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4章:母女意外相见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7本章字数:3041字

    但她没有张口问他是怎么找过来,以他的能耐,找她的住址不过小事一桩。她开门就下了车,连告别都没有。

    车子从身侧滑过,半开的窗里,漠成风目光平视,也不曾来看她。仿佛,刚刚不是他送她回来。

    盈束压了压胸口。

    在车上,全是装的。

    其实,漠成风依然能轻易震动她。他哪怕一个小小的动作,小小的眼神,都能在她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她逃一般大步冲进了小区,生怕慢一步就会被漠成风拉回去似的。

    虽然漠成风的出现给了她惊颤,但她第二天还是去了医院。总不能到了拍摄的时候再拿怕孩子说事儿吧,而且那个孩子挺有意思的。

    盈束这辈子最怕见到孩子,也是第一次用有意思来评价一个孩子。

    第二天一早,她便让美惠子开车去医院。

    才开出小区,正好迎面碰到了季雨轩的车。他从车里下来,面色有些微微的灰,但掩藏得好,没有透露再多。

    “去哪里?”

    盈束如实相告。

    “公益广告……不拍了好吗?”

    季雨轩虽然并不赞成她留下来,但她同意拍摄之后,他一直没有说过什么。她有些意外地看着他,“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不拍?”

    “我知道你的想法,可是,那片子……我可以给你找更好的。”

    更好的需要时间等,而且不见得有现在的好。

    “是不是看过剧本了?”她很快想到这里。

    季雨轩的脸庞扭了扭,没有回应,算是默认。

    “放心吧,我能撑下去的。”她握住了季雨轩的手,有感激,也有劝慰。

    季雨轩没能说什么,但眉间隐着的担忧却是深深的。他亲眼见到她抱着的那个孩子死得如何惨烈,又无数次听到她在梦中尖叫,而且也亲眼看到她在孩子面前吓得扑地而倒,尖叫连连,比看到猛兽野鬼还要激动,他怎么能放心。

    “要去哪里,我送你过去。”他最后道。

    “不用了。”虽然是朋友,但不能无休止地利用,“我知道你想帮我,但我自己能行的。”她的脊背拉直,拉出一丝倔强与勉强。此时,脸色还泛着白。

    她上了车。季雨轩看着她的车开出去,打电话给了candy,“束束最近的情况怎样?”

    “她坚持要拍公益广告,为了提前适应,每天都去医院的妇产科,试图让自己接受孩子。不过,这事对她应该有难度,昨晚我听美惠子说,她还做恶梦了。”

    Candy的话只会惹得季雨轩一阵阵心痛。

    “联系一下,毁约。”

    Candy在挂断电话后片刻又打了回来,“那边说不能毁约,而且不是钱的问题……”

    医院离公寓不算远,四十五分钟就到了。盈束走上过道,期待能见到昨天的那个小女孩。可惜的是,她连人家的长像都没有看到,怕是交错而过也认不出来。

    她思忖着,却一眼瞥见了前面的影子。

    秦蓝烟!

    秦蓝烟一反平日的优雅步伐,快步走着,连走边从袋子里掏什么,却不意间飘下来一张纸。

    盈束没打算捡她的东西,直接走过。

    “小姐,您的东西。”

    刚好路过的护士将她叫住,捡起了秦蓝烟掉下的那张纸。她把自己误认成为了主人。

    “抱歉,不是……”她本要推回去,却眼尖地看到了二面的字。DNA鉴定?秦蓝烟为什么要做DNA鉴定?

    上面没有写鉴定双方的姓名,只在一些数据,并在末尾落了款,说是两人的鉴定结果为亲子关系。

    亲子关系?

    谁和谁?

    漠成风和妞妞?

    她能想的只有这个。

    漠成风虽然不断地强调以前没有和秦蓝烟发生过关系,但也会有意外。比如说秦蓝烟用些什么手段,在他不知觉中做了那些事,而后一举中标呢?

    这份亲自鉴定像一个枷锁,牢牢地束缚住了她的心。明明知道这东西跟她没有关系,却还是很难受。伸手,她将那份鉴定表甩进了垃圾筒。

    秦蓝烟虽然进了医院,却并没有去妞妞的病房,她今天来是为了找另一个人的。

    朴宏宇。

    她要把手里的那份鉴定甩在他脸上,然后告诉他有多远滚多远!

    她乘电梯到了五楼便出了门,转过几道廊,走出去,来到一处僻静的小院。朴宏宇就住在这里,虽然是不知名的演员,但屋子却是不错,干净整洁有格调,他的巨副照片挂在墙上,到处都是。

    秦蓝烟走进去,伸手就往自己包里翻。

    朴宏宇迎过来,反手就将她抱住,“蓝蓝,你终究来了,我知道你舍不得我。”

    秦蓝烟的身子一僵,反射性般朝他甩过一个耳光,“放开我!”

