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 人鬼智斗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5:12本章字数:3034字

    不知道有意而为,还是无意发错。

    师父前些日子莫名其妙给我发过一条信息,他说:造成人第一瞬间死亡的原因,就是鬼维持的形态根据。

    由此看来,那沈芷根本不是车祸死的!

    就在这时,沈芷怨恨的眼神竟是慢慢恢复了理智,整个魂魄在颤抖中跪下。

    沈芷的动作超出的意料,她明显有求于我,却不能说话,相比于死后的李冉,有明显不同。

    见她神色凄然,忌惮的看着我手上的戒指,心里安了大半。

    随之也来了底气:“你大半夜来吓我是为了什么?”

    我不会因为沈芷下跪,就错过了睁开眼见到的怨气,凡是有果必有因。

    沈芷凄然的摇了摇头,指了指外面,对着我叩头。

    我心思一动:“你的意思是不是怨恨我?是别人?”

    果不其然,沈芷点头。

    我继续猜是不是杀她的人高力,沈芷又是摇头,又是点头,一脸迷茫,她的意思我懂了,她并不知道谁是凶手。

    那么高力两个血字就不可能是她写的,而是来自于真凶的伪造!

    而沈东明所指妹妹自杀,根本是无妄之谈了。

    看着跪着的沈芷,我了然,她找我,是想让我帮她找到死亡的真相。

    可沈芷死后,我没见过她,所以她不应该知道我能看见鬼,但为什么要来找我?

    当下觉得有些不对劲,紧紧攥着手里的戒指,让她等会,出去给师父打了个电话。

    师父明显已经睡了,声音惺忪:“吾,小美女,你别跑!”

    “师父!小美女徒弟有一个,要不要啊!”我一阵无语,摊上这么个倒霉师父也不知道还算不算幸运。

    果然那边就听师父恍然,嘿嘿一笑:“徒儿啊,贫道掐指一算,你找为师有事!”

    我翻了个白眼,也不和他墨迹,直接将此事说了。

    电话那端却没了声音,半晌,师父声音发紧:“徒儿,这个鬼有问题,死后不能说话的鬼只有两种,第一种是被捂死鬼,第二种是受了威胁的鬼,根据你的描述,那个叫沈芷的女鬼咽喉处并没有勒痕。”

    听师父说此,又想起李冉被改魂害我,不由得后怕,说马上回去收拾了她。

    但却被师父制止了:“徒儿,你的时间不多了,贫道的徒弟该有大智谋,一个区区小鬼,敢和你玩,你为什么不敢和她玩?”

    “您是说……”我脑中灵光一闪。

    师父电话里嘿嘿笑了:“大危险预示着大机遇,徒儿,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古人诚不欺我!贫道话已至此,你不用和我商量什么,做自己觉得对的就行了。”

    说完,就听师父挂了电话。

    我一阵头疼的同时,也豁然了几分,走回屋子里,已是通透。

    看到依旧跪在地上的沈芷,敛起冷笑,佯装慈悲向她走近一步:“我答应帮你。”

    沈芷露出感谢的笑容,起身对着我鞠躬,我摆手让她别高兴这么早,问她死亡的第一地点在哪里。

    沈芷闻言,就往外飘,似是要带我过去,我压根没动,她半晌才回过神来,迷茫的看着我。

    我好笑的拿出笔记本电脑,将T市的地图,让她指,沈芷似乎很诧异,挣扎,半天才走过来指了指,仔细一看,事发地点在C区中心。

    我连夜给黄处打了电话,问警方处理的沈芷死亡地点。

    黄处声音懒散:“事发地点在D区街区啊!以后这种事你问张弛,这大半夜的!诶?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我心里咯噔一下,两个第一现场竟是不一样,看着沈芷真诚的目光,我把要和黄处要说的话又咽了回去,说只是问问,就挂了电话。

    攥紧拳头,下定决心玩票大的,看向沈芷:“带我去吧!”

    沈芷露出喜色飘着就在前面带路,我快速将师父给我的箱子收拾好提上,轻声慢步出了门。

    我们所住的区域就是C区的生活区,中心位置大多是商区,当然也有不少富豪居住,好比B市的一环,二环。

    我之所以问黄处沈芷死亡的第一案发地点,是因为听沈东明说,沈芷是车祸死的,但C区中心车辆行驶自动减速,车祸概率太少了,没想到一问竟然问出了端倪。

    沈芷在前面飘的很快,最后我干脆打了辆出租车,随时指挥司机去往方向。

    弄得司机很是无语,多次要求让我直接把地点说了,害得我编瞎话说没记住名字,但却记得路。

    将近半个小时,终于到了地方。

    司机接过车费咋舌:“小姑娘,你不会连商业中心都不知道吧?要知道你来这,有近路的,我白天就在这上班,你看看这事儿闹得。”

    有近路?我诧异的抬头看了眼在车前不远处等着我的沈芷,心知她在绕路。

    低声问司机:“这最近有没有死过一个人?”

