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6章:知道痛还惹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8本章字数:3301字

    她不敢深想,走了过去,坐在他旁边。他递了一杯茶过来,将自己那杯一饮而尽。盈束仰头,把自己那一杯喝掉,想着如何开口问出心底的疑惑。

    他专注于泡茶,并不想被打扰到的样子,她忍着,去看他。漠成风并不特别讲究生活品质,泡茶或许是他唯一算得上上档次的活动。茶杯水盏在他指尖流动,生生滚出一种指点江山的霸气之感,盈束逐渐看呆。

    两人默不作声地喝了许多茶。不再冷眼相对,不再彼此伤害,安静下来时才发现,生活竟是这样的窃意。沙滩、大海、青山、怪石,美丽郁金香,被这些环绕着饮茶,感觉都不一样了。

    她有些陶醉,一顿茶下来,喝得脸蛋儿红扑扑的,比晚霞还要撩人。

    肚子喝到鼓起来时,他终于停止了给她泡茶,抬首看她,“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她环顾四周,到处是美景。

    “每个地方都想去看看呢。”

    他微微勾起唇,似笑非笑,而后站起来,“走,先去看花。”

    她跟出去。

    两人沿着一条小径走出去,出了后院,直接撞入了巨大的花田。这里,一束又一束的郁金香连绵不绝地开着,直开到天边。花香扑鼻,惹人沉醉。她低身,握着一朵舍不得掐下,就着杆子闻了又闻,陶醉地闭着眼。

    他静立在那儿,并不对她这幼稚的行为发表评论,也不着急,只看着她,像一个纵容孩子的家长。待她弃了那朵花走向别处,他才跟上,不觉间,她便成了主宰,那个向来高高在上,只会被人簇拥着永远走在最前面的人成了她的跟班。

    花太多了。

    一朵比一朵漂亮。

    她索性不再一朵一朵地闻,把张脸探出去,闻整片空气。

    粉嫩的脸庞,娇美的容颜,不愧被评为四万万年难得一见的美女,落在这花田里,能与花争艳。漠成风看得有些呆,唇上勾着的似笑非笑最终转变成了笑意。

    花田与花田之间存着沟壑,盈束太兴奋,也不去注意,就那么跳过去。沟壑里有水,因为太宽,她没跳过去,跌在水里。

    凉凉的水浸透过来,冷得她直打激零。背后,一只掌压过来,握住她的腰轻轻一提。她被提起来,顺势落在另一边。

    这个过程中,漠成风的气息扑入,毫无阻力地侵入她的鼻息,沾染她的肌肤,她的身子一颤,有种电流袭过的感觉。她不自然地红了一下脸,快步跑向另一边。跑了老远,终于停下,或许因为太过欢悦,她在花田里转起圈圈来,那条及膝的裙子也跟着飞。

    她越转越兴奋。

    腰,又是一紧,转动着的身子生生停下,给一股强力阻止住。

    “再转,要晕了。”

    耳边,传来低声,又沉又滋。

    她的背,贴紧了他的胸,他的双臂自然地落在她的腰间,两人束成了一团。

    真有些晕。

    没力气挣扎,她抿唇耐着那股晕眩感。

    唇瓣儿粉粉的,这么一抿,比郁金香还要诱人。他的喉结滚了滚,片刻,滚烫的唇瓣印了上去。

    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而她似乎也沉醉其中,忘了两人间的不可以,忘情回应。她的回应犹如一桶浇在火上的油,滋啦一声,火苗狂猛窜起。他挑高了她的下巴,几乎整张脸都与她贴在一起,唇间肆无忌惮,饿狼般品偿她的美味。

    这吻,不同于下水道里的温柔如水,简直就是火山爆发,盈束感觉自己正一点一点被岩浆浸透,心甘情愿地熔成血水……

    许久,他才放开。

    盈束呆呆地去摸自己的唇,感觉脸烧得厉害,胸脯无尽起伏。他们……接吻了?

    漠成风的眼底带着浓浓的渴望……还有不满足。他眼底的赤红随时都能将她吞噬……

    心脏突然扭紧,紧张得她快要吐不出气来。

    “呼吸。”他低语。

    她这才记起吸气。

    呵呵呵呵呵呵。

    他沉沉低笑,眼里闪过一抹明显的玩味,还有宠。

    盈束有些迷醉,总感觉一切都变了样,自己仿佛沉入梦里,又似乎真的进入了桃花仙境,连漠成风对她的态度都不同了起来。

    吃过晚饭,漠成风将她带到了海边。海风吹来海的味道,淡淡的腥,风不是很大,吹得她的发丝和裙摆都在飞扬,又不过分。

    漠成风拉着她,双双躺在了沙发上。眼底就是浪花,一波一波地袭来,卷起的白色差点就吻到了他们的脚。他抬头看天,她也去看天,天上灰蒙蒙的,看不出什么来。实在无趣,她转脸来看他。

    他的五官精雕,深邃又好看,高挺的鼻染薄削的唇,抿着的时候,别有一种性感。指,在不知觉中碰上了他的唇,那儿,软软的。

    唇瓣突然一张,她的指被他咬住。

    “呀。”她低叫一声,要抽回。他咬着不肯松,她扯只会扯坏皮肉。他的目光转回来,灼灼地看向她,这姿态,绝对性感致命。她紧张得要死,急转了脸,“好疼。”

    他松了嘴,却在下一刻翻身,侧对着她,臂越过她的身子落在另一侧,将她锁在身下。

    “知道痛还惹事?”

