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章:有些事尝过会上瘾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6本章字数:3061字

    盈束笑了笑,并没有把他的目光收在眼里,在她心里,季雨轩永远是一个不会喜欢女人的同性恋者。正因为这样,她会敢如此毫无顾忌地跟他偶尔住上一段时间。

    这些天为了防止腾原的粉丝来骚扰,她一直住在这里。

    直到第五天,candy接了个通告,她才离开。经过那次惊吓,candy也病了好几天,整个人瘦了不少,好在精神不错。

    “有人说,腾原被绑架是真的。”candy突然道,她的消息向来灵通,“他被绑架的日子就是我和你被粉丝攻击的那天,好像有人想要救我们,但因为时间来不及,所以灵机一动绑架了腾原,让粉丝们尽快放了我们!”

    “这些……你怎么知道?”盈束的眼皮跳了跳,问。

    “腾原的粉丝那么多,发生了这种事自然是瞒不过他们的。网上虽然清除了,但私下里还会议论。你觉得能帮我们的会是谁?老板吗?他怎么知道我们会有危险?”

    那天,她只打电话给过漠成风。他的反应是直接挂掉电话。

    而且,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绑架一个人,并且找到陷害她们的粉丝,让他们回头来放人的,整个H市怕只有漠成风有这个能力。

    应该是她多想了吧。

    她没能说出这个名字,将他埋入心底。

    上完通告,季雨轩约了见面。她去到季雨轩的住处,再看到他时,一脸的迟疑。

    “能不能……帮我个忙?”

    她看向季雨轩,他少有这么迟疑过。

    “腾原失踪了,而且已经好几天,我查来查去才知道,他被漠成风那边的人扣着。”

    “怎么会……”某些答案跃然脑际,她却不敢承认。

    季雨轩垂了头,“那天腾原的粉丝找你的麻烦,漠成风知道了,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腾原,拘禁了他,并利用他的微博发布消息,让粉丝马上停止疯狂行动,否则腾原不保。”

    “你……怎么知道?”漠成风会帮她,让她极为意外。他当时挂电话时那般冷然绝情。

    “因为……那天打电话让我去找你的是漠成风身边的玄铁,而那条微博,很多粉丝都看到,这些事一分析就能得到答案。”

    竟然是玄铁!

    玄铁一向只听漠成风的指示,那么这也意味着,季雨轩的猜测是正确的。

    现在想想,绑架腾原让粉丝们……

    “我知道腾原是有意针对你,才会假称和你有关系,他的用意也正是想激怒自己的粉丝,让人来惩罚你。对此,我感到很抱歉,但他现在在漠成风手上……生死未卜。”

    这么多年的感情,让他无法眼睁睁地看着腾原被整死或是出意外。

    “我这些天一直努力想和漠成风取得联系,但都被他拒绝了。而且,也没有查到腾原在哪里。”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是不会来找她的。

    盈束知道孰轻孰重,没有多说什么,点头答应帮忙。她也想去见见漠成风。

    她去了漠森国际。

    和从前一样,直接上了漠成风的办公室。

    他的办公室空着,一个人都没有,她走进去,等他。她走的是特别通道,而且楼下的人也没有阻拦,所以才能如此顺利。

    不久,她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还是那般沉稳。

    在开门声响起的那一刻,她回了头。漠成风出现在眼前,在看到她时,眉头压了一压。

    “漠成风。”她轻呼。

    漠成风淡着一张脸,没给她任何表情,而是越过她走向自己的办公桌,在那里按了一个键,“以后没有预约的人不能让进办公室来,任何人都没有特权!”

    这话是说给秘书听的,也是说给她听的。盈束的脸青白不定,强自撑着才没有变得更难看。

    他终于结束了电话,抬身,“什么事?”

    袖下的指头捏了又捏,她想起了来意,“我想知道,那天是不是你帮的我,还有,腾原是你拘禁的吗?”

    “腾原的确在我手上。”他忽略了她前面的问题,回答了后面的。

    “为什么要抓他?”她想从他嘴里得到答案,想知道他还是关心她的。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他却是一副不想多谈的样子,低头去处理公务。眼前的盈束,被他完全忽视掉。盈束苦苦地笑了起来,“漠成风,即使你和秦蓝烟已经结婚,我们相处这么多年,总还有兄妹之情吧。”

    叭!

    他的掌忽然一落,拍在了桌上,脸色极为难看。

    “我和你从来就不是兄妹!”他不客气地道。这话,说得盈束的脸再一次泛起了白。

    连兄妹情都没有了,她算他的什么?用过丢掉的女人?