    司机师父不由得发抖:“大晚上的,提这个多晦气,这里又不是华尔街,哪儿有那么多商人想死的。”

    我闻言道谢,等到车驶离视线,没了车灯照亮,远处路灯带来的光就差强人意了。

    这是C区中心的中心位置,四周的楼形态各异,能在这里置办得起办公楼的,基本上是大公司,都有自己的文化,几乎从外在装修风格就能看出企业的性格。

    我顺着沈芷的眼神看去,是一个空地,这空地是被四个建筑围起来的,格局让人不太舒服,但对于风水也说不出来个四五六。

    “这就是你说的案发现场?”我皱着眉头问。

    沈芷点了点头,飘到空地的正中心位置附近,又指了指最中心的位置。

    我好奇的走过去,停在沈芷一米之外,抬头正好看到西面的天上,一轮残月被乌云挡住,氤氲着让人发闷。

    “沈芷,你叫我出来到底什么目的?还不说吗?”我故意抬脚,往中心迈。

    听到我的话,沈芷明显一惊,眼睛却下意识看我的脚。

    我微微一笑,收了回来,越发确定这里面有猫腻。

    沈芷见状,愣住,抬头看我迷茫的摇头。

    我冷笑:“别装了,出来前,我给警局的人打电话,他们说你出事的地方在D区,车祸死亡。”

    这话说完,沈芷脸上的表情,渐渐凝住,半晌,脸上的迷茫变得狰狞,满是怨恨的神色,眼看着就要朝我扑来。

    我背着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是一惊,快速闪躲,抬头一看沈芷竟是扬起得逞的嘴角。

    觉查出身体骤得变冷,低头一看,竟是不小心进入了中心地位,看她这幅模样,空地的中心应该就是陷阱了!

    还没来得及想通,就见沈芷快速的扑了上来,我惊骇的发现,手上的戒指竟是对她没了半分威胁力。

    怎么会这样?

    我之所以敢和她来,就是因为金纹红戒的缘故,想着一旦发生意外,就借着戒指拖延摆阵法,但却漏算了此处,功亏一篑。

    没了戒指的保护,面对沈芷的怨气,等着我的只有死路一条。

    我当真害怕了,倒吸一口大气,憋足了拔腿就跑。

    但沈芷哪里肯让我离开,快速飘到我面前,就要迎面撞上来。

    我机警的下蹲侧翻,躲过一劫:“沈芷,我们谈谈!为了还被关着的谭杰。”

    我在赌,赌不管有什么阴谋,沈芷对谭杰的爱是真的,虽然我不了解男人,但是第一次见面李冉小姨说谭杰是李冉的嫖客时,沈芷眼神做不了假。

    果不其然,几乎要害到我的沈芷停了下来,眼里却依旧凶狠。

    我慢慢扶着地面站起来,不敢刺激她:“你先冷静,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想让我死,但是你看我跑的速度,再看你跑的速度,这大晚上的,根本没戏,就算我死,也想做个明白鬼,行吗?”

    沈芷听完,彻底安静了下来,虽然还是眼睛怨红,但却没了一言不合就杀死我的架势。

    我偷偷舒一口气:“是谁让你来杀我的?”

    沈芷露出一脸嘲讽,明显不会说。

    “是不是谭杰?”我又换了另外一种方法。

    出乎意料的,沈芷竟露出怀念的神色,摇了摇头。

    我胸口起伏,已经从焦虑变成了恐慌,我不得不承认李冉死后被改魂,沈芷死后被威胁,凶手的目标都是为了杀死我。

    可是为什么?

    我风暖从小失去双亲,被高家养大已经够苦的了,活的胆战心惊,没感觉得罪什么人,但想起师父所说的被篡改的乌阴命格,免不得心塞,到底是谁用如此繁复的大手笔要杀死我,为什么不直接来杀我,而是屡次利用鬼?

    还有这空地一定是某种不好的风水地,因为到现在我的身上还是冷的,不是外界引起的温度变化,而是从骨头缝往外透着的那种冷,联想起失效的戒指,更像是阳气被泻走了的感觉。

    除了那次在审讯室,我就没再见过沈芷,到底是谁这么了解我,连戒指的秘密都知道?

    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却也从未有过的冷静,分析利弊后缓缓开口:“沈芷,你我无冤无仇,如果不出我所料,你应该是被威胁致死。”

    说完,果不其然,沈芷色变。