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1章:给她闻的香味是盈束身上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7本章字数:3145字

    “是什么?”她随口一问。这段时间大家都在国外忙着妞妞的事情,没有在网上购过物。

    佣人看了一眼封条,摇头,“是给老板的,没有写送信人的信息。”

    这让秦蓝烟疑惑,伸过手去,“拿来吧。”

    佣人把东西递给了她,退出去,她顺手将东西放在桌上去打量那快递。里面的东西似乎很小,没有分量。是谁,要匿名送东西过来?

    疑惑让她拆开了东西,当里面掉出小小的金黄色的小物件时,脸一下子变色!

    这东西,只有盈束会有。

    她送这东西来想干什么?

    秦蓝烟低头,慢慢去捡那条金链子,捡到一半时,叭又滑了下去。她想起了一件事情,这链子,漠成风只给过盈束和妞妞。

    他若是单独给,也没有什么想不通的,只是,为什么要同时给这两个人,而且款式一模一样?

    这个问题,她想不通,正好楼上有脚步声传来,她迅速收了那条链子,端着盘子往楼上去。

    “东西弄好了?”是漠成风。他问话时目光朝秦蓝烟的背后描了一眼。背后那个快递的盒子还在。秦蓝烟迅速捋了一下发丝,故作镇定,“嗯,刚刚来了个快递,耽误了点时间,不好意思啊。”

    她看着漠成风没动,举了举盘子,“妞妞向来不肯要我喂东西,还得你出马才行。”漠成风这才收回视线,从她手里取过盘子。

    他取盘子时,有意避开她的指,两个人交接,并没有半点沾染。秦蓝烟还想借此机会给予他某些暗示,最终不得不讪讪收了手。

    她跟在漠成风的背后进了妞妞的房间。

    妞妞躺在床上,小脸还有些白,精神也不是特别好。

    漠成风走到门口,对着候在里面的奶妈吩咐,“把小姐要的东西送过来。”

    奶妈应声离去,漠成风走到床边,用小刀把南瓜饼分成几个小块。他分得很认真,就像在西餐厅里切牛排。秦蓝烟看得出神,她记得他并不喜欢吃西餐,嫌要用刀麻烦。

    明明就是一个不高雅也不懂得浪漫的男人,秦蓝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死心踏地地去爱他。

    第一次见到漠成风,是在一家酒店的外面。她被父亲母带着去参加酒会,觉得实在无聊,便出了酒店,在酒店外散步。酒店外有个大池子,一池的荷花偏偏波光粼粼美不胜收。她只是想去触触那朵长得最大最漂亮的莲花,哪知一个脚下,掉落在了水池里。

    在水里扑腾了几下便被人救起,睁眼时,她从水光迷蒙的视里里看到的是一个俊美非凡的男人,那一刻的惊艳直到此时依然怦然心动。

    她对他,一见终情。

    “吃。”漠成风轻轻的语音惊醒了秦蓝烟,她看到漠成风叉着南瓜饼的小碎片,递到妞妞唇边。他的眼波柔软,完全没有平日的锐利和冷意,清清楚楚可以感觉到他对妞妞的爱意。

    都说女儿是男人前世的情人,这话,是真的。

    奶妈捧着洁白的花束走进来,笑眯眯的摆在床头柜上,“小小姐的宝贝白玫瑰来了。”奶妈拉长的音调格外温柔,眯眼看向妞妞。

    妞妞开心地也跟着眯了眼,倾身要去闻花。漠成风及时压了她一把,而后将花递到了她鼻边。她深深吸一口花香,眉眼里全是满意。

    秦蓝烟看着这一幕也是开心的,只是当浅浅的花香传入鼻腔时,莫名震了一下身体。刚刚……收到的项链上也有这样的味道!

    她是制香师,鼻子自然比别的人要灵敏许多!

    她颤眼,去看那花,再去掂自己的袋子,脸色一点点变白。

    “妞妞……为什么这么喜欢这种花香?”她吸着一口气问,不敢把表情显露得太明显。妞妞依然眯着双大眼睛,俏皮极了,“爸爸说这是世界上最好闻的香味,闻着这个味道就能找到最重要的人。”

    最好闻的香味!

    最重要的人!

    有某种东西轰然倒踏,她压紧了眸子去看妞妞,朴宏宇那句“好好看看孩子”的话再次响在耳边。

    妞妞不像她!

    一点都不像!

    她的眼睛没有那么大,鼻子也没有那么挺……她竟然从妞妞的脸上看到了盈束的影子!

    怎么可能!

    她的身子狠狠晃了一下!

    漠成风终于注意到了她,“怎么了?”