    朴宏宇放了她,目光却幽幽,“蓝蓝,你刚刚在我怀里颤抖了,我了解你的身体,每次想要的时候就会颤抖!”

    秦蓝烟给说得满脸通红,甩手又要去打他,“混蛋!”除去上次那不完全的一次,他们真正在一起只有一次。她不相信朴宏宇会真的了解自己。

    朴宏宇从半空中接住她的手,没让她的掌落下来,“蓝蓝,我说的是实话。”

    “我们之间没有关系!”她愤怒地扯清关系,继续往袋子里翻,“我来不是为了和你苟且的,而是要给你一样东西,看完这个,以后有多远滚多远!”

    她的背靠在墙上,尽量拉远与他的距离。

    “什么东西。”朴宏宇耐心地等着。

    她却什么都没有拿出来。

    朴宏宇的唇上立刻勾起了微笑,“我就说了,你是为我而来的。”他走过来,长指从她的臂上滑过。没有过分到哪里去,秦蓝烟猛然一缩,却明显地感觉一阵电流从臂间涌过,流入五脏六腑。身体一阵兴奋,她几乎要尖叫起来。

    “我是来给你看……鉴定的。”她连语气都软了起来。

    朴宏宇没有心情看什么鉴定,此时只想品偿她的美好。他靠过来,将她拉入怀里,长指便扣住了她的腰。秦蓝烟要挣,他一按,她便吟出了声。

    “你知道我最喜欢你哪里吗?就是你的身体,最诚实……”朴宏宇技术老道地在她耳边低语,在她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抱起……

    ……

    盈束按着昨天的记忆来到了妇幼VIP区的上一层,刚好十楼。她昨天就是在这层楼碰到那个小女孩的。虽然不抱什么希望,但总要碰碰运气。

    她一路走过去,按着小女孩昨天离开的路线。只是这医院的建设颇为复杂,四通八达的,没一会儿她就迷了路,连自己在哪儿都不知道了。

    “这不是怕宝宝的那个阿姨吗?”软软的声音突兀传来,她猛然转身,看到一个孩子靠在门口,正眯着一对眼睛看她。

    她吓得本能缩首想要蒙住脑袋,却终是受不住孩子的奚落,挺直了身子偏脸朝向另一个方向,嘴硬地应话,“谁说我怕宝宝了?我可不怕!”

    “还说不怕,连看都不敢看我!”孩子应得理直气壮。

    到底是谁,竟然能生出这么精明的孩子来。

    盈束彻底无策,只能承认,“我的确……有一点点怕。”

    “才不止一点点呢,阿姨连看都不敢看我。”

    “谁说我不敢看你!”聪明也就算了,竟然还这么细心。

    小家伙昂起了脑袋,“你就是不敢看我,不敢看我,不敢看我,不敢看我……”

    她要是不看她,她还没完了。盈束逼着自己狠狠扭头,朝下看去,“我看你了,怎么的?”

    虽然对着女孩,但她的视线放空,没敢真的与其相对。即使这样,她还是觉得紧张,紧张得喉咙像被谁掐住似地,冷汗一阵阵地滚。

    “那我漂亮吗?”对方把小脑袋昂得更高,美羊羊似地展露自己。

    盈束差点被她惹得笑喷。却也因此,凝眸来看她。

    她长得粉粉嫩嫩的,皮肤又白又光滑,细嫩得像豆腐似的。头上扎了两根小辫,一双大眼睛骨溜溜地转着,透出了身处豪门的高贵,也不乏孩子的清纯可爱,简直可以用小仙子来形容。

    在看清她的五官后,盈束觉得自己的紧张感竟然消减了,不再那么痛苦,呼息也顺畅了一些。

    这是怎么回事?

    这四年前,她不是没有试过,但每次看到孩子的影子就落荒而逃,更别提看清楚了。

    眼前这个孩子有种天生的亲近感,让她不再觉得那般害怕,甚至想要接近。

    “我不漂亮?”小女孩久久没有等到她的回答,小嘴扁了扁,表情都阴了下去,像是要哭。

    妞妞也是个敏感的孩子,而且从来不喜欢跟陌生人来往。可眼前的阿姨就是有一股让她想亲近的感觉。孩子都喜欢跟随自己的感觉走,理所当然想要亲近盈束,当意识到在盈束心里她并不美时,难过到了极点。

    “漂亮,好漂亮,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宝宝。”盈束急急表态,在她要张嘴哭出声来之前成功转达了自己的意思。

    妞妞扁起的嘴巴缩了缩,好一会儿才抑制住哭脸,片刻又眯起了眼,一脸的满足。

    “宝宝叫什么名字?”她问。

    妞妞的大眼转了又转,“你要是带我出去玩,我就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