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8章:生个我们自己的孩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7本章字数:3021字

    紧跟着,他屁股坐在沙发上,一本正经,垂眸敛目。

    她疑惑地跟着坐下去,落在他对面:“谈……什么?”他的严肃让她心里直打鼓,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他抬眸来看她,“有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你必须知道。”

    她微张了唇,没出声,只看着他,是要他说出来的意思。不知吉凶,她紧张地捏上了衣角。

    “其实妞妞……”是你的孩子。

    后面的字并没有说出来,因为耳边响起了刺耳的手机铃声。这是漠成风专门为医院的电话号码而设置的,与众不同。

    他低头,迅速将手机放在耳边,“喂?”

    “什么?”

    “马上!”

    盈束不知道电话是谁打来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漠成风连电话都忘了挂就站了起来,“在这里等着!”

    只留下这几个字,他大步离去。

    不知道该听话地留下还是离去,盈束顿时有些为难。

    医院里。

    人影一片凌乱,高级病房里响着刺耳的警报声,短短的几十秒,所有医护人员集结。

    漠成风赶到时,妞妞已经送进了手术室。

    “到底怎么回事?”漠成风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睁眼去看手术室,眼底的火焰几乎要将手术室燃烧。

    “不太清楚,好像出现了排异反应。”护责护理的护工胆战地回答,“刚刚突然发烧,然后就抽搐,医生检查了就说马上送手术室。”

    漠成风沉了下来,整个人都压在了阴影里。他没再说话,有些疲惫地坐入椅子。玄铁站在身侧,看到漠成风这副无力的样子,心情也跟着沉重。

    手术进行到天亮才结束,大门打开时,只有满脸疲惫的主治医生。漠成风立起,朝医生走去,“怎样?”

    医生的表情有些凝重,“出现了排异反应,情况不稳定,要在ICU病房里观察一段时间,如果情况不理想,极有可能得重新寻找心脏源。”

    这话将漠成风定在了原地,久久无法言语。妞妞的病床随后推出来,她小小的身子落在被子里,苍白的小脸再也没有了可爱的笑容。全身插着管子,了无生气。

    他上前一步,握上她的小手,内心里涌起的只有难过和失望。

    “孩子的年龄太小,承受能力比较弱,所以,要有心理准备。”医生委婉地表达道,吩咐护士推入ICU。

    漠成风止步在门口,脸苍白得看不到一丝血色。他不该,不该让妞妞这么小就动手术,再长大点抵抗力会好些的。

    “大哥……现在,怎么办?”玄铁走过来,低声问。

    漠成风的身子晃了一下,自己扶了门并推开了玄铁要过来扶的手,“打电话给季雨轩……”

    盈束在酒店里等了大半晚上,没有等到漠成风,等到的却是季雨轩。

    “走吧,我们回国。”季雨轩道。

    盈束十分意外,“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迟疑了好一会儿,季雨轩才出声,“漠成风的手下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你就在这儿。”

    所以,这也是漠成风的意思了。

    “漠成风本人呢?”

    他摇头。

    “他为什么突然就让我走了?”他昨晚明明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她说的,她等这一晚上,就是为了听他讲事啊。

    “是的。”这次,季雨轩点头点得相当干脆,“他的手下转达了他的意见,让我带你回去。”

    若不是他亲口同意,他们哪能离得开?

    这事,总有些不对劲。盈束想着他昨晚的表情,那般严肃,似乎还跟妞妞有关,他到底要跟她说什么?

    “我要去找漠成风。”她道,快步走向门口。

    季雨轩在身后叫住了她,“漠成风已经结婚了,你们这么牵扯下去对谁都不好!束束,听我的话,离开吧。”

    “可他说过有重要的事要告诉我的。”她还不死心。

    “若他真的要告诉你,就不会下令让你离开。”

    这话没错,盈束发现自己竟无从反驳。

    “跟我走吧。”季雨轩伸手过来将她拉住,这一次,她没有反驳。

    楼下,盈束与秦蓝烟擦肩而过。

    秦蓝烟的脚步匆匆,似没有看到她,盈束只微微回头,意识到她身为妞妞的母亲,自然会出现在这里,心头涌过一阵尴尬。

    她随着季雨轩上了车,直奔机场。

    秦蓝烟并非没有看到盈束,早在擦肩之时,她就有所感觉。直到走到拐角看不到的地方,她才回头,极为意外会在这里碰到她。她第一时间怀疑漠成风和她有什么扯不开的关系,但盈束的手分明被季雨握着。她想,应该是自己想多了。

    秦蓝烟去了医院,她也是昨天深夜听说的妞妞病情反复,大半夜就赶了过来,直到早上才到。来不及休息,第一时间赶过去,看到妞妞躺在ICU里面,眼泪跟着就哗哗直滚,“怎么会这样?不是说恢复得很好吗?”

