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章:他已忘了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6本章字数:3080字

    她往门口望了望,“我昏迷几天了?”

    “两天。”

    “这两天……”他都没有来看吗?就算派玄铁都不曾吗?

    季雨轩从她的目光里猜出了她的想法:“他没有来。”

    以漠成风的能力,想要知道她的情况轻而易举,他却没有来!

    盈束没有说话,只在心里默想。出院之前,如果他来,她必定誓死跟随他,如果他没来,他们就真的是缘尽了。

    结果,直到她出院那天,漠成风和他身边的任何人都没有出现过。

    所以,一切结束了。

    出院那天,她特意给自己化了很浓的妆,鲜红的口红衬得一张脸泛起了妖媚。季雨轩被她这样子吓了一大跳。

    “庆祝新生。”她笑着道,“所以,请我去吃一顿吧。”

    季雨轩带她去了本市出名的中餐厅饱餐了一顿。

    走出餐厅,季雨轩突兀地牵住了她的手,“束束,忘掉他吧。一个无休止带给你伤害的人,不值得留恋。而且,人生也没有多少个四年可以消耗。”

    他用背挡住了她的视线。

    她还是看到了漠成风的身影。他的臂间挽着秦蓝烟,从门口走来。他的目光始终清淡,越过他们时不曾投目过来,仿佛不认识。反倒秦蓝烟,大概也透过季雨轩的背看到了她,步子略顿了一下。

    这只是一次偶遇。

    盈束走上前,一把抱住了季雨轩,“谢谢你,这么为我考虑,我已经想通了。”

    她谢的是他怕她伤心而挡住漠成风不让她看到的事。朋友做到这个份上,足矣。

    “想通就好。”季雨轩抱着她,身子明显僵了一下。只是,盈束并未发觉。她不是神,漠成风走过不可能全无感觉。她抱着季雨轩的时候,所有的注意力都投注在自己我劝诫上,所以忽略了他的感受。

    十一月底,戏终于杀青。

    盈束没有参加庆功宴,因为那天据说投资方的人会去,她怕碰到漠成风。

    季雨轩没有回日本,一直呆在国内,不过,大多数时间都部在他母亲身边。

    戏结束了,新的工作还没有开始。Candy正在极力拉通告,季雨轩却建议她休息一段时间。

    “还是工作吧,时间比较充实。”她怕停下来什么都不干时那种空落落的感觉,让人恐惧。

    “如果真想工作,帮我个忙吧。”

    季雨轩的话引起了她的兴趣。

    “我妈说好久没见到你,以为我和你分手了,最近问了我好多次,快招架不住了。”

    季雨轩的提醒让盈束想起了季母那张慈祥的脸,即使知道她是艳星,季母也未曾说过半个难听的字眼。

    她还是有些忧虑。

    “腾原不会介意吗?”

    回来后也曾想过去看季母,但因为腾原的缘故,没有成行。

    “我们……分手了,在我最后一次回国的时候。”季雨轩的声音沉了下去。

    “啊?”猛听得这个消息,盈束惊得久久合不起嘴,“怎么会这样?”

    季雨轩和腾原谈了整整八年,当年出国就是因为家里逼得太紧又没办法把腾原的事说出来,才会和腾原回他的祖国,并在那边发展。

    可以说,为了腾原,他放弃了很多。

    “他让我在母亲和他之间选一个,要么跟我母亲说出他的存在,要么和他分手。”

    这是一个很难进行的抉择,而且大多数人会选择后者,更何况季雨轩的母亲已经病重,承受不了任何的刺激。

    “对不起啊。”

    她轻声道。

    一方面是对自己问到他的伤心事表示歉意,另外一层则是自己对他的疏忽。那段时间,她成天想着漠成天,却不知道他过得这般痛苦。

    “好,我陪你去看你母亲。”

    为了补偿他,她一口应承。

    季雨轩的母亲养在本市最好的医院里,因为病情严重,身体已经瘦得脱了形,眼窝深深陷下去。在看到盈束时,她原本没有了神彩的眼里突然亮起了光,忙着要下床来接待她。

    盈束急急奔过去扶她,将她扶回床上。她的样子虚弱极了,哪里有能力管自己。

    “您坐着别动。”

    她的温和让老太太满意,一个劲地拍着她的手背倾诉,“还以为你和雨轩结束了,没有吧。”

    “不会。”她不自在地应着,好在拍戏拍多了,不怕演。

    “这就好。”老人家应完,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季雨轩一时着了急,“妈,怎么了?”

    “没事。”嘴上说着没事,脸上的肉都扭了起来。盈束的奶奶是生病死的,她马上明白过来,“伯母,您哪里疼?”