    秦蓝烟慌张地站起,“没事,只是……有点累。我去休息一下。”

    她是跌跌撞撞离开的。

    漠成风的目光幽沉着,在她的身上落了一下。

    “爸爸,为什么花香能找到最重要的人?”这一点,妞妞始终不明白。

    漠成风回过神来,轻抚着她的小脑袋,“很快,妞妞就会明白的。”

    “很快是多快?”她好想马上就知道啊。小孩子的好奇心是最重的,也是最没有耐心的。

    “你把病养好了,能跑能跳的时候,爸爸就告诉你。”

    这是他的承诺。到那时候,妞妞大概也要与他告别了吧。

    能为最爱的人守护着最珍贵的东西是一种幸福,只是当最爱和最珍贵都离去时,饶算是漠成风这样的人物都会生出苍凉之感。

    妞妞为了尽早把秘密揭开,用力地点头,“我一定会乖乖听话,快点好起来了。”

    妞妞睡下后,漠成风下了楼。客厅里已没有任何痕迹,桌上空空如也。他记得下楼来时,桌上摆了一个已经开封的快递盒子。

    “有快递送过来了?”他随口问佣人。

    佣人点头,“是的,少夫人已经取走了。”

    “谁送的?”

    “没有写,不过是给老板您的。”

    佣人并非有意多嘴,只是漠成风眼里泛着锐利,不得不让她把所知道的都说出来。

    漠成风的脸色在变。

    片刻,他去了书房。并没有开灯,他把自己放倒在躺椅里,什么都没想,只是揉着眉。

    夜深,他耳尖地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书房离妞妞的房间并不远,为的是方便照顾。他起身,拉门就走出去,正逢着秦蓝烟从妞妞房间走出来。

    看到他,秦蓝烟的脸色很不好,接近苍白。

    “哦,我怕妞妞晚上睡觉蹬被子,所以过来看看。”

    漠成风不语,目光依然幽着,落在她身上。她紧张地将手放在背后,一点点从墙壁滑过去,不敢与他相触,“好累,我去休息了。”秦蓝烟的步子急切凌乱,有问题。

    漠成风锐利的目光在她的指上落了一下,有些东西虽然细小但已被他捕捉在眼里。等到秦蓝烟关了门,他低头去拾手机,“严密监视秦蓝烟,尤其去医院的时候。”

    一夜就这样过去。

    第二天一早,妞妞扁着嘴把脑袋压在漠成风的肩膀上,由着他往车子走。今天,是去医院的日子。

    她多么不想呆在医院啊,那些冷冰冰的器械好让人害怕,而且一到了医院,慈爱的爸爸也会变一个人,不再会护着她,只会医生说什么就做什么,甚至不惜逼她。

    大眼里淌出眼泪来,却没有哭出声来。爸爸说等她全好了会告诉她一个大秘密,如果知道她哭了,一定不会告诉她了。

    秦蓝烟跟在后面,脸色始终苍白,拎包的指压在包上,压出了一片青白的指节。漠成风没管她,低头上车,把妞妞护在怀里,护珍宝一般,大掌自然地滑在她的小脸庞上,摸到了她的眼泪。

    “妞妞,相信爸爸,这一次只是疗养,不会再有别的痛苦了。”漠成风安慰着她,看她这样一副怕又不敢发泄的样子,无端心痛。

    这样的妞妞连性格都是盈束的翻版,再多的苦痛只闷在心里,不肯吭一声。练习舞蹈的时候她已经十六岁,对于舞蹈初学者来说,这个年龄太大。她却买天咬牙练习,有时痛得眼泪直流却硬是没喊出一声痛来。她怕喊出痛来自己会制止,却不知道,她那副痛却不喊的样子,他更疼。

    她的那副悍劲儿让他莫名觉得亲切,因为他也是这么过来的,只是一路辛苦没有流过泪罢了。或许正是因为这层相似,他才会对小了自己足足十岁的她怦然心动。

    妞妞听到他的安慰,不敢相信地抬头,“真的吗?”

    “爸爸有骗过你吗?”

    脑袋摇了摇,虽然相信,但可怜巴巴的样子依然能将人的一颗心给融化。漠成风低头在她额角吻了吻,“爸爸会一直陪着你。”

    到达医院,妞妞接受了一系列的检查。漠成风亦步亦趋地跟着,不敢有半点马虎。秦蓝烟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不时低头去看自己的包。当妞妞的检查结束时,她找了个借口走出门外。

    才五分钟,漠成风的电话响起来。

    “大哥,少夫人刚刚去了DNA检测部门。”

    漠成风的脸沉得格外阴郁,好一会儿才开口,“这里的医生不敢接,她还是会去找熟人的,做好前期的铺垫工作。”

    “是。”

    秦蓝烟果然没出十分钟就回来了,心思重重的样子。因为DNA测定走正规渠道必须父母双方同意,那边拒绝了她的要求。

    她想了想,知道最后只能再去找自己的母亲。

    傍晚,玄铁出现在病房外。

    漠成风站在他的侧首,明明掩了一层暗光,却硬是无法将他的光化隐去。他随意站着,比站立笔直的玄铁不知道眩目了多少倍。

    其实,玄铁也是极为出色的人。

    “大哥猜得果然没错,秦蓝烟又去找秦夫人了,他们去的是原来那家鉴定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