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7章:下辈子,不想再认识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7本章字数:3118字

    她无力地摇头,却去抱季雨轩,想从他这里吸取一点温暖。季雨轩心疼得揪了起来,忙将她往怀里揽,低声安慰,“没事了,你安全了,什么事都没有了。”

    楼上,漠成风的脸色十分难看,尽管医生检查后说并无大碍,他的表情还是冷得能下出冰来。

    “给我把盈束抓回来!”

    他下命令。

    玄铁迅速应声,追了出去。

    盈束本已上了出租车,准备和季雨轩离开,却在半道上被拦住。

    她用英语问对方怎么回事,对方只让她等。

    “我们是合法入境者,你们再敢乱拦人,一定不客气。”季雨轩发了火。

    对方还未来得及回答,一辆车子停在了眼前,漠成风从车里钻出来。他的脸依然黑冷,面无表情,看向盈束:“马上跟我回去。”

    他这是在下命令。

    季雨轩把盈束揽在身后,表现出来明显的保护欲,“她是不会跟你走的。”

    “你必须回去。”

    完全不把季雨轩的保护看在眼里,他的目光扎在盈束身上,语气坚定果绝。

    盈束的身子还在颤抖,她在季雨轩背后可怜兮兮地摇头,“不要!”

    “盈束!”漠成风怒了起来,“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有什么事,要见什么人,就在这里见吧。”她打算退一步。终究大老远跑过来了,总要把事情弄清楚。

    “刚刚那个孩子就是你要见的人。”

    她的身子再次颤了起来,那双大大的眼睛重合在了记忆中某一具血淋淋的尸体上。她猛烈地晃了一下身子,“她是谁?凭什么要我见?”

    “妞妞。”

    “你的女儿。”

    “对。”

    “你的女儿为什么要我见?漠成风,你不觉得自己太自私了点?”

    “有你见的理由,回去了我会跟你说。”

    “不!”她反抗得更厉害,甚至扭紧了季雨轩的衣角,“求求你,带我走!”

    季雨轩要带她走,可四周围满了漠成风的人。

    盈束可怜巴巴的样子让他心痛,不得不把她护在胸口,双臂保护般抱紧。这姿势刺痛了漠成风的眼睛,尽管他清楚自己并没有资格再拥有盈束。

    他用力拧了一下眼角,“你若不去,会后悔的。”

    盈束误解了这话,以为他要用逼的对付自己,无助的眼泪滚下来,却还是缓缓去推季雨轩的臂。

    “不要怕!”季雨轩明白她在怕什么,“先上车。”他自做主张地把盈束推入车子,盈束不安地要探身出来。

    “一切有我。”他做了一个让她安定的眼神。

    背后,漠成风的表情始终阴暗,眉一直拧着。

    季雨轩当着他的面关了门,将盈束隔在他们之外。

    “漠总,我想和您谈谈。”

    漠成风面无表情,并没有同意。

    “有关束束的。”

    季雨轩最后这一句话让他终于有了反应,率先走出去,来到无人之处。季雨轩跟在后头,打量着漠成风挺直伟岸的身体,就算是男人,都不得不赞叹漠成风的出众。他的气场与生俱来,没有一点刻意。

    这个男人满足了许多女人的幻想,难怪盈束会爱上他。

    漠成风停了下来,他这才敛神,“漠总,不管您出于什么样的想法让束束见您的孩子,都行不通。”

    漠成风没回答。即使心里火得要死,表面上还是一片平静,他这以静制动足以见得功底深厚。

    季雨轩没打算瞒下去,“您应该知道,束束死过一个孩子。这个孩子的死给束束带来的打击是致命的,从此以后,她不能见孩子甚至不能听到孩子的哭声,她对孩子形成了一种强烈的恐惧,每一次哪怕无意中碰到孩子都要被吓得尖叫失控。所以,她居住的地方一定不能有孩子。”

    漠成风的冷脸出现了变化,颊角狠狠抽搐了一下。他只是想送给她一份大礼,却意外地知道,当年的事情给她造成了这样严重的后遗症!

    “刚出国的那会,她连听到孩子两个字都会发抖,完全无法正常生活。后来我带她去看了半年的心理医生,在医生的开导下才有所好转。”想起当时的盈束,季雨轩还是会心痛。

    “她瘦得皮包骨头,面色腊黄,整天整夜不睡觉,有一点动静就会吓得跳起来。曾有一段时间,因为过瘦严重贫血加脱水,差点……没救过来。”

    她竟经历了这么多的痛苦!

    漠成风的心口抽痛着,在这一刻,他已不知道自己当年的决定是对还是错。他以为她恨他恨得深,才会忘记得快,才会给那个孩子换上妞妞的衣服,告诉盈束,那就是她的,是他亲手杀死的。

    “如果不是我说她欠我太多,要死也要还了债再说,估计她一定会死的。”

    听到这儿,漠成风甚至想去拥抱季雨轩。

    “所以,不要再折磨她了,至少,别拿个孩子去吓她!”

