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0章:为他做过的那些傻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7本章字数:3307字

    有些难过,秦蓝烟到底没敢流露出来,只去端详妞妞的小脸。因为手术,她瘦了许多,一张小小的脸蛋几乎埋进了被子里,却依然粉嘟嘟的,可爱极了。

    妞妞拥有大大的眼睛,粉白的皮肤,唇瓣儿像沾了蜜似的,什么时候都是粉粉嫩嫩的,发丝又黑又直。

    “你觉得,妞妞像谁?”或许是朴宏宇的话起了作用,她看来看去,看不到她留在妞妞身上的痕迹,轻声问。

    漠成风没有正面做答,“你自己看不出来?”

    “像我吗?”他这话让秦蓝烟理所当然往这个方向想,摸了摸自己的脸,“这么一说,倒还有点像了。”

    她这话,纯粹为了讨好漠成风,但内心里却没有多想。所谓旁观者清,自己怎么可能看出孩子跟自己像呢?

    漠成风没有回应,目色沉沉,染在妞妞的脸上。他的脑海里浮出的是另一张脸,那张脸同样拥有大大的眼睛,粉白的皮肤,漂亮如花朵般的唇。

    孩子一天天长大,越长越像她。

    ……

    盈束回到国内,花了一个星期收尾工作。手里的通告已经接完,季雨轩正迫不及待地为她订回日本的机票。

    他不希望她再跟漠成风有任何联系,想趁着漠成风不在国内的时候把这件事办妥。买好机票后,他发了信息给盈束。看着上面的日期,盈束说不清是什么样的感觉。

    这一趟本来是为了找小姨而回来的,结果却只能空手而归。也不算空手,在感情上又中了一刀。四年前被漠成风抛弃,四年后再来了一回。好在她的心脏足够强大,这事已不能给她致命伤。

    季雨轩真的很急,回去的时间在明天,第一班飞机,六点钟。

    她拾起电话,打算通知一下candy,candy已经敲开了她的房门。没有要紧事,她不会来找自己。

    “有几条公益广告,对方极力邀请你参加。”candy把协议丢在桌上,“对方相当有诚意,而且广告是中视委托的,拍好后将会投入到各大电视台,主流媒体都不会错过。”

    盈束有点眼花。

    她知道自己主演的电视剧收视率不错。除了奔着导演的名头外,还奔着她。不过,她并没有讨得好,评论大多数在骂她。身为艳星,她是天下大多数女人的情敌,而偏偏偶象剧女性观众为主。

    所以,她的名气并不显好。这种情况下,会有如此大的机构找她拍公益片,令人匪夷所思。

    “怎么想的?”candy问她。

    她将手机调出来,把季雨轩发来的短信给candy看,“已经订好了明天回日本的机票。”

    Candy把她的手压了下来,“这是一个极好的宣传自己的机会,你舍得?”

    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舍得的。

    Candy从她眼里看到了答案。坦白说,她一直觉得以盈束的外形,还能有更多的发展,只是她向来表现得很淡然,似乎并没有打算在这条路上走更远。

    Candy觉得可惜。

    “束束,或许你觉得放弃这些广告没问题,但你想过没有,投放量如此广的方告一定能带给你想要的东西的。你就没有想要的?”

    想要的?

    她想要这个世界上的唯一亲人,小姨。

    眼睛,突然亮了一亮,她用力把candy拉到眼前,“是不是小姨也有可能看到?”

    “这是绝对的。”candy相当确定地点头,“坦白告诉你,这次的广告全国投放,换句话说,只要她在国内,就百分之一百能看到。”

    百分之一百!

    这个数值吸引了她。

    “我要签约!”

    ……

    “束束?”季雨轩看着门口的盈束,一脸意外。

    盈束走进去,“我想和你谈谈。”

    当她把要留下来的事说出口时,季雨轩的脸色相当难看,“束束……”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保证,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的表情真挚,让人无法怀疑,只是,感情的事,向来不会尊遁理智的要求。季雨轩不放心,“束束,想要拍广告,我们回日本去拍,我向你保证,只要你愿意,多少条广告都可以拍。”

    “但是日本没有小姨。”她向季雨轩坦承,“我回来就是为了找小姨的。”

    她的坦白让季雨轩再也说不出话来。

    “你放心吧,广告一拍完我们就走。”

    她的表情无比坚定。季雨轩却还是觉得心里像塞了什么,十分不畅。他伸手握上了盈束的指:“束束……”

    “小姨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我想找到她。”她的语气轻轻的,却直透了季雨轩的心底,最深处。

    他依然记得,她当年满身是血狼狈不堪地拍他车门的样子,他那时就想,她这个样子难道就没有亲人会担心么?

