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4章:森漠的人插手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8本章字数:3390字

    “夫人,怎么跑这里来了?”玄铁的声音冷沉,目光随即转向才转角的盈束,“刚刚那位小姐……怎么回事?和您……说了什么?”

    戚淑芬一个劲地摇头,扑过来再次抱上了玄铁的臂,“求求你,帮帮我,让我见一次我的女儿吧。我对不起成风,对不起女儿,可我是真的想见见她啊。”

    玄铁回了神,明白戚淑芬并没有识破盈束的身份才放了心,低声道:“对不起,夫人,这件事,我没办法帮您。”

    戚淑芬再度哭了起来,沉重而悲伤。护士赶来扶着她,盈束给的那张纸条从她的指尖飘落,跌在地上,被风吹走。

    盈束回到ICU病房外。离开时打的饭菜仍在那里,没有动过多少。季雨轩坐在玻璃墙外,看着里面的人,安静又惹人心疼。

    季雨轩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从他这么多年来一直只守着腾原不曾对别的人表达过好感就可以看出来。眼前的人是他的母亲,如今生死不明,他的心情她是能够理解的。

    越是理解,越是不想他垮下去。

    “不吃东西怎么能守得下去?你想伯母醒来看到你瘦巴巴的憔悴样子心痛吗?”

    季雨轩回脸过来,看她时,眼底无神。他摇头,“我不饿。”

    “不饿就喝点汤吧,总要有点东西撑着才不会倒下。”盈束将手里的汤递过去。季雨轩接住,低头,默默地喝着。

    他的情绪很低弱,只安静地喝着汤,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她虽然看着挺心疼他的,却终究不懂得如何安慰他,只能默默地站在身边。

    好在,他把汤喝尽。

    “这样就对了。”盈束替他收了碗,“还想吃什么?晚上我再来看你,让美惠子做一份带过来给你。”对于自己的厨艺她没有把握,只能拜托美惠子。

    季雨轩没吭声,由她安排的意思。

    “那我走了。”她挥了挥手,走向出口。

    “盈束!”季雨轩忽然叫住了她。只能看到他的侧脸,没有太多的感情,满身的沉重却无法忽视。他吸了一口气:“解决记者问题的人不是我。”

    他终究还是说了出来,眼前的女人是如此柔弱,他不忍欺骗她。

    “什么?”盈束不太明白地回问,脚步刹得极为突兀。

    “那人不是我。”

    他重复。

    “哦。”

    她没往深里去想,只应了这么一句,理不清是自己不敢想,还是不想让他再费心下去。没再多说话,她迈步出了门。

    在路上,她给美惠子打电话,拜托她做点东西给季雨轩。到来的,除了美惠子还有candy。趁着美惠子进厨房做东西,candy将她拉到了窗口,“我今天见到那名记者了,她说……她说你的事好像森漠的人插手了。”

    说起这事,她还是有些迟疑的,这么一路上都在想,始终不知道该不该把事情告诉盈束。

    盈束脸上没有显露太多的情绪,“并不是多大的事,森漠插什么手?”

    她不是没有情绪,只是不知道该表露什么情绪才是正确的。漠成风对她一时冷一时热,一时疏远一时亲近,一时横蛮霸道不讲道理,一时又要帮她,他到底在玩什么花招?

    猜人心,是十分辛苦的事情,她觉得累,揉了揉太阳穴。

    Candy心里也是有答案的,但却不好说出来,最后只是提醒,“束束,他有家有口的,虽说咱们是戏子,但该有的底线不能少。”

    “我明白。”

    她给了candy一记安慰的眼神。

    晚上,candy陪着她一起去医院找季雨轩。

    ICU病房外,没有他的影子,病房里,也没有季母。盈束升起不股不好的感觉,紧张地拧起了指头四处张望。

    季雨轩的电话适时打了过来,“束束,你还会过来吗?到病房来吧,我妈妈已经醒过来了。”

    盈束和candy迅速赶到病房,推开门便看到了病床前的季雨轩和床上的季母。季母的眼睛闭着,显然正在休息。

    看到她,季雨轩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大步走到她面前,伸手就将她捞进了怀抱,“束束,我妈醒了,我妈总算醒了。”

    他的激动和欢喜感染着盈束,她点点头,去拍他的背,“伯母不是说过她不会这么快走的吗?你要相信她啊。你看,现在不醒过来了?”

    他不再说什么,只将她抱紧。

    背后,candy的眼睑涩了涩,扭向另一边。

    季母才醒过来,身体十分虚弱。不忍打扰到她,盈束将手里的保温盒递给他就退了出去。

    Candy下车库去开车,盈束一人走在走廊上。走廊尽头,一道背影立在那里,瘦瘦小小,女人的影子。她觉得有些眼熟,走近,果然是白天撞到的那个女人。

    “阿姨。”她轻呼一声。

    戚淑芬迅速转头,露出一双红眼和肿着的眼睛。

    面对这样的画面,盈束突然有些手足无措,她没有过深地去猜测她面对着的是怎样无情的儿子,只去看她的身子,“阿姨有去检查过吗?没有撞到哪里吧。”

    “没有,没有。”戚淑芬摇头,忍不住打量眼前这个女孩子。大大的眼睛雪白的皮肤,一副红唇抿着,跟桃花似的。

    “孩子你……多大了?”