    “唉,这个病,全身都痛。”

    季雨轩找来了医生,医生给她打了止痛针,出门时却还是无奈地摇头,“止痛针打得太多,估计没有什么效果,让护工来给她按按,减轻点痛楚吧。”

    听到自己的母亲连止痛药都起不了作用,季雨轩的眼一时发红,默默地坐下,“妈,我给你按。”他低头,一声不吭地按了起来。

    季雨轩的心情很沉重,盈束心细,早就看了出来。她默不作声地坐到另一边,帮季母按另一边身体。

    季母左看看,右看看,满意地点头,“轩儿,你能得到这么好的女人陪伴,妈走得也放心了。”

    “伯母不许说这样的话。”

    “妈不许说这样的话!”

    两个人同时出声制止。

    说完,相视而顾。季雨轩的目光恍惚了一下,迅速移了脸。盈束看到了他的表情,有些奇怪,却也没好意思问。

    两个人一左一右地捏了大半天,老人终于在疼痛中用光了所有精力,睡了过去。离开病房时,盈束只觉得两只手酸得不像是自己的,提都提不起来。

    “对不起,让你这么费力。”季雨轩歉意十足地开口。

    盈束笑着摇头,“说实在的,虽然累,但很快乐。”从小没有体味过多少亲情,她实际上对此极为渴望。以前还曾想过,要生好多孩子,这样她就有了好多亲人,如今漠成风已去,她对婚姻不抱任何希望,只会越发孤寂。

    “走吧。”季雨轩突然握上了她的手。他走得极快,脸上飞扬着淡淡的笑意。

    远处,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立了好久,最后才缓缓摘下,露出那张棱角分明的脸。

    “轩,你真的爱上了她。”他轻语,既而转身朝外走,怀里的一捧鲜花被扔进了垃圾筒。

    午后,季雨轩公司有事要忙,留下了盈束一人。老人家害怕孤独,尤其病到了这个程度。盈束的主动留下让她十分高兴,在内心里为她加分不少。

    “伯母想到楼下去走走吗?”初冬的太阳格外柔软,看得人心发痒。老太太略略有些不好意思,“我这样子,下楼不是麻烦你吗?”

    “我不怕麻烦。”盈束捋起袖子,和护工一起把老太太扶进了轮椅,亲自推着下了楼。

    “你这孩子,可真乖。”老太太的手在她的手背上拍个不停,笑意融融,“我不过一个老人家,时日不多,走的时候,最想看到的就是雨轩能有个安稳的家。束束啊,你能和雨轩结婚吗?”

    盈束愣了一下,不知道如何回应。她只是季雨轩的假扮情人,是不可能结婚的。

    “不能吗?”老人家眼里满是失望。

    这失望的样子一直透过她的胸口,惹得心脏痛了一下,随即摇了头,“怎么不能?能的。”

    “我能看着你们结婚吗?”

    老太太一听这话就高兴起来,恨不能马上让二人结婚。

    盈束应付得十分困难,差点穿帮,最后只能借着去给她取衣服中断了这个话题。

    老人由护工推着,满目惋惜地看着盈束的背影。若是身体好,她定会挑剔盈束的出身,可如今,自己马上入土,唯一的愿望就只有儿子成家了。

    “您好,二号楼怎么走?”一道女音传来,打断了季母的思绪。她转脸,看到一男一女站在眼前,男的沉稳有霸气,女的温婉,都长得极好。

    “沿着这里走过去,再左转,再右转,再左转。”她绕了好大个圈子,却发现自己并没有讲清楚,“唉,要是束束在就好了。”

    “束束?”秦蓝烟原本问路,却突然听到这称呼,重复一次。

    “是啊。”季母不认得秦蓝烟,也不知道她跟盈束的关系,一个劲儿地点头,“是我儿子的女朋友,未来的儿媳妇。”

    “你们看,已经过来了。”

    她伸指指过去,盈束远远走来。

    秦蓝烟的脸变得苍白,立在原地忘了要走路。

    “束束这孩子特别热情的,等下让她带你们过去。唉,她好像不太愿意做我们家的媳妇,刚刚问她都没有吭声。”季母病久了,人便有些唠唠叨叨,也不管是不是面对陌生人。

    秦蓝烟的脸变成了白纸,本能地去看旁边的漠成风。

    “不用了,我们走过去。”漠成风开了口,语气淡淡的。他只看了盈束一眼,似完全不认识,连表情都没有变过。

    “走吧。”他对秦蓝烟道。

    “哦。”好一会儿,秦蓝烟才应声,抬步时,步子迈得格外快,快中带着踉跄。

    “成风……”拐过一道弯,她才敢叫前面的漠成风,“刚刚那个女孩是盈束吧,我们不去打个招呼吗?”

    “不用了。”

    他依然没有多少表情,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