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章:提醒你,好好看看妞妞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7本章字数:3236字

    “蓝烟!”

    有人在叫,声音那般熟悉。她抬头,在看到走廊里站着的朴宏宇时,脸白成一片,“你怎么在这里!”

    朴宏宇是韩国人,没有太大名气的演员,此时看到故人,眼睛都发了直,“蓝蓝,我是为了你才到这里来的。”

    “说什么鬼话!”秦蓝烟扭身要走。

    朴宏宇大步到来,将她拉住,往暗处拉去,“蓝蓝,我想你。”

    “朴宏宇!”

    ……

    漠成风从浴室里走出来,看到秦蓝烟红了一张脸,局促地理着衣服。他走出来,她甚至跳了起来,“出……出来了?”

    “嗯。”他淡淡点头。

    “我去冲凉!”秦蓝烟几乎逃命般冲了进去。关紧门,朴宏宇抱着她拉向黑暗的一幕便显露,身上,还残留着一种熟悉却久远的感觉,此时,细胞敏感得要命!

    朴宏宇成功地进行到了最后一步,进去了,但她太怕太紧张又太羞愤,狠狠将他推开,而后逃了出来。

    两个人,都只尝到了滋味。她的身子抖个不停,有紧张,有渴望,还有亢奋。她抱紧自己,觉得真是太不要脸了!

    秦蓝烟冲完凉出来,在医院的办公室里找到了漠成风。漠成风正通过翻译了解妞妞的病情,表情严肃认真,俨然慈父形象。她从来不怀疑漠成风对妞妞的爱,此刻看他对跟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妞妞这么好,心里一阵阵感动,越发觉得他是可以托付的人。

    她走过去,依着他,“医生……怎么说?”

    “目前还不能确定,得继续观察?”

    “得观察到什么时候?”终究是女儿,一说起这事儿,她就红了眼。

    漠成风安慰般拍了拍,“我让玄铁送你回去吧。”

    “不要,我要在这里守着妞妞。”

    “你放心吧,妞妞我能守好。”是他的孩子,他不想秦蓝烟参与。

    秦蓝烟哪里懂,只想和漠成风并肩作战,“你对孩子这么好已经够让我感动的了,成风,我也想为她做点什么,否则,我会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漠成风揉了揉眉,没有再说话。他并不是不知道,当年盈束会遭遇那样的事,秦蓝烟脱不了干系。这些年他装做不知道,她对妞妞好,他也只当是对妞妞的补偿。

    妞妞能不能活得下去成了未知数,他没有再坚持将她和妞妞隔开。如果妞妞真的发生了什么事,至少还要她充当孩子的母亲。

    当然,这些都是为盈束作想,妞妞若是活不下去,他一辈子都不会告诉她,她的孩子曾活到了四岁。

    是的,妞妞其实已经满了四岁,当年为了达到把她养在身边的目的,瞒了真实年龄,说小了半岁。

    秦蓝烟的孩子一生下来就夭折了,而妞妞那时也被心脏病折磨着,十分瘦小。他拿妞妞换了秦蓝烟死去的孩子,并且以孩子有心脏病为由,直到到半年后才让秦蓝烟跟孩子见面。

    秦蓝烟并无过多怀疑,加之对孩子没有多少感情,几乎没有喂养过,根本不懂孩子的成长知识,就这么蒙混了过来。

    当然,在结婚的四年前,两人聚少离多,多半时间都是漠成风带着孩子住在别处,她住在家里,直到妞妞三岁半才回到漠宅。

    因为漠成风把妞妞带在身边这么多年,他对妞妞的感情以及妞妞对漠成风的依赖都变得理所当然,秦蓝烟因此才从不怀疑什么。当然,在秦蓝烟心里,漠成风对妞妞好的最初原因多少跟自己父亲有关。

    父亲掌握着他的经济命脉,对孩子好才能显出对秦家的忠诚来。而日久天长,他和孩子难免有感情。

    漠成风自然清楚她的想法,只是从来不揭破什么。

    “大哥。”玄铁的出现打扰了二人。他静静地站在面前,虽然没说话,但已经表明有话要说。

    秦蓝烟也看了出来,聪明地让出地方来,“我出去给你弄点吃的来。”漠成风这些日子一直守着妞妞,饥一餐饱一餐,有时一天都吃不上东西,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棱角越发分明起来。

    她晃着裙子款款而去。

    漠成风的目光不曾在她身上停留半下,只转眸去看病房,眉底压着沉重的悠思。

    “大哥……刚刚传来的消息,大小姐……很快要回日本了。”

    接到这消息时,他不知道要不要对漠成风说。最后,还是决定说出来。

    漠成风的眸子一滞,仅此而已。

    房间里的小身体动了一动,他的眼眸一时盯紧,“快叫医生!”

    ICU病房里,医生进行了一番检查,出来时,面上带着明显的轻松,“恭喜漠先生,您女儿已经成功度过了排异期。”

    “你的意思是……她没事了?”

