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 断人姻缘的“倒霉”家业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1本章字数:2107字

    我下意识摇头说不可能,昨天张胖子查沈括资料的时候,我明明记得他父母是普通工人。

    大月翻了个白眼,给我普及:“这个世界上还有种工作叫公关!资料都是假的,沈括家如果被翻出迷信,绝对多出来一大波黑子,那不是自毁前途?”

    “白痴!”说完还骂着我。

    我撇嘴,可如果沈括对灵车并不陌生,那昨天他拿起信封看到白纸上画着灵车,为什么会突然僵住?

    不过现在仔细想想,惊吓可不是那副反映!

    大月还在说,越说我心里越是没底。

    “沈括家如果只是单纯的做扎灵车,我倒还不那么抵触,毕竟又帅心又诚的我也心动!”

    很快,大月就说到了转折点:“但直到有一次听到沈括和家里打电话,竟提什么灵车死人之类的话,沈括为此忧心忡忡,我问他,一开始嘀嘀咕咕不肯说,最后耐不住被磨才吐口他家里还做死人的买卖。”

    “妈个鸡,死人买卖啊,迷信鼻祖!”大月嫌弃的努嘴,越想越觉得无法忍受。

    这事儿乍一听可能觉得大月矫情,但这也不能怪谁。

    她从懂事起就不信鬼神,只信自己和钱,超现实注意造就的价值观,虽然承认这类事情的存在,但要让她本质上相信,根本不可能,更别提找个价值观不同的人过一辈子!

    我为沈括默哀三秒钟,心思却全在他家的灵车生意,虽然不知道沈括家的灵车,和那天路口的灵车是否有关系,但眼下却是我能嗅到的唯一线索,自然不会放过!

    想罢,我谄媚的笑:“姑奶奶早点休息吧!”

    大月一脸神经病的表情,嫌弃的用眼神将我送出门。

    直到她入睡,我才给沈括打了电话。

    对方接的很快,但那面明显嘈杂,问我是不是有消息了。

    “乔月回来了,很安全,你放心吧!”我报了平安,踌躇片刻,才咬牙说,“方便出来吗?我想找你谈谈。”

    沈括有些为难,电话声音渐小,应该是被捂上了,似乎在和经纪人协商,半晌才通了声音,说十点约在某家剧院的咖啡馆,也就是两个小时后。

    我沉吟说好,能谈就行,随后磨蹭了一会等时间差不多才出了门。

    沈括很有时间观念,是十点整出现在咖啡馆的,带着黑超口罩,照旧捂得严实,张口就问:“乔月怎么样了,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我笑,这的确是大月的做事风格:“她睡觉了,也许静音了,也许是不想理你,不过我来呢,是想来送你个人情的,要不要?”

    沈括虽然全副武装,但他迟疑拿起餐单的手却出卖了他的波动:“什么人情?”

    我将大月之所以忌讳他俩关系的事儿说了。

    只见沈括气的将眼睛往桌子上一放,满眼的后悔:“我怎么就没想到是这事儿!我本来以为我家那么神秘,她会崇拜我的!”

    我语塞,真想骂他傻逼,崇拜?真他妈是自作孽不可活!

    但念在眼下灵车才是我真实目的,所以并未有过激反应,只说大月十分抵触,让沈括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遍,也许我还能帮他。

    沈括叹气:“其实也不能怪乔月,如果不是我从小在这种环境中长大,也是害怕。”

    据他说,沈家倒不是做单纯扎灵车的,扎牛扎轿,丧事上的都做,家里也有钱,不然也不会从农村供他出来念电影学院。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小时候我家所有的扎纸都放在小库里,有纸牛等,半夜我经常听到院子里有牛叫声。”沈括说到这有些紧张,“后来爷爷说,只有以假乱真,才能真正的进入这一行。”

    沈括说起大月隔阂的那件事,脸色惨白,他说,自他从艺以来,家里为了他的事业很少打扰他。

    但那天他爷爷病危,原因是有人来买纸扎的灵车,却给了冥币,他爷爷哪能卖?却不料那人扔下冥币拿起灵车就走。

    沈括的爷爷自然去追,却看到了吓破胆的一幕,本来那人还拿着灵车,但不一会灵车骤然变大,那人竟是坐在里面开了起来。

    “爷爷回来就病了,我家里人问爷爷当时的情况,爷爷只说了这些,倒不是只看到这些,而是意外刚要说下去,就突然昏倒成了植物人。”

    沈括皱眉:“我家并非是活人死人的生意都做,而且就算再怎么相信鬼神,也从未见过死人买东西……”

    他声音缓了,我的眉头却越发皱紧,呼吸有些不顺畅,第六感察觉这件事一定和莫名其妙出现在路口的灵车有联系,至于是不是同一辆,我没看到并不好说,我现在只想知道沈括的爷爷到底看到了什么,为什么要继续说时,却突然成了植物人。

    虽然眼前迷雾重重,我却轻松了些,毕竟,这相比于没有丝毫线索,好了太多。

    几个呼吸间,心里已经有了打算,但此时又不好贸然,不想让沈括察觉我的目的,就引到了今天另外一件主事上:“你这事儿也好办,和乔月把事情重新说一遍,然后摆明你自己的立场,比如不再参与家里的事!”

    沈括双眼一瞪,苦笑着将口罩摘下来:“不再参与?不愧是闺蜜,周扒皮的性格。”

    “谬赞了!”

    我眯着眼笑,这沈括的确对我的心思,如果真能和不掺和家里的事,也算是大力的良配。

    时间不早,他也忙,我就没再多说,回了大月家。

    而胖子的电话好巧不巧的在路上追了来,劈头盖脸的竟是急了:“风暖,你有没有数?都说了今晚有人要见你,怎么走了?”

    想起自己的案子,心里咯噔一下,不好意思的笑:“别着急,我马上到!”

    “欠我一顿饭!”

    我翻白眼,还吃?

    嘴上笑着:“行,十顿都行!”

    “那就十顿!”

    我:“……”

    等到了警局,才发现虽然开着门,但连值班警察都没有。

    胖子站在审讯室门口。

    “胖子,什么事儿啊?”我小步走过去问,“今天警局这么人性化,没人值班啊!”

    “我不是人?”胖子贱贱的瞥了我一眼,脸色陡然一沉,“进去之后,所有的事情都要说实话。”

    所有?看着胖子意味深长的眼神,我喘了口气大气,疑惑的往里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