    她问。

    盈束迟疑了一下,“24。”

    “24啊。”戚淑芬愈发显得悲伤,“算起来,我的女儿也该有那么大了吧。不知道在哪里还好,一知道,心就跟个蚂蚁抓着似的,天天想。想得最多的就是她长什么样子,现在过得好不好。”

    盈束垂了眉,没有接话,内心里却是震动着。因为被母亲遗忘,所以最能体会她女儿的心情。她女儿心里一定带着怨的,怨却期盼着。

    “阿姨,我走了。”突然有些呆不下去,她低声道。转身就走。

    戚淑芬泪脸婆娑地看着她走出去,盯着她的背影描摩着自己女儿的样子,她也一定和眼前这女孩一样长得纤纤玉立了吧,是不是也拥有漂亮的五官?小时候的她,粉粉嫩嫩,可爱得很。

    可那时候,自己为什么会抛弃她呢?

    眼泪,再次滚了下来。

    如果人生能够重来一次,她绝对不会再选那条路走了。哪怕再多的苦和痛,她都会守着自己的孩子,不离不弃!

    ……

    漠宅。

    两名佣人凑在一处。

    “听说夫人住院了?得的是什么病啊。”

    “这事谁知道呢。那头瞒得死死的,只让厨房做东西,却从来不让送过去,一切都是玄助理负责。听说,请的护工都是医院的,老板都没露脸。”

    “老板和夫人这关系挺奇怪的啊,不管怎么说,都是母子,哪有这么对妈的呀。我看老板平常对夫人就冷冰冰的,结婚之后更是拒绝跟她住在一起。老板不像是那种势力眼啊。”

    “这可怪不得老板。早些年夫人为了图一时快活,对老板不闻不问,成天跟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混在一起,都是臭了名的。我的一个远房亲戚刚好跟他们挨得近,对这些情况都清楚。好多时候,夫人带了男人直接进家门,有屋里办事,老板和他父亲就在外厅听着,听说老板的父亲因为夫人这种行为丢尽了脸,整日喝酒,门都不敢迈。”

    “竟是这样的人啊。”佣人眼里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都在嚼什么舌根?”秦蓝烟不知几时出现在两人面前,不客气地出声。平日里秦蓝烟很会做人,即使是佣人也客客气气,这么一板脸,立时把两名佣人吓得气都不敢哼了一声,完全变了脸。

    “明天你们俩就结账走人!”她道,扭身离去。两名佣人后悔得要死,却一声都不敢吭。

    佣人走后,秦蓝烟一人白着脸站在原地。她白脸并不是因为听到佣人的话而不自在,而是来自另一个男人。明明知道不该和那人走得近的,却一次次被他引、诱,做了不该做的事。

    她扭身进了房,冲向浴室,而后打开水笼头用力往身上搓,恨不能搓掉一块皮!

    洗完澡,她走出来,去了厨房。

    戚淑芬在回去的路上突然生了病,这才被紧急送到医院治疗,做为儿媳妇,自然是要去看的。她准备亲手做些吃的过去,表达一些媳妇的孝心。

    做完后,看到两名佣人眼泪汪汪地立在廊下,心头的火又窜了起来,“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对不起夫人,我们错了,求求您,别开除我们。”年长的佣人开口,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掉,“从夫人嫁进来我就在这里做,从来没有偷过懒,夫人求求您给我个机会。”

    这名佣人她记得。

    她是在自己和漠成风举办完婚礼的时候来的,那天她挽着漠成风的手臂走进这屋里,是她第一个走过来,叫她“少夫人,给她端茶,指引她去给婆婆戚淑芬送茶。”

    除却刚刚的多嘴,她并没有做错什么。

    “我们保证下次再也不多嘴了。”

    另外一个也开口求情。

    她摊了摊手,也懒得再计较,“都下去吧。”

    看到她网开一面,两人开心得恨不能跪下来,眼里全是感激,相携往外走。

    “等一下。”她叫住两从,看向年长的那名佣人,“你留下。”

    年长的佣人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留下,另一名退了下去。

    室内,一片安静。

    秦蓝烟低头喝了好久的花茶才开口,“你的远房亲戚对漠家很了解?”

    “是……的。”佣人答得迟疑,不知道这对于她来说是祸还是福。

    “他们还知道漠家些什么?除了我婆婆不检点外?”

    戚淑芬年轻的时候不检点,秦蓝烟也是知道的,但也仅限于“不检点”这三个字,具体的一概不清楚。漠成风本来就不曾和她交心,自然不会在她面前提起戚淑芬。她和戚淑芬走得远,跟他们家附近的人也不打交道,越发不能知道以前的事情。

    佣人摇头,“好像……没有了。不过,有人说,因为老夫人的风流成性,让老板觉得二手女人都十分肮脏,所以才会洁身自好。”

    所以,不碰二手女人!

    佣人这话本来是想讨好秦蓝烟,却不知此刻生生在她脸上拍了一巴掌,难堪至极!她拧紧了指头,牙根都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