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 不能人事的顾先生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1本章字数:2289字

    “顾先生吗?”我局促的直奔主题,“昨天我喝多了,说话做不得数。”

    话音刚落,就见纤长的手指转动轮椅,先是一阵咳嗽声,顾擎的脸就撞进了我的视线,单眼皮,高鼻梁,上唇比下唇略薄。

    这长相惊得我立马想到梦里的男人,可左思右想还是摇了头,虽然梦里男人的长相我记不清楚,但单眼皮,高鼻梁的人多了,况且顾擎眼睛是黑色的,而梦里那位却是熠熠生辉的墨绿色。

    “不用解释……咳咳……”随着一阵咳嗽,他抻了抻亚麻色上衣淡淡的看像我,额头冷汗隐现,黑眸微暗,“你嫌弃废人,无可厚非。”

    废人?

    我心里咯噔一下,知道他误会了,连忙自责摆手:“不是的!我不嫌弃你!我只是昨天刚被甩,昨天喝多了才……”

    我缓了缓,怕他误会,愣是在伤口上撒盐,把高力甩我的事说了一遍。

    “你很爱他?”他费力挑眉起,看我,表情有了松动。

    “是习惯。”我苦笑,十三岁的时候懂什么爱情,不过是被禁锢了视野,一辈子以他为丈夫,但人家没看上我。

    要说恨,不如说恨得是高家毁了我半生:“顾先生,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了,您看……”

    “我克死了两个女孩,还跑了一个。”顾擎答非所问,颓败的摊开手,一脸自嘲,“你看我这幅模样,如果不是你,我父母也会找别人,咳咳咳咳……”

    我诧异他的话,不明所以。

    一阵咳嗽过后,顾擎叹气,缓缓看向我,黑眸里带着晦涩的认真:“不如,我们假订婚吧。”

    假……假订婚?我懵逼了,什么鬼!

    “我可以帮你报复高家,而我父母也不会再给我介绍别人冲喜,咳咳……”顾擎又是一阵咳嗽,脸色立时惨白了几分,“当然,如果你有了喜欢的人随时可以离开,如何?”

    随时离开?说实话我是心动的。

    我不是白莲花,别人欺我,我退,在欺我,定要十倍奉还,高家那副嘴脸若我不想报复就不是风暖了。

    只是……我从没想过用这种方式。

    “你还是嫌弃我……”顾擎叹了口气,“算了,你走吧。”

    我一听,忙摇头:“我真不嫌弃你,但是……”

    顾擎看着我,似乎在辨认真假,半晌开了口:“我不能人事,你不会有损失。”

    “我不是因为这个。”这话听别人是一个心情,听他自己说又是一种感觉,只觉得他可怜,“对……对不起。”

    “你是答应了?”顾擎期待的看着我。

    许是今天的话说多了,他脸色竟比刚才白了几分,我硬了的心又软了,鬼使神差的竟点了头。

    顾擎弯起嘴角,留了电话,又嘱咐没事就来看看他,另外顾家的订婚不会麻烦,和家里人吃顿饭就行,到时候他会通知我。

    我听他的语气,越发觉得他可怜,堂堂顾家独子,怎么过的这么惨,没有朋友,也不能出去,过得什么日子啊!

    等出了顾家,我猛拍额头,压根不知道怎么和大月说我头脑发热做了什么!

    随后,突如其来的医院电话成功打断了我的懊恼。

    据说警方找到了死者家属,嘱咐我去了好好表现,解除麻烦不仅能恢复工作,还评优有望。

    我听了不敢怠慢,立马转向去了公安局。

    胖子把我招到审讯室,小眼眯着说有新进展,我也来了精神,可正要说什么,就听见门吱呀的开了。

    问声望去,就见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进了屋子,看起来不到五十岁。

    她讪笑着坐在我旁边,对着胖子打哈哈:“不好意思,来晚了,尸体在哪,我领走。”

    女人倒是开门见山,但她这态度却刺得我心里不舒服。

    胖子也是皱了眉头:“你不追究死者的死因吗?”

    “不用了吧?”女人摆摆手,脸色有些不自然。

    我满心鄙夷,从没见过这样的家长。

    胖子也是有办法,竟是搬出了官方一套,那女人没办法才被问出16床死者叫李冉,是个出台女,她虽然只说了死者出台,但看她一身脂粉气,就知道也不是什么好鸟,自然怕警察彻查。

    相对于我的诧异,胖子倒是很平静,似乎早就摸清了死者的底细:“警方的意思是让你放心协助调查,至于其他的,一码归一码,我们只管李冉的死。”

    胖子这话说得明白,女人怔住,当下没了顾忌,脸上的笑也慢慢淡去。

    她说李冉不是她亲闺女,事实上她闺女很多,自己开了家KTV,就是现代的老鸨子,所谓闺女,就是援交妹。

    不过李冉却和她有远亲,也没想到她会走向出台女的路。

    “一开始我怎么劝她都不听。”女人眼神看着桌角回忆,“去年九月份,她突然找到我说不想出台了,本来我还高兴,可她今年肚子却大了,我当时气疯了,就拉着她去医院打胎,出台这圈子虽然靠嫖客赚钱,但最靠不住的就是这些嫖客,怀嫖客的孩子不是找死?我再怎么说也是她亲戚,还能害她?”

    女人说着冷笑了一声,又提到当时李冉说什么也不打胎,还说要和她断绝关系,本以为李冉只是闹脾气,没想到竟然离家出走了,更没想到死在了外面。

    胖子趁热打铁:“她没有家人吗?那男人是谁?”

    女人摇头说李冉家里人全死光了,她是李冉唯一的亲人,至于那嫖客,她只记得叫谭杰,又说李冉偏偏选择了这个城市,估计和那嫖客有关系。

    胖子关掉了录音笔,结束了这次询问,一本正经的让女人保持电话通畅,以便传讯。

    女人一脸谄媚的离开,临走时还说让胖子有时间去她那做客。

    我看着胖子一脸懵逼,扑哧笑了:“记得去哦!”

    “滚犊子!”胖子没好气,胳膊杵在桌子上,陡然拉近了距离,“小暖,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我见胖子说正事,当下也没了打趣他的心思。

    的确有地方不对劲,我想了想和胖子分析:

    李冉的B超结果显示是6个多月,根据老鸨说的去年九月份,应该怀孕前半个月到一个月李冉就打算从良了。

    既然不是意外怀孕,那就是有了喜欢的人。

    一个让她愿意和唯一的亲人断绝关系,也要把孩子生下来的男人,在她出事期间连面都不露?

    我为她感到不值的同时,也有些焦灼,老鸨有一点说对了。

    她选择定居T市很有可能是因为那个男人也在,不然凭T市空气质量,实在不是孕妇安胎的明智之举。

    “厉害!”胖子深感赞同。

    我佯装害羞的摆手:“还行吧!”

    嬉笑中,俩人都有了放松,眼看着案件总算是有了进展。有了老鸨的证词,接下来,警方开始展开调查,首要线索就是开始寻找T市叫谭杰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