来,只能示意司机往前行。车子里安静极了,连根针掉下都能听到。漠成风闭了眼,满眼里都是盈束哭泣的声音,还有她的诘问。

    他头痛地揉了揉眉。

    盈束被季雨轩拉进车里,情绪彻底暴发的她抱着季雨轩悲惨地哭着,流了整整一晚的眼泪。第二天,她沉沉地睡了过去,眼睛肿得跟灯泡似的。

    季雨轩将她带回了酒店,抱上床。

    她哭得太累了,直接昏睡了过去,连呼吸都那么微弱。他有些担心,触了触她的额头,还好,没有发烧。

    他去浴室拧了个热毛巾过来给她擦脸,却还能听到她隐隐的抽气声。哭得太久了。他的指落在她的脸上,看到她红肿的眼苍白的脸,胸口一阵阵泛起疼痛。最后,毛巾换成了手指,捧着她的脸,小心地抚触。

    盈束醒来的时候是第三天的中午。

    一切都没有了痕迹,脑袋里空空的,再想不起什么来,独留下依然红肿的眼睛,特别地刺目。

    她摸着自己的眼睛去看季雨轩,“我怎么了?”

    “过敏了。”季雨轩迟疑了一下,道。

    她半信半疑,却没办法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

    因为眼睛肿了,她的戏被耽搁了好些天。再回到剧组,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听说你病了?”矍峰温和地过来打招呼,脸上挂着淡淡的关怀。

    “没什么大问题。”她道。

    接着,便开始拍戏。

    太阳很辣,演员们纷纷叫受不了,她却没什么感觉,只让candy给擦了汗便又演了起来。

    “没想到你这么能吃苦。”借着导演谈戏的空档,矍峰发表着看法。

    盈束只淡淡一笑。前几天发生了什么她怎么都想不起来,却好像把所有的情感都掏光了,整个身体空得晃。

    “加个镜头。”导演把主演和几个重要场务聚在了一起,“为了更充分地显示女主对男主的爱,外加一个镜头。”导演很快讲解了一翻加进去的戏,编剧也将改好的剧本送了过来。

    季雨轩走来,在看到新改的剧本时变了脸色,他想要说话,然而戏已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