    她干巴巴地笑着,笑容里无尽讨好,这软绵绵又服弱的样子,勾动着他的心弦,他压身,再次锁住她的唇。

    他依然只是吻她,没有再进一步。他的身体虽然火热,但并没有别的反应。吻尽兴后,将她拉起来,“想去哪里明天再去,现在回去睡觉。”

    她被安排在了客房,而漠成风的主卧在走廊的另一头,两间房隔得极远。她理不透他为什么要这么安排,听话地进了屋。

    为自己冲了个凉,冲完才记起,没有带换洗的衣物。里面有浴巾,但总不能裹着浴巾到处跑,而且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别的人用过。草草地擦了一下,她走出来,准备拿白天的衣服将就一下。

    只是,才踏出门,就得得卡一声,卧室的门开了。

    进来时没有别的人在,只有她和漠成风。果然,她看到漠成风的脸露出来,手里端着个盘子。高高在上的漠成风一改平日的霸气,端着盘子的样子别有一种亲和感,让人不敢忽视。

    他的眸子也深了起来,落在她身上,有着明显的情预的味道。情预?

    盈束这才想到自己的处境,迅速扯过那条裙子,也不穿,只堪堪挡住身体。只是,裙子终究不够宽,只能勉强遮住重点部位。其余地方,一览无余。这样做,反倒起到一种欲盖弥彰的效果,漠成风的眸色更深一度,他的呼吸都乱起来。

    她只能退一步,想要逃进浴室里去,却偏偏脚下一滑,跌倒在地!

    脚磕在门坎上,钻心地痛,再也爬不起来。漠成风快步走来,甩了手里的盘子低身将她抱起来。这会儿连遮重点部位的东西都没有了,她只能正面极力转回去,贴上他的胸口。他穿得并不厚,这么软软一顶,立时绷紧了身子,下子烫得火!

    他甚至闷声一哼。

    “我自己来。”

    他的反应让她紧张到了极点,伸手去推他。

    “不要乱动!”他警告,胸膛起伏得厉害,声音都是哑的,呼吸也变得急促。

    她真的没敢动。

    他三步奔作两步将她放在床上,快速扯过被子将她围得紧紧的。她躺在床上,他压着臂,太阳穴上的青筋绷得高高的,像经历了一场即若的攀登,耳后有着不一样的红。

    不用碰,都知道,一定是滚烫的。

    漠成风尤为激动的时候,都会这样,跟了他不少年,这点她一直清楚。

    “你……”

    她只敢露出两根手指来拢着被子,一脸紧张地看他。

    他横了她一眼,“非得弄到擦枪走火不可?”

    这语气,无比责怨。

    只是没记错的话,不敲门进来的是他吧。

    她委屈地抿了抿唇,哪敢在这当口说话,只能承了这个过。

    他按着被面用了会儿气,目光才再度落在她脸上,看她时已经没有那么火热,“饿不饿?”

    他这一提,她才觉得肚子饿得都快贴上后背了。

    他这才去拾碗,递了一碗有些砣的面,“凑合着吃吧。”

    她看着那面,咽了咽口水,“你能不能……出去一下。”

    又是一瞪,“刚刚不是胆子挺大的吗?都敢光着身子看我了,这会儿怕什么?”

    她刚刚是给吓坏了嘛。

    他到底没有和她强到底,把碗放在床头柜,迈开步子出了门。

    生怕他再转回来平添尴尬,盈束快速起身,把脏衣服套在身上,这才敢去吃面。面条虽然砣了,味道却还不错,她一口气吃了个精光。

    漠成风再进来时,手里多了一套衣服。那绵软的布料拎在他手里,滑滑的,在他的指下一捋,别添一股暧昧。

    他将衣服递过来,顺眼看了眼床头柜上的碗,满意地扇了扇眼。而后把衣服丢在她身边,半点不愿意跟她有身体接触的样子,转身就走。

    盈束换好衣服。布料柔软,又干净,被脏衣服强多了。她这才下楼,把碗送到厨房。回身时,正好看到漠成风倚在阳台上抽烟,背对着她,伟岸修长,顶天立地。

    淡黄的烟点在他指尖舞动,舞出一圈圈的烟雾来,无比性感。

    没打扰他,她悄悄上了楼。

    海边的天总比别处亮得早。

    才五点,各处都泛起了白,什么都看得清楚了。盈束先清洗了一番,把昨天弄脏的衣服洗掉,晾好。她知道,漠成风向来早起。他昨天给自己做了面条吃,自己也该回报他点什么,知道他向来不喜洗衣,于是蹑手蹑脚地走向他的卧房,打算把他的脏衣服收过来洗一洗。

    推开卧室门,她最先迈向门边的洗手间,那里只有一条底裤。她拎起,往外走,却突兀地看到平静的床上腾起一道身影。

    漠成风!

    竟然没有起床!

    他懒懒地射来目光,带着几份痴愣看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