    这么多年来,她掩埋着自己的伤口,从不对人提起,他也没问。

    最终,他沉重地点头,“好。”

    虽然应了她,但目光里的忧愁无法散去。他想她离开,是因为漠成风在这里,她注定没办法注意力落在别处,所以永远看不到,他有多爱她。

    “还没吃东西吧,我给你做点吃的。”季雨轩知道盈束不会做饭,也不懂得照顾自己,道。

    盈束没有反对,他转身进了厨房。

    客厅最中央,放着一架白色钢琴,显然新近才买的。盈束一直都知道季宇轩会弹琴,而且弹得还不错。她拉开钢琴,坐上去,弹了起来。

    弹完一曲,看到季雨轩手里端着面条,正用惊讶的目光看着她,“没想到你会弹琴,怎么从来没见你弹过?”包括她的特长爱好里都没有这一条。

    盈束笑了笑,笑容无端地苦涩起来。

    她原本是十分喜欢弹琴的,而十岁时以一首《月光曲》折获了漠长风的心,获得了他的支助,原本和小姨岌岌可危的学业终于又接了下来。那时的她对漠成风充满了感激,那是怎样的一种情怀,把他当成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值得尊重的人,甚至摆在了父母的高度。

    她到现在都记得漠成风的夸赞,以及夸她时微微挑起的浓眉。尽管只有十岁,她却已经发现了漠成风那无人能及的帅气和霸气。漠成风不仅支助了她的学业,还送了一架钢琴给她。她回去后,便更加疯狂地练习起来。她想练出世界上最好的曲子给她的大恩人听。

    这是一种孩子对大人的讨好。

    用他送的琴,她果真学会了许多曲子。十五岁时,外婆去世,小姨失踪,她再次碰到了漠成风,被他带回家养。那时的她觉得终于可以在他面前展露自己的努力,于是为他弹了一首最有难度的曲目。那曲子,她足足练了三年月才练好。

    漠成风当时听完一脸茫然,“这东西太高级了,可惜,听不懂。”

    当时的她说不出有多么的失望,仿佛一颗心都落了空。她以为他不仅懂还很喜欢的。

    “您不是都听懂了月光曲吗?”

    她问。

    她记得漠成风笑得很无奈,“那首曲子小学课本里学到过,老师放过原曲,所以就记住了。”

    之后,她才知道,漠成风并没有接受过多高等的教育,早早地进入社会历练。他所经历的是刀风血雨,商海沉浮,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心力去摆弄那些高雅的东西。

    “那你看得懂什么?”她不死心地问。

    “电视剧吧。”

    漠成风当时是这么回答的。

    因为他这句话,她把所有能看的电视剧看了一遍,在高考时临时改了志愿,考影视学院。

    她对这方面并不擅长,第一次参加考试,专业分没有极格,根本入不了。她咬牙复读了一年,在这一年里,她拼命地练习唱歌,舞蹈,表演,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排满。

    说也奇怪,她原本没有舞蹈功底的,却硬是利用一年的时间把身体练得软软的,高难度的动作照样跟学了十几年的人一样做。

    连培训老师都觉得惊讶,可是没有人知道,她为此付出了多少努力,受了多少伤,甚至带伤都要把动作做到位。

    那个时候,在她心里,漠成风还是遥不可及的偶像,亲人,长辈,敬重者。

    第二年,她以极好的成绩考上了影视学院。

    在戏剧学院,她依然很努力,却从此不再碰钢琴。她立志要和漠成风站在同等高度,他听不懂的东西,她绝对不学。

    原来,她当年曾这样迷恋漠成风。

    “好饿啊。”她转移了话题,从季雨轩手里接过碗,走到桌前坐下,低头吃了起来。

    从季雨轩家里出来,盈束回了自己的公寓,把收拾好的东西一件一件又拿了出来。当拿到最后一层时,整个人僵在了那里。在底部,那条金色的,看起来相当土气的金项链软软地捕排着,闪出幽暗的光芒。

    这条项链是漠成风亲手做的。

    当时,他还曾表示过,她会成为漠宅的女主人。才多久?他已经成为了真正的法律意久上的秦蓝烟的丈夫,他们的感情,结束了。

    她拾起,看了许久。最后,装进一个信封,让快递公司的给递去了漠宅。既然两个人已经成了平行线,就不该留着对方的东西。

    ……

    今天是漠宅的大好日子,经过一段时间的疗养,妞妞终于回国了。虽然还要在医院里疗养,但已无生命危险。

    妞妞长久住在医院里,不肯再进医院,哭哭啼啼地囔着要回家,要吃秦蓝烟做的南瓜饼。秦蓝烟是制香师,做南瓜饼时会加入许多香精,妞妞尤其喜欢。

    拗不过孩子,加上她换一回心脏,等于从鬼门关里闯过来一回,秦蓝烟心疼她,帮着她求情。漠成风总算松了口,勉强让她回家住一晚,晚天无论如何要去医院。

    秦蓝烟听得这话,忙将妞妞抱进屋里,而后自己围了围裙去做南瓜饼。她做得极快,半个小时后,碗里便有了几个金灿灿的小南瓜饼。她端着东西往楼上走,却一眼看到佣人走来,手里分明拿了个快递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