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章:漠长风,你对我什么感觉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6:28本章字数:3320字

    盈束感觉心脏正在往喉管窜,尤其在看到滑下的被子下露出的结实肌肉的时候。漠成风向来不喜穿衣睡觉,被下有怎样的风景,可想而知!

    她刷地红了脸,急步往外。

    “有事?”

    背后,他终于出声。

    她不得不回应,“只是来看看有没有要洗的衣服。”

    漠成风的眸光浓了浓,既而偏身将床头柜的衣服甩了过去,“这些。”

    他微倾了身子,被子更滑落一些,漂亮的腰线在眼前晃动。盈束紧张得像被人掐住似的,连气都不敢乱出。

    衣服丢在床的另一头。

    “过来拿。”

    看着她不动,他道。

    她这才慢慢走过来,歪过些脸去拾衣服。因为没看床,摸了好一会儿才摸到布料,这中间,反反复复地隔着被子摸他的腿。他的腿有力健装,紧绷绷的,难怪会给人顶天立地的感觉。

    她将衣服收在胸前,往外退。

    他拧起了眉头,“怎么回事?”

    “什么?”她扭头看他,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胸口。她低头去看,没发现什么不对劲。

    “扣子为什么不扣上?”他直白地道出。

    盈束的脸又是一红,这种话说者无意,听者却觉得无限暧昧。她空出一只手去理那两颗扣子,那仅仅是做装饰用的,她试过,不扣也影响不到什么,顶多露多点颈部。

    扣上去的话会有点紧绷绷的感觉,因为衣服尽码偏小。

    但她还是听话地将扣子扣上去。

    这么一扣,整个胸口都绷了出来,呼之欲出。

    漠成风的眉头再一次拧了起来,“解开!”

    对于他的变化无常,盈束有些无奈,却不肯再动了,扭身出了门。

    洗完衣服后,她做了简单的早餐。漠成风这才懒懒地走来,换了另一身居家服,清爽舒适,另一种帅气。

    他走进厨房,正好碰着盈束端着早餐走出来。最先吸引他的不是她盘里的早餐,而是胸口那撑得紧绷绷的地方,绝对禁预系。他的喉咙一阵发硬,“不是让你解了吗?”

    盈束两手端着东西,哪顾他说的是要解什么,错身走出去。于是乎,整个早餐时间,漠成风都被她闪来闪去的胸口捕获了目光,根本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

    吃完早餐,盈束刷碗,清洁,顺便把洗了没晾的衣服挂到阳台上去。漠成风坐在沙发里,只觉得眼前反反复复地闪着她的胸,难耐得很。他最后只能让人送了一套运动服过来,甩给她,“穿上。”

    “这个不挺好的吗?”盈束没太注意胸口的问题,一脸疑惑。身上的衣服才穿,这么快换也太浪费了吧。

    “要去登山,打算穿这么紧身的?”

    说话时,他的目光往她的胸口盯了一下。盈束这才低头,感觉自己的胸挺得……特别高。她红了脸,迅速回房,换了宽松的衣服。

    怕运动服再营造出刚刚的效果,漠成风直接叫了套加大号的。宽宽地衣桶把她的小身板隐得跟个难民似的,袖子和裤腿还长出一截。

    无语地看着自己的一身穿着,最后只能挽起袖管和裤腿,以十分怪异的造型出现在漠成风面前。

    看到裹得跟踪子似的盈束,他眼底终于流露出满意。

    海边的山并不高,但苦于没有人攀爬过,便有些难度。盈束全程都由漠成风牵着手,他掌心的温度暖暖传来,慰烫着她的心。

    山就在海边,一掉下去就会跌入海水里。而浪花时而会拍过来,十分凶猛,她紧张得直冒虚汗,不敢再往前去。

    漠成风回头看她低头看着海水,明白过来,将她的手握得愈紧,“不要往下看,跟着我就好了。”

    在双脚碰到海水的地方,停下。上头,漠成风抓着她的手。她吓得眼睛泛起了红,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怎么办?我要掉下去了,怎么办?”

    浪花打在腿上,她甚至能想象到自己掉下去的那股致命的窒息感。身体,在泛寒。

    偏偏,漠成风所在的位置十分光滑,他自己的身子也在打滑,有可能一起跌到海里。

    眼泪,都吓得滚了出来。

    “不要怕,也不要挣扎,乖乖听我的话,我绝对不会让你掉下去的。”上头,他缓沉开口,声音没有半点波澜,仿佛这并不是什么危险的事。

    盈束的心这才略略松了些,真的没敢动。

    但,风和浪花共同作用,她还是忍不住晃来晃去,岌岌可危。

    漠成风会不会为了救自己而放了她?

    她闭紧眼想,指上却突然一紧,被提了起来,而后一甩,甩向另一处。

    “握紧!”漠成风的提醒到达,她猛睁眼,第一时间握紧了一根手臂粗的树。那个位置稍稍突出,加上拉上了树,她安全了。

    耳边,传来咚一声。

    浪花涌起,将什么东西吞噬。她本能地去找漠成风,哪里还有他的影子?