    “怎么过来了,不是让你呆在家里吗?”漠成风的语气里带了淡淡的责备,但也无心过多问责。他的心全在妞妞身上。

    “都到了这种时候了,你让我怎么呆得下去啊。”秦蓝烟正为自己上次听漠成风的话离去后悔到要死,“我该分分秒秒守在她身边的,如果我能守在她身边,妞妞估计就不会排异了。”

    “妞妞的事,我不用管。”漠成风又是冷冷的一句,没有多少感情。秦蓝烟满脸噙着泪,唇都颤了起来。她并未从这话里听到别的意思,以为漠成风担心她伤心才说这话,主动扑进他怀里:“你放心成风,我能坚持得住,我要守在妞妞身边,直到她度过难关。”

    “大哥。”玄铁从尽头走来,漠成风放弃了和秦蓝烟说话的想法,迎了过去,直到僻静处才开口,“怎么样?”

    “大小姐已经跟季雨轩上了飞机。”玄铁如实汇报。

    漠成风缓缓点头,目光幽远,“早知道打几个演员就能吓住她,就不该让她回来。”

    玄铁看他,自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当初秦蓝烟买通人打了跟盈束拍戏的几个男演员,把盈束惊得不轻。

    “大哥让她回来,也是为她好。”玄铁试图为他开脱。

    漠成风其实并无过问过盈束的生活,只知道她跟一个条件不错的男人出了国,那男人似乎对她不错。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他决定彻底放弃她。只是没想到,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从某个不入流的小网吧路过,看天有人在看黄片,黄片里,盈束大尺度演出,让人不忍直视。

    他愤怒之下让人查封了那家网吧,自此才知道,这些年里她一直在做艳星。

    “当年知道大小姐走了歪路,大哥甚至不惜假冒她小姨的笔迹让她回来,说起来,也算仁至义尽。”

    漠成风只苦苦地笑。

    是他低看了盈束。

    他的盈束从小到大都洁身自好,跟了他之后甚至看都不多看别的男人一眼,又怎么会走歪路。如今想来,她为了回来找自己的小姨又有心避开自己,才会弄那些个假东西来骗他。

    她永远都那么聪明,知道以他的能力,不可能不知道她在做什么。而他,无法接受二手女人。

    让她回来,完全一场错误啊。

    妞妞在ICU病房里一呆就是十天,这十天里,毫无起色,倒是病危通知书签了好几张。漠成风明显瘦了一圈,秦蓝烟更是胆战心惊,她想得更多的是,如果妞妞离开了,她该用什么栓住漠成风。

    漠成风似乎因为妞妞的缘故,对她不再那么冷情,甚至有时还会来关心她,让她看到了点点希望。

    “如果妞妞好不了,那该怎么办?”她扑到漠成风怀里,哭泣着倾诉。

    此时,她的眼泪是真实的。

    在妞妞这件事上,漠成风对秦蓝烟怀着一丝歉疚的,所以,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不用担心,一定会好的。”

    “风。”她顺势抱紧他,吻就落了下来,“要不,我们再要个孩子吧,真正的,属于你和我的孩子。”她甚至伸手进他的衣里。

    他不耐烦地将她的手扯出来,“现在是非常时期,没心情谈这些,以后再说吧。”

    他说的是以后再说,到底没有将她的路封死。虽然没得逞,但秦蓝烟却很开心,妞妞的病带来的担忧也减轻了许多。

    “冲个凉换件衣服吧,妞妞最经不得脏,万一醒来看到你这样子,又要嫌弃了。”秦蓝烟贤妻良母一般,把手中一个袋子递给漠成风。

    漠成风没有反对,接过。

    他本人并不讲究,但为了妞妞,能改变很多。

    医院里专门给他开辟了住处,他直接进了屋。秦蓝烟跟进去,刚好看到漠成风脱掉上衣。他一身紧实的肌肉和漂亮的人鱼骨直看得她脸红心跳。只可惜漠成风从头到尾把她当空气,直接关上了浴室门。

    秦蓝烟终究是个成熟女人,这么些年来,除了从曾经让她怀孕那个男人身上得到过热情外,已经四年多没有体味男女的热情。她是极渴望的。

    捧着心口,她出了门,血水倒流,让她脑子有些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