    无比讽刺。

    她最后只轻轻点了头,“好,那麻烦把腾原交出来吧。你不想麻烦,我更不想,所以不想拿过去我们俩那点事让人嚼舌根。”

    “学会威胁人了?”他的表情缓下来,似笑非笑。

    “没办法。”除了这点,她没有可以说服他的底牌。

    甚至连这点,都未必能威胁到他。

    “你忘了吗?正是这个腾原害得你差点没了命。”漠成风不客气地指出来。

    “所以是你救了我?”

    他没接话,好一会儿才道:“好,我同意,放了腾原。”

    即使被她逼,他都不肯说出救了她的事。盈束闭了嘴,从他的办公室里走出去,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内心里,却空落落的。这个地方,从此以后,她再也不能踏足了。

    第二天一早,季雨轩果然接到了腾原。他除了精神差点外没有什么不对劲,被季雨轩送回了日本。

    “为什么不趁这个机会跟他和好,劝他留下,慢慢解决你们之间的矛盾?”盈束觉得奇怪。

    季雨轩苦笑起来,“不是每个人都是你,只守着一个人过一生。我不能告诉你太多,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我和他已经分手了,不可能重来。”

    “狠心的家伙。”她开了句玩笑,却在内心里羡慕季雨轩。他看得开,能够放弃,原意重新来过。她却永远做不到这么撒脱,即使知道漠成风再次抛弃了自己都无法去找别的男人。

    “对于腾原所做的事,还是要说声对不起,同时,谢谢。”季雨轩再一次真诚地表态。盈束客气地摇头,“没有什么对不起的,相较你为我做过的,我这么做其实根本不算什么,而且我也没有伤到。”

    “束束。”他呼她的名字,“我想,谁跟你过日子一定很舒服。”

    “可惜了,不是你。”

    “要不我们一起过算了?”

    “算了吧。”盈束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两个不一样。”她指的是他的同性恋。季雨轩苦笑了起来,“其实,有些事情尝试过后会上瘾。”

    盈束没有多想,以为他单纯地对自己同性恋的事情表态,只是安慰,“放心吧,你可以继续开展你的爱情,你母亲那里,我会把这个女朋友装到底的。”

    “装……”他吐出这个字,一脸的苦笑,却没有了再解释的想法。

    “季雨轩,我件事情我还是想知道。”盈束突兀地转移了话题。

    “什么?”季雨轩问。

    盈束垂了眸子,“他为什么要救我?”

    “或许,你可以再去问问。”

    季雨轩的眸光越来越晦暗,却还是给了她想要的答案。相处这么久,其实季雨轩一直明白盈束的心思,所以每每她没有开口,他就给出了答案。

    正因为如此,她才会格外喜欢和他在一起。

    她沉思了许久,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

    ……

    车里,玄铁接了一个电话,迟疑了片刻去看漠成风:“大小姐坚持要见您。”

    漠成风揉着眉,一脸的疲惫,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改变表情,只淡淡开口,“该见的已经见过,告诉她没有这个必要。”

    玄铁依言回应。

    盈束没有再吭声。

    车子,驶向漠宅。

    进入别墅区后,还要行车五分钟才能到达漠宅门口。半路上,却突然探出一个身子来。

    光线昏暗,司机差点撞上去,他及时踩刹车,那人离车子不足一米。

    “大小姐?”司机喘气的当口,玄铁已经出声。

    车外,的确站着盈束。

    她一身波西米亚风的长裙,更显得身子纤瘦却极长。她伸着双手挡在车前,车子停了却没有动,显然也是被吓坏了的。

    和季雨轩分开后,她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听他的建议,再来找他。

    “大小姐有事吗?”下车的是玄铁。

    盈束的目光刺透车窗,去寻找漠成风,“我找漠成风。”车窗涂了膜,看不见里面的情形,她还是精准地捕捉到了漠成风的位置。她的目光里一片坚定,是他不下车就不罢休的意思。

    玄铁极为无奈,“大小姐应该清楚,大哥已经结婚了,您这样纠缠对谁都不好。”

    “我只想问他一个问题。”

    “想问什么,我帮你转达。”

    “不,我要亲自问他。”

    玄铁眯了眼,他没想到几年不见的盈束依然这么固执。

    “大小姐,有许多事情问和不问结果都一样,更何况,大哥是不会见你的。”他试图劝退她。

    盈束错身,就去拉门。

    “大小姐!”玄铁急了,来阻止她。

    门,却从里面被推开,漠成风的脸庞显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