    他站过的地方,只留下一串长长的滑痕。刚刚他借力将她拉上来,自己反倒被拉了下去!

    一股莫名的恐惧袭卷了心脏,她叫了起来,“漠成风!”

    海风呼啸,海面上一片平静。

    漠成风没有回应,也没有浮出海面,他在哪里?

    无尽的担忧涌上来,她再一次红了眼眶,更大声地叫:“漠成风!”

    她急切地往下滑,想去解救他,可是除了她站的地方,哪儿都不能立足。远近都没有人,手机也没带,那股恐惧感越扯越凶,几乎致命,她没有多想,扑地跟着跳下去……

    并不指望能救他,她自己都不会游泳,只是在意识到他可能永远消失的那一刻,她想陪着他。

    盈束知道自己疯了,但她还是这么做了。

    汹涌的水涌过来堵住口鼻,巨大的窒息感弄得她直翻白眼,她胡乱地动着手,身子却一味地往下沉。

    在她以为必死无疑之时,腰上突然一紧,片刻身体跟着在动。没多久,她的脑袋浮出了水面。虚弱地吐着气,她第一时间去找救自己的人。海水迷蒙了眼睛,她艰难地呼着:“漠成风,是你吗?”

    这一呼,呛得不行,她吃力地咳嗽,肺部火辣辣地疼痛。

    只几分钟,她被甩在了岸上。下一刻,衣领给人揪了起来,展露在眼前的是漠成风那张湿透了的脸!

    水滴不断撞在她身上,他对着她吼,“为什么要跳下去,为什么跳!”他的胸腔巨烈起伏着,怒火腾腾,那眼神,几乎能杀人。

    盈束喘着气,看向他的脸。他虽然狼狈不堪,愤怒异常,但她一点都没有觉得他恐怖,反而可爱极了。她伸指,抚上他的脸,对着他傻傻地笑起来,“漠成风,我刚刚想,如果你死了,我也去死,我们做一对恩爱水鬼!”

    “盈束,你个……”

    他的话只骂了一半,突兀地压身下去,就那么噘紧了她的唇。似乎这样还不够,他一反平日的点到即止,狠狠地撕扯她的衣服,最后将她拖起,蛮横……

    两个人紧紧地贴在一起,行使着原始的冲动,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感觉到她的存在,似乎这样,才能撇去刚刚那无尽的恐惧,似乎只有这样,才能一辈子将她占有!

    一切都失了控。

    这一点,连漠成风自己都未料到。

    许久,他重重的呼吸声才渐渐平息,却压着她的颈不肯动。

    “我们去找个深山老林隐居吧。”她亦喘着气,无比疲惫无比畅快,“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管,就我们两个,每天每天相对。”

    他的心动了一动。

    既而,她弯起了唇畔,“唉,如果这样的话,小姨就找不到我了。”

    漠成风从头到尾没有回应,只是默默将她抱起,放入海水中清洗。刚刚的惊吓让她对海水还存着畏惧,紧张地往他怀里靠,环着他的颈。他用一只单臂将他搂得结结实实,“盈束我告诉你,只要有我漠成风在,就不会让你死在海里,所以,大可不必害怕。”

    他总用“盈束我告诉你”做口头语,语气极度霸道。盈束发现,即使如此,她依然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

    她松了手,展现出对他的信任,他果真没有让她跌在海里。

    他的眉毛又挺又浓,她看得有些呆,不由得伸手又抹了上去,软软地呼他的名字,“漠成风,漠成风,漠成风……”

    他的身子猛然一僵,刚刚退却的感觉给勾了出来,将她甩在了沙滩上,也不说话,再次欺近……

    那晚两人发了疯,一直从沙滩上亲热到屋里,客厅,卧房,床上,地板,浴室,都留着他们的痕迹,甜密而暧昧。旖旎的风光无尽延展,两人忘了饥忘了渴,只想用这种方式把对方死死嵌住,一辈子逃不开!

    天,黑了又亮。

    盈束从昏睡中醒来,感觉自己的身子跟散了架似的。她一辈子都没想象过有一天会如此疯狂而主动地迎合漠成风,还是在这种情况下。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但在看到漠成风的背影时,又将一切抛却。

    漠成风倚在窗口,身姿笔挺,让她莫名地想起军人。军人的身姿才会挺成这样。

    他的指头依然夹着烟,与身上清爽的穿着极不相符。

    她坐起来,不顾身上的痕迹,呆呆地欣赏着他的背影。

    他终于抽完烟,回头看她。两人目光相撞,他没有说话。她试图从中读出些什么,但他的目光太深邃,她永远读不懂。

    “漠成风,你对我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她出了声。天生不是机灵的人,学不来猜测分析。

    “有时,你很霸道又很无情,我不想见孩子却偏偏要想尽办法让我拍跟孩子合作的广告,我不愿意见妞妞,你总是逼我见,告诉我她的消息,这样的你让我觉得,你恨我,有意要针对我,惩罚我,恨不能我可以永远消失在你的眼前。可在下水道,你却鼓励我,陪着我,这两天,又对我宠得要死。你给的情感太复杂,我都快理不清了,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