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 我可以反悔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1本章字数:2460字

    胖子顾着调查谭杰,我自然就回了医院。

    但医院的处置依旧是留院闲置,于是又是干耗一天。

    等到了下班时间,手机里竟来了顾擎的电话。

    我接了:“顾先生,有什么事吗?”

    “作为未婚妻,都不来给我做饭吗?”电话那端他竟然生气了。

    但我可懵逼了:“不是说假订婚吗?顾先生,我们的交易里并没有做饭这一条。”

    我有些生气的想再说什么,却听顾擎暗了语气:“刚才发脾气把佣人全都赶走了,我饿了。”

    额……所以就给我打电话了?

    我一阵无语,但想到那个落寞无力的背影,顿时心软,认命的收拾东西顺路买了青菜就去了顾家。

    按了门铃,给我开门的竟是顾擎,他一脸冷汗,苍白的随时要昏倒似的,看起来是费了大力气才下了楼开门。

    “你们家佣人也真是的,怎么能你赶走就走呢?你爸妈也不管管,你这个情况能离开人才怪!”我气的皱起眉头,推他往厨房走。

    顾擎一路无语,等到了厨房我才注意到他脸色不好,想起刚才自己的话,不禁后悔,但也没再解释。

    手底下加快速度,给他做了饭菜,就想着离开。

    却不料顾擎放下筷子看我:“一会我怎么上去休息?明天的饭?”

    我一阵头大:“顾先生,我得上班啊,那个交易,我可以后悔吗?”

    “不可以。”顾擎斩钉截铁,黑眸微闪。

    就在这时,突然门响了,我回头一看竟是几个佣人大兜小兜拿着东西。

    为首的佣人还还扬着给顾擎看:“少爷,您要的要都买回来了。”

    我顿时有种被耍的感觉:“顾先生,你不觉得有些过分吗?”

    顾擎一脸落寞,低垂下头:”我没有朋友。”

    “算了算了!”我不忍,缴械认输,“下次别再这样,我先走了。”

    等出了顾家,我几乎要抓狂了!

    顾擎总有一种本事,让本来不是圣母的我一次次心软,这非常不正常!

    我拍着脸试图让自己清醒:

    风暖啊风暖,下次一定不能再这么没原则了!

    可想到他不久于人世的样子,又败下阵来……

    靠!顾擎简直就是我的无解克星!

    下午。

    胖子电话说谭杰找到了,我诧异他的办事能力。

    再次进入审讯室,才发现除了老鸨,竟还多了一男一女。

    姑娘是典型的邻家女孩,男人身量不高,手里拿了一串菩提手串,穿着亚麻休闲款的宽松衣服,看上去很像艺术家,与老鸨相比,气质不知道超出去几个等次。

    我坐下后,胖子直奔主题问老鸨认不认识这个男人。

    李冉小姨点了点头说认识,以前见过,是李冉的嫖客。

    我有些吃惊,却见男人身边的邻家女变了脸色,明显不知情。

    “先让我女朋友出去一下可以吗?”男人出人意料的理智,“我想警察先生叫我来的时候并没有说清楚,我女朋友不该承受这些。”

    胖子小眼一滞,显然没想到男人这么直接,却无法拒绝。

    等邻家女出去男人才开口:“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谭杰,我不是嫖客,的确是和李冉有过一段,但自从知道了她的职业就分手了,更没有鼓动她来T市,至于她死了,我很遗憾,可我不觉得有什么错。”

    谭杰说话的时候,手里一直撵着菩提手串,说到李冉的死竟像说吃饭一样简单。

    “原来你就是那个畜生!”老鸨怒了,她只知道有个嫖客叫谭杰,但不知道谁是谭杰,“如果不是你,李冉就不会死!”

    谭杰嘲讽的笑:“每个人都该对自己负责,情到浓时我们在一起,我无法接受她是援交妹而分手,这有错吗?”

    明眼人一看,相对于谭杰可怕的平静,老鸨和死去的李冉成了笑话。

    我皱眉看着,心里打鼓,最后胖子制止争吵,让警卫将两人带走,审讯室就陷入了他一直盯着我看的诡异状态。

    我被盯得头皮发麻:“你不会以公谋私传讯我就为了看我吧?”

    胖子嫌弃摇头,难得正经的问我对这审讯有什么看法。

    “能有什么看法,不就是谭杰把李冉上了,然后发现对方是援交妹,过不了心里那关分手呗,你看外面那姑娘多乖啊!”我说着身子往前倾斜嬉笑:“你是男人,换做你也会这么做吧?”

    胖子撇我一眼,脸上肉随着起身一动,双手扶着桌子,俯视问我,认不认识谭杰。

    我摇头:“肯定不认识啊!”

    但接下来胖子却说,他今天很快就确定了谭杰身份,因为对方正好有那个时段出入李冉城市的记录。

    但在查的过程中,却发现谭杰和高力合开了一家公司,老板是谭杰,但最大的股东却是高力。

    我倒吸一口,也觉得奇怪,可生意上的联系似乎和案子没什么关系。

    “问题就在那个女孩身上。”胖子脸色凝重,“那个女孩说他和谭杰很早就在一起了,而且你也看出来了谭杰很爱那个女孩,而且女孩曝光说虽然不确定是不是李冉,但谭杰替老板养过女人。”

    这可谓是重要信息了,谭杰自己开公司,那怎么可能有老板,但调查显示,那个公司高力的股份明显比谭杰多,所以胖子猜想这个老板会不会是高力?

    但老鸨说的话又不像作假,毕竟是李冉亲口告诉她的。

    女人不可能连和谁睡了,爱谁都不知道吧?

    胖子点头:“所以,我打算做一次DNA检测!”

    说着胖子拎起一根头发,笑的猥琐,说这是他刚才偷的谭杰的头发。

    我疑惑警方做DNA不算犯法,为什么要偷。

    胖子却摆动中指,说我有所不知:“给谭杰做不算犯法,但我没有理由给高力做,至于高力头发的事儿就交给你了,婴儿的DNA当然是拜托大月了!”

    我笑骂他打得一手好算盘,让他自己给。

    胖子慌张的摆手,一脸蛋疼:“就那姑奶奶,我可惹不起!”

    我捂着肚子笑,他俩的过节,那可是深不见底啊……

    其次说说好好一姑娘,出了大月这外号就是胖子的杰作。

    最主要的还是上学那会,只要每次大月一分手,胖子立马去恭喜大月男友脱离魔爪,争取再遇新欢,死欠死欠的!

    以至于大月每次见到胖子都要大揍一顿。

    是真揍!

    于是他俩在损友和老死不相往来的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在胖子猥琐的注视下,我收了笑,也不再为难他。

    出了警局,先给大月发了短信告知会很晚回去,随后硬着头皮去了高家。

    现在16床孕妇缠着我,明显是怨气未消,我眼下急切想破案也是这个缘故。

    回到高家的时候,只有高姨在,见到我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怎么回来了?”

    “拿衣服。”我一句话不愿意多少,上楼进了房间,立马锁上了门。

    虽然我和高力感情不好,但碍于高姨,还是在一间房住,衣服什么的也放在一起。

    我三下五除二的将他没洗的衣服拿出来放在桌子上查找,16床的威胁让我心惊,高力被扯进这件事又让我迷惑。

    这件事不管是为了我这条烂命,还是为了头顶的尊严,都必须查清楚,至于谁说谎,DNA足够证明。

    半晌,终于在一件T恤上找到了一根属于高力的短发,又拿了几件衣服掩饰才在高姨鄙视的注视下,出了高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