    “我知道该怎么做!”漠成风大跨步走了出去,在季雨轩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上了盈束坐着的车,“开车!”

    司机是个美国人,虽然听不懂他的话,但还是从他的表情里看出来,司机被他的气场震住,只能启动车子。好在翻译快一步上了车,为司机报了目的地。

    “怎么是你!”看到漠成风,盈束紧张地掐着椅背,直往另一扇门退。她想要逃离。

    漠成风一掌将她拉了回来,压在胸口,“乖乖坐着,不许动!”

    她没敢再动,心脏却跳得凌乱,喉头发滞。好久才艰难吐声:“漠成风……求你……不要带我去见孩子。”

    “不会去见了,现在,闭眼,休息!”

    她这模样太过可怜,而且虚弱得很,再不休息,不保不会就此晕过去。听了他的承诺,她这才闭眼。漠成风的怀抱有一种安神的作用,她虽然知道不该贪婪,但这一刻还是想窝在他怀里。

    她很快睡了过去。

    夜色深沉,漠成风从医院回来,早有人迎了过来。

    “人呢?”他问,风尘仆仆。原本每天都在医院陪妞妞的,但放心不下盈束,非得要回来看看。从医院回来,已近十二点。担心妞妞中途醒来找不到他,才会碍到这个时候。

    “还在休息。”负责照顾盈束的人道。

    他挥了挥手,示意所有的人出去。

    一直跟在他身后的玄铁沉重地看了他一眼,“大哥打算怎么办?”

    “是她的孩子,自然要还给她。”

    “可是,大小姐显然没办法接受妞妞。”

    “哪有做妈的接受不了自己的孩子的?等她睡醒了,把实情告诉她,说不定她会跳着喊着去见妞妞。”

    “大哥……”玄铁有些心酸。终究眼看着漠成风带着妞妞这么走过来的,多少次妞妞病重缠身,病重知情书都不知道签了多少。他把妞妞看得比命还重,如果大人的心脏可以用,指不定会挖出自己的心脏来的。

    当成心肝一般的孩子,最后却让给了盈束,这样怎样深的爱才能做得到?

    “我做不到大哥这般。”

    漠成风苦笑了起来,“你还没有爱过人,所以不懂。”

    “如果要像大哥这么爱得辛苦,玄铁宁可不要。”

    没再说什么,他只是转过身来,拍了拍玄铁的肩。而后进了卧室。

    卧室里,盈束安然落入被中,露出的是一张干净荧白的小脸。她的五官漂亮,比艺术家手下的艺术作品还要漂亮,无论是闭眼还是睁眼,或悲或笑,都那么勾人。

    当年,漠成风要了她,只是觉得自己的人知根知底,不会被套入某些圈套中去。在道上得罪过不少人,所以行事格外谨慎。只是没想到,处着处着,就把这个女人处到了心里去,放在心尖上捧着,生怕磕着碰着。

    三年的同床共枕,四年的别离,以为这一次可以一生相守,到底没能。指,伸入被中,握实了她的柔胰,“下辈子,千万不要再跟我认识。”

    如果有下辈子,他倒宁愿他们是陌生人,至少她能快快乐乐,莫要经历这么多的伤害。

    “还有,以后带着妞妞好好生活。”

    妞妞,是他唯一能给她的安慰。

    他一直都知道盈束有回日本发展的意思,却从不阻止。这样也好,她才能真正解脱。放在他身边,他并不能保证自己不会去染指。盈束就是一种毒,让人上瘾,无法摆脱。

    盈束睡到大半夜,感觉有灼灼的亮光射着自己,这才睁眼。一睁眼便见漠成风坐在床边,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眸光里,有满满的温柔。

    她看错了吧。

    意识到自己的手被他握着,她急急抽了回去。

    漠成风这才从深思中转醒过来,看向她,“醒了?”

    她没有应声,不自在地抓着后颈,“这是哪里?”她一直记得自己在车上的。

    “酒店。”他吐出两个字来,既而立起,“既然醒了,出来吃东西吧。”

    盈束收拾了自己,走出来,桌上,摆了丰盛的菜品,还散发着热气。漠成风坐在位置上,挺立的身姿异常显眼,圈了无数光环,让人无法漠视。

    她局促地坐了地去,安静地低头吃东西。

    漠成风并没有动筷子,看着她吃。

    她并不饿,没吃多少就放下了筷子,“我该走了。”她该呆的地方是季雨轩身边,而不是这里。她低头,想去拨季雨轩的号码,他顺手将她手中的手机拎走,甩在了沙发上,“我们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