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 前任VS现任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2本章字数:2580字

    病房内。

    “阿姨,顾擎怎么样了?”顾妈见我进来,看了下表,脸色极差。

    我在高家寄人篱下这么多年,自然是会察言观色的,当即表现出一副着急的样子。

    果不其然,顾妈态度渐缓,再看了看顾擎眼圈陡然红了:“也不知道做了哪门子孽,偏偏折磨我儿子……”

    我缓了口气,使劲儿掐手挤出几滴眼泪,绕过顾妈小步走到顾擎身边。

    本是想应付的,但下一刻却愣住了。

    顾擎不可否认是好看的,颀长的身材,刀削如玉的轮廓,高高的鼻梁,上唇略比上唇薄,往常即使是病恹恹的,也让人移不开眼睛。

    但他此时紧闭着眼睛,没了黑眸,整个人就像提线木偶一样。

    我想过他病重,却没想到病危。

    “他一直就这样?”我声音不可抑制的发抖,“那天……”

    那天王妈说的可不是这样!

    “一直没醒。”顾妈声音哽咽,“我从来没认输过,我的孩子没人能带走,会好的,会好的……”

    听着顾妈一句一句似是说服的话,我眼圈一下子红了,虽然是病秧子,总归是有亲妈疼。

    想着,‘啪嗒‘’一滴泪落在了顾擎脸上。

    顾妈极力控制情绪,有些不好意思,弯弯的柳叶眉挂着愁绪:“看我这是干什么呢……哎,小暖今晚你在这好好陪陪他,明早我来替你,不耽误你了。”

    说完,还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就把我瞠目结舌的留在了病房里。

    额……阿姨,我是看您哭想到我妈妈了……不是哭你儿子啊!

    “我怎么感觉出不了你这狼窝了?”我看着顾擎。

    “赶快好起来,还指望你给我澄清身份呢!”

    顾家给我感觉很奇怪,顾擎更怪,说不出哪里,却又像是被无形的大手困在局里。

    “轱辘……”

    听着肚子煞风景的响了,我耸了耸肩膀,这忙了半天还没吃饭。

    抵不住饿意,想着顾擎一时半会醒不来,就出了病房,打算去超市买些解饱的。

    “小暖?”

    还没走到电梯,就听到有人叫我,循着声音下意识转头一看。

    我皱起了眉头,竟是高力她妈,张敏。

    “你怎么会在这里?”张敏显得局促。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反问。

    张敏面色尴尬,不敢直视我,指了指身后的病房,说是高力住院。

    “高力啊……”我故意拉长了语气,“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说完,不想再叙话,即使她和我说话,依旧无法打开我的心结。

    十年的时间,我早已将张敏当成亲妈,但她却毫不在意的用刀割我的心。

    “小暖,你等等!”张敏快走几步,拉住我的手,“警局已经说了,小力昏迷不关你的事,所以……”

    解释完了?

    第九处办事速度真给力!

    我冷笑,既然‘解释’完了,就这么了事,实在不是我本性。

    “所以?”我嫌弃的撇下她的手,挑眉,“所以不是我的原因,而是小三林雅诗的问题?”

    “不是小暖,我……”张敏摆手摇头,我了半天没了下文。

    “你到底要说什么?”我看了眼时间,想着顾擎有些着急,“我赶时间。”

    “对不起!”张敏如释重负,“我对不起你……”

    “我不接受!”我耸了耸肩膀,拿着我爸妈的钱救了高氏,虚伪的对待我,现在被发现,知道愧疚了?晚了!

    如果我没说破,她是不是就永远可以高傲虚伪的面对我?

    人性丑恶!

    我真想就这么潇洒的走人,但想起黄处给我任务,心里啐了口,嘴上也软了:“不过你可以弥补,医院的工作我打算辞了,你安排我进高氏工作。”

    张敏虽然惊讶,但看着我还是点了点头,刚要说话,却见身后的病房开了。

    “妈。”高力皱着眉头探出半个身子,“怎么这么吵?”