    漠成风激动得差点连话都说不清楚,两只手握在了医生臂上,握得生痛。医生已经习惯了他的激动方式,再没有被吓道,点头,“是的。只要后期养护得好,她能够平安长大,将来结婚生子都不会受到影响。”

    妞妞终于从ICU送到了普通病房,漠成风一惯冷凝的眼里却泛起了红。玄铁看着这个他一直敬仰的人,有明显的惊讶。能让漠成风露出这样的表情并不容易,至少跟他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他还没有看到过。

    有专业护士护理妞妞,做为父亲的他并没有什么可做的。他走过去,原本是想要将妞妞抱起的,又生怕伤到她,最后只能握上她的小手。她的手真小啊,还没有自己的掌的四分之一大,他将她的手压在唇下,一次次吻着。

    玄铁安静地站在身后,看着这副和谐的亲子画面。

    “铁子。”

    好久,他才出声。

    玄铁略微意外,他以为漠成风如此关注妞妞定不知道自己就在身后。

    “想办法,让她再留一留。”

    玄铁略微思忖,才意识到他是在答自己在门外时说过的那些话。

    “大哥!”他低声叫,语气里充满了劝慰。

    他知道,他们是不能在一起的关系。

    “把那些个乱七八糟的想法收回去,想办法留住她!”漠成风的心永远是透亮的,谁想什么一清二楚。玄铁急急缩回心绪,冷汗却滚了满背。幸好他从来没有想过对大哥不利的事,否则定被揭穿。

    好一会儿他才低应,“是。”

    他转身要走,漠成风再次将他叫住,“找几个有影响力的广告,最好每个台都会播的那种。”

    他的思路永远比自己的强。玄铁在心中再一次敬佩漠成风。他认为有点难度的事情,漠成风部能轻易想到解决方法。

    “是。”他再应一声,走了出去。

    医院门口,秦蓝烟带着吃的急步走来。一道身影迅速闪过,最后将她拦住,“蓝蓝。”

    朴宏宇!

    秦蓝烟像被蜂蛰了一下,迅速将他推开,眼里的戒备十分明显,“你活得不耐烦了吗?这种地方也敢来?”

    “为了你,就算赴汤蹈火都再所不惜!”

    朴宏宇的话不仅没有让秦蓝烟感动,还十分厌恶。他的出现时时提醒着她在见不得人的地方两人已经负距离的那点事,脸轰轰地烤着,又羞又愤。

    “马上给我滚!”

    朴宏宇却没动,“蓝蓝,我们重新在一起吧,我爱你!”

    “你脑袋坏了吧,我已经结婚了,现在很幸福!”

    她的强调只能惹得朴宏宇一阵冷笑,“蓝蓝,你真的幸福吗?”

    秦蓝烟有种被人揭开面皮露出丑陋真相的羞耻感,怒火更往上冲:“如果没有你在这里死缠烂打,我会更幸福!朴宏宇,你知道我有多讨厌你吗?你差点毁了我的幸福!”

    “我从来没有毁过你的幸福,你本来就不幸福!”

    他这样清清楚楚地揭开了她的伪装,让她越发不堪。

    秦蓝烟不想和他说话,退一步错开他,朝里就走。

    朴宏宇不让,再次拦过来,“蓝蓝……”

    秦蓝烟刚好看到走出来的玄铁,一急之下将手里的袋子砸在朴宏宇头上:“滚!再不滚我让人抓你去警察局!”

    东西兜头浇下来,浇了朴宏宇一头一脸,烫得他直跳。

    “没看到吗?成风的兄弟来了,你再敢缠着我,我会告诉他的!”她警告。

    朴宏宇果然收敛,挑出手绢在脸上擦,大步走向另一个方向。走了一半,又微微停下,“蓝蓝,出于好心,我提醒你一次,好好看看妞妞。”

    “你……什么意思?”

    朴宏宇已经没有时间回答,扭身消失。玄铁已经走到近前,“夫人出了什么事?”秦蓝烟极力收敛着紧张,让自己表现得正常,“刚刚跟人撞了一下,你大哥的早餐撞掉了。”

    “我让人重新打一份。”玄铁没有过多表情,抬步就走。

    秦蓝烟看着他冷漠的背影,指头一点点缩紧。身为兄弟的他不该叫自己嫂子才是吗?以前叫秦小姐,如今叫少夫人,表面上是恭敬,实际上是要跟她划清界线!

    玄铁的疏冷让她看到了自己的处境,恨不能让他大卸八块!

    回到病房,秦蓝烟很快得知妞妞从重症病房里转出来的消息,滚着眼泪冲向病房,“成风,妞妞,妞妞没事了?”

    漠成风转脸,眼底有着明显的不悦。她打扰到妞妞了。

    秦蓝烟这才用力捂嘴,内疚得不得了,“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妞妞是她的孩子,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紧张是理所当然的。

    她走过去,挨着漠成风坐下,伸手去摸妞妞的脸。手,被从半空中截了回去,“孩子身体还很虚弱,容易细菌感染。”

    “哦,哦。”秦蓝烟讪讪缩了指,看到他脸上只有一片冷。孩子跟了他三年多,他能产生感情,自己跟他在一起算起来有四年了吧,为什么还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