    “小力你醒了,太好了!”张敏上前两步,早已忘了要说什么,只是喜上眉梢的看着高力,“醒了赶快回去休息,起来做什么?”

    “风暖?”高力打眼看见我,没进去反倒走出来两步,纤长的手指动了动,将张敏护在身旁,“又来纠缠?”

    纠缠?

    “不是的小力,是我拉住她的。”张敏解释。

    “妈,你还替她说话?她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在医院?”高力满是不屑,转向我,“我们已经解除婚约了,这就是你说的不碍眼?”

    我张了张嘴,如鲠在喉。

    熟悉的人,熟悉的冷漠,我自认为忘记了,此时感受,心却仍旧忍不住痛。

    周身的暖意似乎被抽走了一般,想张口反击,却发现一阵眩晕,身子晃了晃,无力的向后倒去。

    心下懊恼,风暖,当着前未婚夫晕倒,你丢人丢大发了!

    只是,没有意料之中坠地的疼,像是被什么接住了一样,软软的。

    回头一看,竟看到了轮椅的轮子。

    轮椅?

    “要谋杀亲夫吗?”虚弱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带着戏谑与宠溺。

    我连忙起来,扶了扶额头,再定睛看去,竟是顾擎。

    当下也顾不得眼下的事儿,瞪大了眼睛:“你醒了!”

    “这是?”说话的是张敏,她上下打量着顾擎。

    “她的未婚夫。”我还没来得急回话,就听顾擎没有一个多余的字,虚弱也掩饰不住高人一等的气势。

    像是与生俱来的王者,我不由得看呆了。

    “未婚夫?”高力嗤笑,鄙夷的看我,“风暖,下次演戏带个正常人。”

    听到正常人三个字,我不由得心颤。

    刚才我忍,是因为回忆矫情。

    此时抑制不住的炸了:“医院又不是你家开的,谁给你的信心,你照过镜子了吗?说出这话,我都替你……顾擎你干嘛?”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顾擎拉到了身边,抬头看他,却见他的视线在高力身上:“最近高氏有的忙了,缅甸那块货源可能会出些问题,希望这次的教训能让你学会尊重我的未婚妻。”

    说完,拉着我就走。

    “小力,他那副样子,难不成是于玉石顾家?”身后,张敏声调提高,有些慌张像是要补救的喊了句,“小暖,别忘了明天来公司上班。”

    进病房时,不经意回头看到高力满眼不可置信和张敏的紧张,顿时暖意盎然。

    低头看着手上的大手,笑了。

    顾擎……好像也没那么没用……

    “看傻了?咳咳咳……”进了房间,方才高贵的不可一世的气势顿时消失了,顾擎脸色惨白。

    剧烈的咳嗽声让我陡然认清顾擎的现状:“我怎么忘了,你等着,我去叫护士!”

    半晌。

    顾擎再次乖巧的躺在了病床上,嘴角微微上扬。

    “怎么能放下被下了病危通知书病人,私自出去?”

    “怎么照顾病人的?”

    “不准有下次知道吗?一步都不能离开。”

    我无奈的看着一边添加药剂一边唠叨的护士。

    绕是自知理亏,耳朵也受不了了:“是是是,对对对,我的错!”

    “态度不错,老公长这么帅,多难得啊!”说完,嘴里念叨着我不知道珍惜走了出去。

    老公?帅?

    我瞠目结舌的扭头看向顾擎,却见他黑眸发亮,脸色还有了一丝红润。

    不由得缓了神色:“你突然好了很多诶!”

    “是吗?”顾擎的笑戛然而止,用骨节分明的纤长手指按了按枕头,侧躺再翻过身来,又是一脸疲惫,“你看,还是不能动,我有些累了,睡一会。”

    说完竟合了眼睛,我不明所以,刚才只是向我展示他没好吗?

    那还真是……男人心海底针啊!

    语塞着刚要吐槽什么,电话陡然震了。

    低头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接起来,竟是黄处的:“事情有些紧急,明天你务必进入高氏,另外,我给你安排了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